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未成年

炒鸡温柔der

神明仙贝:

  带教老师把那个孩子带过来的时候,王俊凯见着他总觉得很眼熟。


  


  王俊凯从小最喜欢可爱的小东西,小猫,小狗,小兔子。


  


  眼熟的那孩子,看上去就像某款他爱吃的小零食包装上的吉祥物。


  


  带教老师说,“这孩子叫王源,以后会和你一起练习,你是他的师兄,要好好照顾他哦。”


  


  一直以来,总是做别人师弟的王俊凯,第一次做了别人的师兄。


  


  “我会照顾好他的!”王俊凯心里开心极了,他是第一次做师兄,模仿着以前师兄们照顾自己的样子,他对那孩子伸出手,“你好,我叫王俊凯,以后你就是我师弟了,我会照顾你的。”那孩子刚来还有些胆怯,在看到他之后胆子大了起来,伸手回握住他的手,笑脸盈盈。


  


  王俊凯最喜欢可爱的小东西,小猫,小狗,小兔子,小师弟。


  


  他努力做着一位负责的好师兄。监督小师弟王源每天练嗓子,压腿,学跳舞。监督小师弟吃饭,不许他老是挑食。甚至还会监督小师弟晚上在家里会不会看漫画玩游戏不睡觉。事无巨细。小师弟连系鞋带这种事都不会做,因为每次对王俊凯伸伸脚,王俊凯就会蹲在地上帮他系好。


  


  大概是太宠着,小师弟也有叛逆不听话的时候,每次王俊凯都要装凶故意吓他,也会经常被小师弟气得落泪,很在乎很在乎小师弟会讨厌自己,也很在乎很在乎自己在小师弟面前的形象,他做什么在王源面前应该都是完美的,如果被戳破就会觉得自己没用很难过。


  


  经历过几次之后,小师弟学乖了,他不想让师兄生气,更舍不得看师兄流眼泪,所以在师兄面前,他一定是最乖最听话的,师兄说什么他就做什么,绝对不反抗,如果反抗也是假装一下,被师兄瞪一瞪马上又会很乖很乖。


  


  可是很奇怪的。


  


  王俊凯和其他人相处也是客客气气,别的小朋友也听他话很乖的,但是他就是觉得小师弟王源最乖,还很特别的喜欢小师弟小小反抗一下再变得很乖,他觉得自己好奇怪。


  


  有段时间小师弟个子蹿得很快,甚至比他还要高两三厘米,但是面对外界,比如一起出去唱歌表演,一起去密密麻麻人群的车站,他还是要挡在小师弟前面,“我会保护你的。”他总是这样说,小师弟笑他,“你比我还矮呢。”他满不在乎,“那我也是你的师兄,你的师哥,再说我以后会长得比你高的,你等着。”小师弟顺着他,“那你比我高了再保护我吧,现在我来保护你。”


  


  他被小师弟说得脸发烫。


  


  好奇怪,“谁用你····谁用你保护啊。”


  


  后来他和小师弟都长大了。


  


  后来他有了很多很多的师弟。


  


  小师弟的身体变得纤细修长,与孩童时的圆润可爱出现了明显的对比。


  


  以前每次出去比赛参加节目,他们都是住在一间房。因为晚上两个人要一起玩手机,要讲悄悄话,所以总是把行李放在一张床上,而睡另外一张床。


  


  长大后再睡在一起,除了觉得空间拥挤了些,其实也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只是王俊凯偶尔夜里被尿意催醒,在昏暗的房间里细看小师弟王源的脸,心里不由地感叹,真是美。


  


  虽然过去也经常形影不离,但有一段时间,王俊凯像是黏人精上身,到哪里都要挂在王源身上,搞得王源做什么事都很受他阻碍,“你好烦啊。”小师弟抱怨道,“你继续玩嘛,我不烦你。”小师弟用肩膀顶了顶他,“你靠着我,我手臂都动不了了。”他伸手,手心覆上小师弟的手背,扶着小师弟的手一起打游戏,小师弟只当是他习惯,也就顺着没有多想,但王俊凯显然想要的不仅仅只有这么多,他还想和王源更亲密些,肌肤饥渴症晚期患者一样,他挤进王源椅子,强迫着小师弟坐在他的腿上,两人身体交叠着,他看也是手帮着小师弟一起玩弄那台手机。


  


  小师弟终于觉得有些不对,正要发作,他低头,虎牙轻轻扣在小师弟的后颈上,舌头悄悄扫过,没有尝出什么味道,但尝出了一丝气味,是属于小师弟独特的有些淡到可以忽略的奶香味。


  


  “王俊凯,你干嘛啊。”


  


  他不回答,落下一个轻到不能再轻的吻,在后颈光洁的肌肤上。


  


  他忽然想到很久以前他们合唱的视屏被发到网上,一些莫名的留言,让他们在一起。


  


  在一起?


  


  他后来更是有了机会参与公司刻意拍摄的剧情很没营养的短剧。


  


  在那个短剧里面,他的人设和小师弟的人设是好朋友,会拌嘴讨厌打架和好的那种好朋友。


  


  可是连王俊凯自己都觉得,对话充满了违和感,不知道小师弟发现了没有,他念着这暧昧无比的台词,在众目睽睽之下放任自己享受和小师弟说话拌嘴讨厌打架和好,用着练习NG的理由,一次次用手掌去揉小师弟的头发,去盯着小师弟喋喋不休的嘴唇,逗弄他,跟他开玩笑,让他双耳红透。


  


  王俊凯这样的莫名其妙。


  


  他不知道小师弟怎么想,会怎么做。


  


  有一件事打破了平静。


  


  他某天在公司看到了最新一批进来的小练习生,那些孩子年纪好像跟他刚进来时差不多大,一个个看着小小圆圆,跟小土豆一样,他觉得很可爱,对小朋友也热情了些。


  


  带教老师给小朋友们介绍他,他是已经有些名气的大哥哥,是公司里所有小朋友的大师兄,小朋友们好奇着,羡慕着,崇拜着,一个个上来跟他打招呼笑着讲话。


  


  有一个小朋友因为练习压腿疼得哭了,他上去安慰,抱起人家轻轻揉腿,“别哭啦,多练习几次,以后就不疼啦。”小朋友抬起眼睛看他,伸手想抱他的脖子,“谢谢大师兄,你真好。”


  


  不知为何,他下意识用眼睛往远处看了看,他看到一双熟悉的鞋子,往上是白皙纤细的小腿,他不用往上再看就知道是谁,那双鞋子后退了两步迅速转了一圈跑掉了。


  


  他笑着捏了捏小朋友的脸把小朋友放回地上,“好好练习哦。”说完便朝着刚才那双鞋离开的方向追过去。


  


  王源没有再理他。甚至刻意开始跟他保持距离。


  


  他等了几天小师弟还是这幅样子,好像一点都不想看见他,他实在没有忍住,肌肤饥渴症晚期患者的他觉得再不碰到小师弟就要死掉了。


  


  他在第二天的练习课结束后堵住小师弟的路,小师弟避让他,他来回堵住,伸手握住小师弟的手腕,“别闹了好不好?”


  


  小师弟白了他一眼,“别碰我,脏得很。”


  


  他反问道,“谁脏得很?”


  


  小师弟不回答这个问题,“你有那么多师弟,不用整天跟我黏在一起。”


  


  “我偏要。”他的手收紧了些。


  


  “王俊凯。我不是小孩子了。”小师弟忽然垂下头。


  


  他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热热的,酸酸的,胀胀的。


  


  “我已经不可爱了。不想可爱了。你懂吗?”王源从愣住的王俊凯手里挣脱开来逃走。


  


  王俊凯最喜欢可爱的小东西,小猫,小狗,小兔子·····小师弟。


  


  不可爱了,不想可爱了,就不喜欢了吗?


  


  只是这样肤浅吗?


  


  不一样的,小师弟是不一样的,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他怀揣的对这个人的心意也是不一样的。


  


  身体比大脑更加快的做出反应,他几乎没有思考完就已经跑起来,从背后紧紧将前方的纤弱的身体抱紧,用力转了一圈,哪怕对方用力捶他的头他也没有放手。


  


  我不是只喜欢可爱的小东西,我是只喜欢你。


  


  小师弟还酸溜溜的根本无法原谅他,当他看到平日里对自己黏着,说自己可爱天真,对自己事无巨细的师兄,师兄原来对可爱的,年幼的小师弟们,都是一样的好,一样的温柔啊,这份独家的宠爱原来只是自己当真的假象吗?


  


  王俊凯是第一次做师兄。


  


  王源也是第一次做师弟。


  


  小时候刚进公司都是一样大的小朋友,第一次被单独领着见到的人,带教老师说,待会要见到的人是你的师兄哦,你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他都会帮你照顾你的,别担心哦。


  


  小男孩的体型看着和自己差不多大,又瘦又小,但这是师兄,是第一个挡在面前,第一个对自己伸手,第一个说可以照顾他保护他的师兄。


  


  是王源很珍惜,很依赖,无条件放心相信的人。


  


  “你抱别的师弟好了,别人比我小比我可爱,别人也觉得你好,你去做别人的师兄好了。”他抽噎着用力捶打对方,打完又担心打痛打伤对方,真是太没用了,生气都不能气得干脆。


  


  “对不起,对不起。”王俊凯受着拳头一遍遍在小师弟王源的耳边念叨,“对不起嘛。”


  


  “我不是最小最可爱了。”


  


  王俊凯将他放下转过他身子再正面用力抱紧,“你是。”


  


  “你永远都是。”他用下巴蹭着小师弟头发上的发旋。


  


  他现在比小师弟高了不少,“我现在比你高,又轮到我保护你了。”


  


  小师弟用力踩他一脚,踩到他呲了呲牙齿,却还是笑得很傻。


  


  “你是不一样的。”他说。


  


  小师弟王源在他没看到的地方,用手指拽紧了他的衣服,“你也是。”小师弟在心里悄悄说。


  



评论
热度(1022)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