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巅峰时刻

-王加王-:

*您的恋爱时代已续费








“MLB是北美地区最高水平的职业棒球联赛,国家联盟和美国联盟在1903年共同成立,也是美国四大职业体育联盟之一。开球是在比赛时投出的第一球,这一球一般来说会由政坛人事、艺体明星,或者球迷代表等来投。班小松此次作为中国代表参与MLB开球!真的是非常优秀了!”


 


“他竟然可以扔这么远!这显然与多年的训练密不可分!”


 


棒球在空中划过一条完美的抛物线,被场上的年轻队员稳稳接住。班小松的荣誉第一球流畅帅气、干净利落,赢得了一片喝彩,其中不乏场外前来观看比赛的外国球迷,纷纷从观众席上站起,四下询问这个年轻的东方面孔姓甚名谁。


 


“Coach Wu,he’s boyfriend.”


 


“woo!!!”


 


男孩一改方才装出来的认真严肃,小跑着撞进早已等候在场下的男朋友怀里,像一只求表扬的抱抱兔,张开双臂迎接一个甜蜜拥抱。


 


邬童单手摘掉班小松的棒球帽,飞速亲了下额头,还尝到一点过分紧张汗湿的咸涩。而后坏心眼突生,几下把软蓬蓬的发丝揉乱,成功得到班小松半娇半嗔的怒瞪:


 


“邬童!”


 


“再喊还亲。”


 


“......喔。”


 


于是被弄乱发型的小抱怨也被变红发烫的耳廓堪堪掩饰过去,憋进了肚子里。班小松躲在邬童怀里,用脸颊轻轻磨蹭他的肩膀。眼神湿漉漉,像某种小动物的撒娇,又像是对开赛前一刻温存的贪恋,全然没有了方才的沉着帅气,酷和盐。化成一滩黏糊糊的糖水,淋在邬童心尖上,再不说点什么,恐怕一会儿都不能好好带队!


 


“开心吗?”邬童问。


 


气氛才由旖旎再次转向运动前的激动热血。班小松要真是一只上蹿下跳的小松鼠,此刻毛茸茸的大尾巴肯定摇来摆去,得意到忘了形。


 


“超开心!天哪,我做梦都没想到有这么一天!MLB啊!!!”


 


“邬童,你真好!”


 


“我一定是上辈子积了什么大德才能遇到你。”


 


“可你怎么偏偏看上我了呢?”


 


这是班小松一直想弄明白的问题。邬童长得帅,学习好,运动神经发达,家里还有钱,简直就是小说男主的标配。那么多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喜欢他,他看都不看一眼,怎么就栽在班小松身上了呢?


 


别看他大大咧咧,这件事班小松其实很少提起,总是暗自在心里纠结。因为他实在是太喜欢邬童,喜欢到哪怕他的猜想是真的,也希望邬童能晚一点发现这个事实。哪怕邬童是因为和自己太亲近,错把友情当爱情,班小松也希望再霸占男朋友这个位置几天,多一天是一天。


 


邬童不清楚他心里这些小九九。班小松看似无忧无虑,情态天真,这种人往往感情上更容易胡思乱想,心细如丝,折磨自己也折磨别人。


 


当初邬童告白,被说成一时冲动,三个月避而不见,差点把他气炸。


 


最后还是班小松自己想通了,还非得邬童签什么承诺书,就算分手也不能不做朋友,可见安全感缺失的有多严重。


 


邬童一听就知道这小人儿又开始纠结,桃花眼中染上极致温柔,“说什么傻话。”


 


“你才是我的骄傲。”一字一句,格外郑重。


 


没有班小松,就没有史上最年轻的MLB Coach,没有48个二垒打、0.620的长打率、1.021的上垒,没有MVP评选中两次夺魁、三次屈居第二,更不会有一个活生生的、有血有肉、软化到愈发没有底线的十佳男友邬童。


 


有朋友,有爱人,有五光十色的生活,用尽全力的相伴一生。


 


这是从前的邬童,想都不敢想的,被爱意与热情包裹着、焕然一新的世界。


 


要是真像班小松说的,他得用一生去感恩这种“一时冲动”。


 


所以就算班小松不提,邬童也舍不得把他的小太阳留在家里,反正他也不缺钱。可令人惊讶的是,班小松竟然通过了MLB的层层审核,以一种特殊的身份在场内陪伴他。想到这,邬童勾起了唇角,这个热血笨蛋,似乎永远都在用行动给他带来惊喜。


 


遇见他,本身就是一生中最美好的意外吧。


 


“我刚刚没有给你丢脸吧?我好怕还没到地方球就落地了...”


 


“嗯,特别远,投的特别好。”


 


“真的吗?”


 


“动作也学的很像。”杏眼瞪的滴流圆,又大了一倍,可爱到邬童忍不住刮了刮他的鼻尖。


 


“嘿嘿,天天看你投就会了嘛。”


 


“特别帅。”


“帅到我想把你藏起来。”


“只有我能看。”


“早知道陪你坐观众席了。”


 


“那不行,你还有小朋友们要带呢,一定要拿冠军啊!”班小松握紧了小拳头直冲云霄,干劲满满的打气方式成功让邬教练员的虎牙跑出来放风。


 


教练还有虎牙呢???


 


“小朋友”们你看着我,我瞧瞧你,都没见教练笑得这么傻过。


 


“哪有什么小朋友?”


 


班小松不明所以,“你的队员啊。”


 


“我只有一个小朋友——”


 


邬童上前一步,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低沉气声,在班小松耳边缓缓道:


 


“松宝宝,全世界最可爱的小朋友。”


 


“愿意陪我一起拿世界冠军吗?”





评论
热度(942)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