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凯源】直到日落

阿壤壤壤壤:

-双向暗恋/校园


-1w2+


bgm:lost stars




0


日落后我看见迷雾里的星星,忽然想起昨天遇见一头狮子亲吻一只鹿。


喜欢你是无边浩瀚其中最温柔的一捧光。


  




01


高二开学那天,王俊凯在看宿舍名单的时候一连愣了两次。先是手指指着第一格看到了自己,划到第二格的时候看到了去年的室友路于清,笑了两声觉得自己运气特好的时候,看到第三个名字……是更让他有些惊喜又不知所措的名字。




为了对齐,两个字中间有一个长长的空格。




——王  源。






02


王源这个人到底怎么样,王俊凯不太了解。但是这个名字从很久前在他心里就有点特别。




哪里特别他也说不出来,甚至这样的特别,一开始他都分辨不出是否是怀有好感的。只是这是他听了第一次就记下来的名字。甚至王俊凯在高一快结束的时候才记住王源的样子。但记住了长相大概是一个最大的转折点,让王俊凯应证了这样的特别的忍不住多关注一点的心情,是好感的。




他觉得王源很好看,不仅好看,还和路于清有点像,但是比路于清好看。




王俊凯认识路于清之后其实有一点幻灭的感觉。




之前在琴行的时候,王俊凯的吉他课老师总爱拖课,所以他每次走的时候,隔壁教室学钢琴的小孩儿已经来了,房间小有点闷,所以钢琴老师总爱敞开着门,小孩儿背对着门弹琴,经常被没好气的女老师训,但是从来不还口,最多点点头然后继续弹,偶尔被抽了一下手,指尖发颤也会立刻找回节奏弹下去。




小孩儿很瘦,喜欢穿松松垮垮的T恤和卫衣,也可能是他的瘦削身板撑不起来所以显得很宽。他不怎么说话,大概真的是女老师太凶了,小孩儿听了训像是习惯了似得,偶尔会只声说几句对不起,混在钢琴音里王俊凯都听不太真切。况且偷听这种事情,能有个半分钟就不错了,他能做的只是一再放慢脚步,或者假装路过这里正好鞋带散了而已。


  


王俊凯忽然就鬼使神差地,忍不住,特别特别想偷看这个只看得到背影的小孩,甚至费尽心思找到小孩弹过的曲子,每次下课后期待看到那个“素未谋面”的小朋友像是成了一个习惯。




习惯持续了有两三年。




王俊凯初三之后觉得学习忙就没有继续去学吉他了,只有偶尔会去找老师解决一些自己处理不了的曲子,也没有再碰到过那个小朋友。




实在是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王俊凯在某天鼓起勇气去问了那个凶巴巴的钢琴老师,老师想了想,回答他:“哦,两点半上课那个?他忙中考不来了哎,说是要考市重点,一中?。叫什么……我也不记得叫什么,我有那么多学生我哪知道,诶,你谁啊,打听我学生干嘛,走走走……”




不讨好的王俊凯只好悻悻地回了家,在公交车上卸下吉他抱着呆呆地坐着,看着窗外不断跳动的熟悉风景,空落落的感觉越发明显了。




后来王俊凯问了当时早恋得沸沸扬扬的同班同学,这种心情是怎么回事。同学不知所云,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看一个背影看人家弹琴就觉得挂心,但是看不到他就觉得“心里缺了一块”,多半是喜欢吧。




一知半解的王俊凯当时仿佛刷新了自己活了十四年的三观。




天呐,他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




他捂着薄薄的夏季校服的左胸口位置,只觉得心脏快要跳出来了。




而一心觉得自己喜欢上了小朋友的王俊凯在最后两个月学习得格外拼命,还和老师表明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上一中的决心。


 


于是王俊凯上了一中,在新生欢迎仪式上遇到了背影和小孩儿很像的路于清。




而且,路于清在那个活动上弹了钢琴,还弹了在王俊凯辛辛苦苦扒出来的小朋友弹过的曲目中的一首。




虽然……王俊凯感觉他弹的……




不怎么样。




王俊凯带着那一点期待又紧张的心情,以“你弹琴好好听啊”为名就认识了路于清。




但是……




王俊凯越来越怀疑自己之前有些盲目执着认定的“喜欢”是不是真的了。因为,路于清给他的感觉和小朋友不像了。王俊凯觉得,那个老师那么凶,小朋友却一点怨言都没有,也不怎么请假,没有迟到过,这大概是真的很喜欢弹琴才能做到吧。王俊凯偶尔在其他时间段来上课的时候,遇到过从琴房里哭哭啼啼跑出来说“我再也不学了”的,看过被老师说了几句就跳起来的。只见过小朋友一个不一样。




所以王俊凯只觉得反差感太大。路于清后来听王俊凯问他是不是在某某琴行学琴,觉得挺惊喜地告诉他:“是啊,但是我就学到初三,搞中考就没学了。”




王俊凯得到肯定答案后心里觉得怪怪的。就这么被他找到了?




但是路于清不喜欢弹琴。




王俊凯的记忆中对于小朋友的心动挥之不去,看见路于清却只觉得遗憾。路于清性格和长相都讨女孩子喜欢,但是王俊凯怎么着都觉得两个人凑到一起就变成了哥俩好,和“喜欢”、“心动”半点关系没有。




而后来碰到王源,看见他瘦削挺拔的一双肩膀,他就忽然想到,会不会是自己搞错了,会不会王源才是小朋友。




甚至,王源和路于清碰巧并肩走的背影让王俊凯都弄错过一次。




主动帮忙打听的路于清得到了答案,告诉王俊凯:和王源一起打球的那个朋友说他不会弹钢琴。




王俊凯沉默了一阵后轻叹了口气。路于清不知道王俊凯为什么对弹钢琴这件事这么执着,也不知道他来回纠结要找的,到底是谁,和自己又有没有关系,王俊凯不说他也不多问,只是在他几次想试图冲动购物网购一台钢琴的时候拦住了他。






  




03




王俊凯把行李拖进宿舍的时候,正好碰上另一个人费劲地把东西往外搬。好像是四人名单上唯一陌生的那个。路于清看到王俊凯来了,原本坐在桌子上,忽地跳了下来。




“hi!来迟了!那个在搬东西的室友是要搬走了,我们是三个人的宿舍了。”




王俊凯点点头,无视了今天心情不错的路同学,反而视线游走着试图寻找另一个身影。王源坐在桌子前翻着一本单词书,感觉到王俊凯的视线后慢吞吞地抬头和他对视。




“你好……”王俊凯竟然被这一眼看得有些慌乱,逆光的视角里,对方的瞳孔颜色很深,因此显得眼神很沉,却也纯粹干净。




王源一时不知该如何答话,轻轻点了点头,手指不自禁地把还没看一眼的单词书翻到了下一页。




“嗨……你俩怎么搞得像相亲。紧张个什么劲?”以往不算活泼的路于清竟然成了今天活跃气氛的那一个。




“没……没有紧张啊。”王源话音刚落,手里的单词书被挥到了地上。




王俊凯抿唇,唇边带过一个幅度极浅的笑容,颇为刻意地清了清嗓子。原来王源是认识自己的?








04




三个人一起去上晚修的时候好的位置都已经被占了,路于清自发要坐到讲台前面,让王俊凯和王源一起坐空下来的两个同桌位。




于是,室友的身份上又叠了一层同桌。






05




不论男女,高中生之间增进感情从来都是只需要一次“秉烛夜谈”就够了的。




路于清的外表看上去像个初恋经验都没有的别扭小男生,实则满嘴跑火车开黄腔熟练得很,并不在意王源和自己还不熟,问他有没有看上的小妹妹。




正在走神的王源忽然被点名整个人惊了一下:“小女生……没有。”




“哦,那小男生?”




而这次整个寝室陷入了更长久的静默。王源没有答话。




王俊凯忽然笑了一声,让王源不要理他。




王源只觉得心里别扭,他很想问问王俊凯是不是平时也和这个路同学关系这么亲密,这么无话不说,甚至有点想知道是什么契机让他们能这么要好,因此心头也有点不知名的别扭。




王源喜欢王俊凯这件事情暂且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他和王俊凯其实互相加过微信,或是说最少王俊凯通过了他的申请,只是那之后两人再无别的交流了。认识他还是运动会散场的时候摔了一跤,帮忙做收尾工作的王俊凯跑了过来,架着王源的胳膊半扶半抱地把他带到了一边的椅子上,在王源再三表示“我没事我不需要去医务室之后”才跑走,还不太放心地看了他几眼,在对上王源的眼神之后抿唇一笑。


  


王源后来一直很想知道是不是王俊凯对所有人都一样好,在打听后得知他出了名的“脾气好但最不乐意管闲事”,当属待人疏离的高岭之花类型。




而那一点的好奇和了解欲就渐渐发酵变浓,王源开始留心,每一次见到的王俊凯。王俊凯并不记得一面之缘扶过自己,一开始也喊不出自己的名字,但是王源越来越觉得自己的这点注视脱轨了,他竟然觉得……王俊凯很有趣,每一个小动作竟然都是能让人会心一笑的……可爱。明知这个形容词于他不恰当。王源却还是想这么说。那个时候才忽然发现,这点小心绪真的忽然过了头,自己在期待看到他,擦肩而过会觉得心动,会忽然慌神好一会儿才能缓过来。




所以,让他怎么能和喜欢的人共处一室还心无旁骛呢,他们俩都在下铺,睡觉的时候就脑袋对着脑袋只隔了矮矮的栏杆,夜里安静的话应该足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吧,甚至还有自己的心跳声……王源想想都觉得接下来的生活应该会被失眠折磨很久。




学校条件不错,宿舍有独立卫浴,洗完澡的王俊凯穿着宽大的睡裤,王源眼神有意闪躲,对方赤裸的上半身隐约的肌肉线条却还是出现在模糊的余光里。在男生宿舍里自然是很正常的事情,王源自认心虚,觉得无论如何都不能集中精神了,甚至担心会不会因此很快露陷,手里的书还是合上,早早爬进了被子里。




晚上的聊天里王俊凯的话不算多,也许是到底还是住在一起的第一天,还不习惯把很多话告诉自己听吧,但是王俊凯很会照顾他的情绪,从先前打断路于清就很明显了,他的态度……竟然是挺向着自己的。








06




如果说王俊凯认识路于清是幻灭,王源觉得自己认识王俊凯就是越看越着迷。王俊凯这个人,越是越是接触越是觉得有趣,不是泛滥的温柔,也没有刻意制造笑点,就是觉得和他接触很轻松,如果不是王源心里的那一点小心思要藏着不能被发现的话,真的像是忽然就认识了很多年的互相了解坦诚。




王源用了很久试图找到自己以前和普通朋友相处的模式,却觉得所有的方式都无法与王俊凯适配。譬如换成普通朋友,换衣服的时候,王源可能会调侃几句他们的小肚子或者刚练出的不太好看的肌肉,但是换成王俊凯,王源多看一眼都觉得自己心虚,他未曾看清过他腰腹的好看线条,却总觉得心里有一头猛兽在张牙舞爪地叫嚣着。




而又一次掀起校服T恤要换睡衣的王俊凯注意到了王源飘忽的眼神,全以为是他比较容易害臊,路于清不在宿舍,王俊凯像是抓到了什么不可多得的机会想偷偷逗一逗小朋友,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就是想把这些微不可见的心情都只留在自己和对方之间。于是,王俊凯的手撩衣服撩到一半停住了,他咳嗽了两声开口道:“想摸吗?”




王源知道这个房间里只有自己和他两个人,自己无疑是在对方的专注视线下无处遁逃了,他强稳住心情,很想自然地回话,甚至就像普通朋友之间一样去上手摸两下,但是王源是自己心虚,在静默后无奈地笑了几声,挥挥手让他赶紧穿上。




王俊凯忍笑换下了衣服,王源却像是找了恰当的理由般心安理得了看了几眼,嗯……是真的很好看,腰很细,肌肉很紧实,线条很流畅……打住。




越看越觉得后悔自己刚刚没有摸上去。




王源合上无济于事的单词书,赶紧离开事发现场,三两步跑进厕所洗脸,却总觉得脑袋不清醒,挤出了牙膏才发现不是洗面奶。粗暴地把刘海扎成了个小揪揪,还有一小撮没有扎上乱乱地散在一边。




正好赶上王俊凯进来刷牙,路于清也推门走了进来。




两个人同时“咦”了一声,王俊凯看了看小朋友清爽白净的额头,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写几个恰当的比喻出来却词穷,只觉得很想伸手弹一下,甚至弹一下是在代替他最开始想到的那个词……




亲一口。




显然王俊凯也被自己惊到了,他为了掩盖情绪或是说骗骗自己,伸手拨了一下他翘起的小辫子。




“这样好可爱啊。”肇事者还不忘补上一句发自内心的夸奖。没错,可爱,这个词一定缺不了。




“可爱?”王源好像对这个形容词有些惊讶,也可能是男孩子都不喜欢被这么形容,慌忙地伸手握住了那个揪揪想藏起来,但是当然不凑效,王俊凯被他这个反应再一次戳中了心里某块柔软情绪,整个人的心情都温柔得不像话。




“帅。”王俊凯立刻顺着他的话改口,还站在厕所门口的路于清觉得自己进退两难,这两个人之间的氛围,怎么看都不像两个正常小男生该有的相处方式。




倒是……有那么点……像又宠溺又努力藏着不敢暴露的……暗恋?




王源“哦”了一声之后慌慌张张冲干净了脸上的泡泡走出了这个狭小得像是多挪动一步都会撞上对方肩膀的空间。




然后坐在床上默默回想了一下那句可爱,竟然第一次因为别人用这个形容词夸自己而感到开心了,甚至是快要藏不住,要在嘴边干脆地笑出来的那种开心。他就扎着小揪揪躺在了被子里,如果两个人都在熄灯前坐在了床上的话,就几乎是背靠背的姿势,看不到对方的话,任何一点细微的小动静都会被感官更敏锐地捕捉到,王源甚至知道王俊凯动了动枕头,或者换了换坐姿。




住在一个宿舍太好了。




这样的心情不断在王源心里发酵,他甚至觉得就算王俊凯对自己没有半点超出普通同学间的意思,就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后来王源每天都顶着个小揪揪在宿舍里跑的行为太过张扬明显,被路于清点名调侃:“诶诶,怎么王俊凯夸你可爱你就扎上瘾了?”




王源再一次想要遮住自己的小辫子,王俊凯在阳台晾衣服,王源把食指竖在嘴边,做出噤声的动作,皱着秀气的眉毛摇了摇头。




一本正经的表情把路于清逗笑了,他甚至觉得王源这个反应像是不打自招了。




“没,没有啊。”王源慢吞吞地补上一句。




“哦……”路于清把一个单字拖得很长,然后给了王源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




而王俊凯刚从阳台走出来,就看见路于清看着王源笑。




搞什么玩意呢?








07




开学不久就要到国庆假期,路于清把偷偷藏着的手机拿出来打游戏,叼着刚刚从王源手里抢来的苹果问他们假期有什么打算。




王源跟他比划着抢了几下没法爬到人家的上铺去,只好放弃了自己削了好半天的苹果。




王源认命地又洗了一个苹果,蹲在垃圾桶边继续不熟练地削苹果,不能削出不断的苹果皮是小问题,可王源看到自己削下来的大块苹果肉就有点心疼,有些没好气地踢了一下垃圾桶。自己对自己发脾气的王源被王俊凯发现了,于是王俊凯停住了和路于清讲到一半的话,忽然跑到了王源身边陪他一起蹲下了。王源已经能够勉强做到在这种时候面无表情波澜不惊了,可是在王俊凯从他手里拿过苹果和刀,手心还轻轻蹭到了他手指关节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地瞳孔骤然放大。




“怎么了……?”他往边上站了一点给王俊凯腾位置,也是想和他隔开一点距离给自己一点安慰。




意识到王源的动作的王俊凯轻轻皱了下眉毛,却很快舒展开来。然后回复王源的话:“看你削得费劲。”




他握着水果刀的姿势看上去就比自己熟练,王源这么想着,而后王俊凯就已经顺着自己刚刚削得歪七扭八的地方继续削了起来,就像无数次听到别人叙述的一样,薄薄的苹果皮连成一圈一圈,然后在最后一齐落进了垃圾桶里,王俊凯中间削断的那一次被王源自动无视,他只是单纯地又为了削苹果的小事情觉得自己多喜欢了王俊凯一点。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为什么愣神,于是他削下一块苹果递到王源的嘴边,显然喂食的事情发生在他们两个之间还有点别扭,王源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下,却在王俊凯再次伸手后咬住了那块苹果。




只是吃苹果而已,王俊凯反复告诉自己不要想入非非,可是王源的嘴唇上沾了一点苹果的汁液,变得比以往看上去更加湿软,随着咀嚼的动作上下唇抿起,嘴角细小的肌肉动作在宿舍几乎纯白的光线里变得越发清晰。




完了。




王俊凯握不住手里的苹果和水果刀了,他把剩下的苹果交还给王源,口齿间有点发涩,开口是干瘪瘪的几个零散词汇:“我,去……洗个刀。”




看着王俊凯忽然起身的动作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却一脸满足地咬上了剩下的一大个苹果,然后还对着路于清挑了挑眉。




“看我干啥,我不跟你抢,苹果不抢,人也不……”路于清的话说到一半,就被王源做出的抹脖子的动作打断了,努力咬着牙破碎的笑声却还是不争气地从唇边冒了出来。




熄了灯王源才又加入到先前的话题。路于清说是要去听演奏会,王俊凯笑着调侃他,你很讨厌弹钢琴的啊,为什么忽然去听那个小众钢琴家,是不是朋友圈缺少撩妹素材了。




王源却忽然沉默不知如何参与到这两个人的话题中去。走神地偏头看着脸上笑意未散的王俊凯,忽然如鲠在喉。




“王俊凯惦念着他的白月光呢,弹钢琴的那种,王源知道不知道?”路于清口无遮拦,却是故意说给王源听,他不知道,但这句话无疑让他心慌了,可他没法用自然的语气旋即表现出普通朋友之间的八卦,他觉得心口像是被塞满了细细碎碎的沙子,柔软翻滚着却磨得人心里又痒又疼。




“没没没,以前的事了,不是什么白月光,就是……谁小时候没点非主流的情怀了。”王俊凯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急着和王源解释,他明知朋友之间这种事情最多会被当成调侃的笑谈,王源并不会对此有任何多余的看法,甚至不会记得太久,即使自己想彻底忘掉那个弹琴的小朋友,对王源一心一意地喜欢,这样的喜欢也会让他觉得困扰吧。




王俊凯不是没有自信的人,但是王源显然表现得像是连做朋友都始终和自己差了点什么,普通的接触他也会下意识躲避,说笑也不多。




王俊凯是偶尔会因此沮丧的,但是每次王源总是第一个跑向自己,吃饭的时候会坐他旁边,下了晚修和自己一起回宿舍,王俊凯竟然也觉得这样就不错了。




来日方长这样的词汇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而他在说出关于弹钢琴的小朋友的事情之后竟然是心虚的,早就觉得路于清和小朋友不像了,前阵子无意聊天的的时候才真的确认了,路于清在琴行的分校上课,和王俊凯八竿子打不着,王俊凯表示原来美好幻想没有被摧毁真是太幸福了。而后得到了路于清不同往日轻飘飘的动作的重重的一推。王俊凯也认清了自己对于王源的心情很真切,从觉得他像小朋友所以多关注一点,到这样的关注和好感不断发酵,他几乎能认定这就是想和他在一起的心情。




但是小朋友呢,王俊凯不能保证自己就真的可以毫不挂怀,虽然和小朋友素未谋面,王源也应该不会知道自己的喜欢,但是他心里总是过不去。




这个时候王俊凯没有留神思考一下,要是王源知道了他称他们之间的青涩美好的心动为非主流情怀,会发生些什么。




而之后王源的回话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耿耿于怀瞒着很久的心事,就因为吃味一口气说了出来:“我也是,过……会弹钢琴的那种。”他的声音淡淡的,甚至有一点轻易不能察觉的犹豫和别扭。




“啊??”路于清叫了一声,而王俊凯却直直地看向了王源,王源现在背对着自己,只能看见可爱的后脑勺,还有被他蹭乱了一点的头发。像是胸口忽然被重重地敲了一下,呼吸猛地一滞后每一次吐息都漫长而困难。




越看越觉得,这样的王源和小朋友更像了。




小朋友的手很好看,虽然以前他还小,可手指从小就纤细白皙,指尖流连黑白琴键间让每一个音都利落干净,流畅动人的旋律让对钢琴一知半解的王俊凯都每每无比心动。




王源的手也很好看,王俊凯用最俗套的借口掰手腕握过一次,手心很软很暖。




“你,会弹过……听起来,怪怪的。”路于清也忽然说不顺话了,他隐隐约约觉得王源的沉吟不仅仅是因为自己提到了王俊凯的白月光,而是……他几乎觉得小朋友就是王源,而王源为什么忽然不弹琴了,肯定有他难以开口的,应该是近乎足以让他一直消沉的理由。




“没有,随口说的。”王源显然还是没有做好把这件事全盘托出的心理准备,脑海里破碎的片段不断涌现在眼前。




医院的消毒水味,上了年纪的医生反光的厚厚的眼镜片。打电话给老师的时候那边愤愤的骂声。




王俊凯还在看着王源,对方却已经干脆钻进了被子里,拿被子遮住了脸。




王源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却还是像是被扼住了喉咙无法呼吸。




他甚至没有在医生告诉他:“难度高强度大的曲子这两年不能练了。”的时候觉得这么想哭,那个时候只是捂住了脸自己蹲了下来,在妈妈的拥抱后抚平她的眉头说没事,也许过几年就好了。




医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重话,却轻摇了摇头。




现在却忽然很想很想哭。旧事重提最大的杀伤力,就是它那么轻易地就能撞碎好不容易苦苦说服自己后的那点心理防线。




溃不成军。




王源半天才把自己从被子里放出来,却看到王俊凯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了自己床边,想说一句:“你干什么呢吓死我了。”最后几个字竟然就那样磨碎在喉咙说不出声音。




王俊凯知道现在王源不愿意说,所以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王源,在熄了灯之后的宿舍里他的瞳孔很深,却还是有不知哪里反映来的细微光线,此刻往日里总是带笑的眼睛显得沉肃却温柔。




“没事,过去了。”王俊凯想抱抱王源,是不带任何其他情感的单纯的拥抱,他知道自己永远无法设身处地地理解对方的感受,安慰永远都是隔靴搔痒无济于事,但他做不到无动于衷。




于是王俊凯向前倾了倾,轻轻搂住了王源。




和平时像是心跳过速的感觉不同,王源明明想说王俊凯什么都不知道,却觉得如此心安。




王俊凯可以什么都不问地,这样毫无顾虑地拥抱他。




王俊凯好好啊。


王源大脑一片空白,只是就这么想着。




有他太好了吧。




  




08




假期前最后几天大家都对钢琴两个字避而不提,那天白月光的话题被打断,也暂时没法找到机会去确认弹钢琴的事情。




如果说不谈钢琴努力学习是假,那王俊凯真不一定能在一中真的找到那个小朋友。虽然,他觉得自己的直觉不会错。




直到这样的刻意躲避话题已经几乎被淡忘了,王俊凯和王源的关系,也从小心翼翼的惦念变得近乎无话不说。某天的王源像是忽然想起了这么回事,在十一月末的某一天,语气平静得像是叙述别人无关痛痒的故事,和王俊凯坐在傍晚的操场上背单词的时候,忽然就说,我给你讲讲钢琴的事吧。甚至他这么说的时候唇边还带着一点笑容。




王俊凯把单词书放到他头顶像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薄薄的书不出意料地滑了下来。




王源略掉了大部分不想再次回忆起的细节,告诉王俊凯是不严重的小车祸,只动了个小手术,然后给他看了看他手腕那块很小的疤,恢复的很好,现在几乎已经不太看得出来了。




平时都不影响,但偶尔还是使不上力气,偶尔会因为天气原因疼。医生说弹琴的事情就只能纯粹当娱乐消遣了,高强度的曲子短期内不要碰了。所以原本是要考A市音乐学院的附中的,但是只能就此作罢,在最后的学期拼命学习,对相处多年的老师却再也说不出实情。只好略过了那一部分,只说想放弃了,才讨来一顿臭骂。




王源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云淡风轻,王俊凯甚至在他的语调里听不出任何情绪,已经一年多了,但是王俊凯又何尝不明白王源的用意,他知道王源之所以近乎两个月对这件事情闭口不提,是一点一点调整了自己的心情,再一次给自己的过去十几年做了完整的界定,才能在现在,把血星四溅的溃烂伤口说一块迅速愈合的疤。




“就是这样。”王源简单地叙述完一整个故事,偏过头看着王俊凯笑了一下。




而王俊凯此刻的表情却是王源从未见过的严肃。




“你笑什么。”王俊凯轻轻拉了王源的手,在王源难以置信的视线里,他的拇指指腹小心翼翼地拂过那块伤疤,紧接着就这样握了一下王源的手。这次没有任何借口的,两个人却都没有觉得突兀。“不用这样。你决定跟我说,就是要同意我为你分担,不是撕开这块疤来满足我的好奇心。我就是想靠你近一点,没了。”




王俊凯这番话就是四舍五入的告白,王源听得心里又酸又暖,竟然真的无法自抑地笑了,纯粹又真挚地,没有一丝躲闪,把所有情绪都这么摊开给王俊凯看。




“我也是只想说给你听而已。”王源拍了拍王俊凯的肩膀,“走了走了,要上晚修了。”




“早就不痛了。”王源已经快他一步站了起来,背对着王俊凯,认认真真地再看了一眼难得的日落下色彩饱和而温暖的云。




是啊,在遇到王俊凯之后,就忽然开始加速愈合,内心空出来的某个部分被用另一种方式填满。




虽然这件事情也许永远是无法被篡改或淡忘的遗憾,但王源仍然因此无比感激生活。








  


09




十二月的某天,晚修下课被叫去老师办公室商量事情的王源比王俊凯和路于清晚回宿舍了一点点。




刚回去就不知道赶上两个人说什么见不得人的悄悄话,路于清匆匆忙忙抢过来王俊凯手里的平板,然后王俊凯一个手抖翻掉了手里杯子装的水,一滴未漏地全部撒在了一边王源的床上。




三个人相对无言。




在熄灯后仍旧坐在椅子上的三个人十分无措,路于清这个完全的旁观者笑着爬上了上铺,然后积极地提议:“你俩挤挤睡一晚吧,大家都是兄弟,没什么问题吧?”




而王俊凯尚且才刚刚把小朋友的形象和王源重合上,听到王源说到很凶的老师和找借口说是学习的时候就已经毫无悬念了,而他不敢贸然说什么,权当这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知道的秘密,都做好一直瞒下去的准备了,无论如何也不知道就在前一晚路于清把那件事给王源从头到尾解释了一遍,并且鼓励他赶紧冲啊,不要害怕,他想亲想抱大胆去做,王俊凯偷着乐还来不及。




表面上说路于清永远没个正经的王源却被这些话说的心动不已。




王俊凯在那么久之前就认识自己了吗?偷看,听曲子,然后问别人这样的感情是不是喜欢。




王源忽然很后悔自己当时没有未卜先知地转头看一眼他,也许能看一眼初中生王俊凯忽然暴露的慌乱样子,也许在那个时候,就该告诉他。




“我叫王源,你要从现在开始记住我啊。”




于是,在原本的互相喜欢的心情上又叠了一层像是陈酒般浓郁馨香。这两个人,又怎么能再若无其事地挤在一张小到,几乎能听见对方呼吸的小床上呢?




王源把生命最柔软脆弱的部分全都不设防地给自己看,默认他牵着他的手的动作,在自己主动的拥抱里谨慎地回抱住自己。王俊凯现在确定又不确信,恋爱的心情五味杂陈。




最后睡还是一起睡了,只不过两个人一个紧贴着墙壁一个靠着床沿好像一翻身就要滚下去了。




王源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睡梦中才本能地向热源靠近,而王俊凯被对方的小动静惊醒,小心翼翼地搂了他往自己身边靠,手指隔着厚睡衣压在王源的身上,王俊凯却还是觉得指尖都在发烫。




夜晚模糊的视线下王源的睡颜柔和,睫毛弯起温柔的弧度,额发睡乱后偏向一边。王俊凯有些心猿意马,现在的姿势太让他心虚,他小心掰开王源忽然搭在了自己身上的手臂,心跳声在黑夜里格外清晰。




想侧着身子下床却不小心失了力,手肘支在了王源耳边的枕头上。此刻两人的姿势就成了引人遐想的一上一下,鼻尖和鼻尖只隔了不超过十厘米的距离。




早就猜到今天就是对自己的一次考验,王俊凯却觉得自己的成功率是零,他不想趁人之危,但他实在害怕如果是自己自作多情王源没有喜欢自己,那自己还会有几次今天这样的机会呢?




于是王俊凯先是偏过了脸沉思了片刻,然后飞速在王源嘴角轻吻了一下,吻完这一下立刻忘记了自己原本打算下床的动作,又迅速地回到了被子里,然后侧过身看着熟睡的王源。




真好啊,小朋友就在触手可得的地方,王俊凯伸手轻轻捏了捏他的耳垂,然后用轻飘飘却似乎带笑的气音说了一句。




“我喜欢你啊。”




轻而易举的五个字,可又怎么能面对面说出口。






  




10


虽然学校没有凑热闹过圣诞节,也没有专门举行活动,却人性化地取消了当天的晚修让大家自己过。而下午刚下自习回到宿舍的王源,却仍然没找到从自习就缺课的王俊凯。




平安夜——


可是打算表白的日子啊。




他抬腕看表,已经快要天黑了。




正打算去找找王俊凯的时候,路于清风风火火地推开宿舍门,对王源嚎了一句:“你快去躺音乐教室呗,王俊凯有东西放那一个人搬不回来。”




路于清编的借口十分粗糙简陋,但是他知道王源心领神会,王源是不会为“去见王俊凯”这件事要一个理由的,他不愿意浪费时间。




从宿舍再跑回教学楼的时候正赶上太阳渐渐偏西了,西晒让王源有些睁不开眼,空无一人的楼梯间和反光的瓷砖板,安静又氛围感十足,王源总觉得自己是在赴一场约会。




而王源到跑到了音乐教室门口正扶着膝盖小口喘气的时候,门大敞着,王俊凯坐在钢琴前。




王源觉得整颗心像是忽然坠入了落地窗外的流云中,需要掉进绵绵的云层中的那一刻发出的拟声词来形容现在的心境。




“干什么呢?”他靠着门框,终于打破了两个人漫长的对视。




“那什么……有个平安夜礼物。”王俊凯面前的钢琴上摆着琴谱,王源忽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刚想说些什么却觉得任何话都显得有些突兀无力。




王俊凯太了解他了。




这是王俊凯认真地在弥补王源的遗憾,是从来做事要有九、十成把握的王俊凯,在摸不准对方心意时的冒险。他不知道王源会不会讨厌他的擅自决定,会不会讨厌他这番旧事重提的行为,会不会把自己准备说出口的告白拒绝得彻彻底底。




王俊凯就这样按响了第一个音。




旋律缓缓流出的瞬间王源忽然握住了门框,鼻子一酸。




是《lost stars》。




原曲是吉他伴奏,王源在几年前的钢琴课上弹过这首曲子,或是说有阵子他每天都在弹,老师问他为什么喜欢这首歌,王源也说不上来,那个时候理解不了那样浪漫自由又孤独的喜欢和爱,只觉得这样的曲调分明揉合了那么多种情绪却又这么温柔。




是《begin again》的插曲,广为流传的是Adam的版本,是可以点燃所有人共鸣的直击心脏的表达,高音和有力度的扫弦。而王源记得女主说,这是她当成情歌来写的歌,不是唱给观众的,是给爱人独一份的。




而前奏在这个时候结束,王俊凯唱了第一句——




调子是<情歌>的版本。




狭小闷热的钢琴教室,翻动谱子的老师,隐约感觉到一个直勾勾的视线,偷偷走神的时候回头,只看到背着吉他的背影。是和他一般大的少年,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楼梯上慢悠悠地往下走。王源已经弹错了一个音,赶紧回过神。




原来我们……


那么早就遇见了啊。




“Please,see me, reaching out for someone I can see,take my hand let’s see where we wake up tomorrow."




王俊凯的发音清楚好听,不急不缓地哼唱着,却偏偏忽然摁错的一个音漏了马脚。




那天忽然找到了这首歌问路于清,如果我一有空就去练琴,废寝忘食的那种,我多久能弹好这首曲子?路于清还以为王俊凯对王源爱屋及乌都泛滥到爱上钢琴了,问他你之前弹没弹过,王俊凯老实回答临时上过半个暑假的课,水平停在只能弹个最简单版的天空之城。




路于清估摸了一下跟王俊凯说,行吧,那你得废寝忘食两个半星期。




王俊凯就真的这么开始练了,花了大半个星期才回想起一点点模糊的手感记忆。




弹钢琴要把指甲修的很平,弹吉他如果不用拨片,就要留着右手的指甲。




好像是很简单的一个取舍问题,王俊凯就算知道自己可能漏洞百出让王源失望,他还是剪了指甲要学这首曲子。




九月份的夜里王源捂着脸不肯哭出来,所有难过心酸闭口不提,他懂得观察分析,知道控制情绪和照顾别人的情绪,知道把握分寸,好像王俊凯偏偏万分迷恋他在自己面前偶尔表现出的那一点脆弱。




王俊凯在弹间奏地时候抬眼看王源,最后的昏黄日光落在他脸上,整个人被包裹在那样的温暖明亮里。王俊凯面对王源的时候总是有很多挫败感,他不知道怎么去保护一直保护着自己的王源,不知道是否可以把自己的心情传达给他,不知道能做些什么让王源少一点难过。




他丢失掉的所有渴望而留恋的东西,王俊凯只想统统带回他身边。




歌词到了最后。


“Are we all lost stars, trying to light up the dark.”




王俊凯终于又抬眼认真地看着王源,他依旧站在门口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光线原因,王俊凯好像看到他眼眶有些发红。




“还有一件事……”王俊凯开口却被王源打断。




“不用说了。”王源的声音有轻微的颤抖,此刻的心情却全部是温柔。




“我知道了。”王源淡淡地说着,然后一步一顿地,从门口走向王俊凯。




在到面前的时候王俊凯站起身,而王源忽然对他张开双手。会意的王俊凯还来不及惊喜,只紧紧抱住了他。




“你弹的一点都不好……”王源说反话却一点都不在行,那个“好”字彻底没有撑住,只剩下破碎的气音。




“那你再教我一遍吧。”王俊凯的声音带笑,安抚地揉了揉小朋友的发旋,然后终于叫出这个在心里过了百遍的称呼,“小朋友。”




“好。”




没有什么耿耿于怀的心结了,没有一辈子挂怀的遗憾。


还是可以按上黑白琴键,给你唱一首情歌。




“王源……”这个拥抱过于漫长,王俊凯还是打算借机补上精心准备的台词。




“嗯?”王源的声音在耳边黏黏糊糊地传来。




“啊……”要说什么来着……王俊凯轻轻叹了口气,只能临场应变,“我……喜欢你。”




“我知道啦,笨蛋。”




迷途的星星在浩瀚的夜空相遇,云拢云散,走过了几亿光年,终于看见了对方的光芒。








Fin-






看完会点心点手的都是好孩子哟。


假期快乐呀,晚安!


 @😬😆😉 


艾特我可爱的钢琴弹超好还帮我想剧情的宝贝室友

评论
热度(2007)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