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蓝色水晶记事

红油火锅:

>完结 6800+


>14王源在2018 初吻这件小事


————


王源一睁眼瞧见了床边晃来晃去的人影,他闭上眼,将额头在王俊凯肩膀上蹭了蹭,耳边是随着苏醒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很慢。


天才亮不久,这一天又将在集训的忙碌与欢乐中度过,王源伸手从床头扯了睡裤来,顺手推了王俊凯一把。


王源慌乱地压低了声音,他问:“你把谁放进来了?”


“你说什么?”带着困意的吻,落在王源肩头,王俊凯用身体禁锢着他,并且,预备在半梦半醒中为所欲为。


王源这下子,终于用沙哑的晨腔,大声说了出来:“你他妈把谁放进来了,床边有人……我还没穿衣服呢,我疯了,快看看吧……”


王源一低头就钻进了被窝里,他把睡裤套好了,王俊凯开了窗帘,然后便是,裹着被子坐在床上,看向墙角瑟缩着的人。


满床私密的场景,而卧室另一边脸颊通红的少年,正用手捂着眼睛,他半天,终于结巴着,用清爽的少年音问:“我,我在哪儿?”


王源用被子挡住自己的上身,他用脚碰了碰王俊凯,有些迟疑地说:“我觉得,这个人有些面熟。”


“菠萝T恤……这不就是你吗?”王俊凯甚至认为自己在梦里,因此居然胆大地下床去,仅仅穿了内裤,他一把就握住了少年的手腕,说,“王源儿?”


纤白的手指在轻颤,紧接着,露出了乌黑的眼睛,少年整齐的刘海被蹭乱了,他一张嘴就结结巴巴,红着脸问:“你们是谁啊?”


王源穿了睡衣上前,他扯了扯王俊凯的手,说:“我们需不需要再醒一次?为什么会看见我?还是2014年的我。”


少年看见了满室晨光中王俊凯的肉体,他自以为撞上了什么激情画面,害羞得颤抖,终于将整张脸露出来了,稚嫩的面容上,是惊慌和困惑,他想了想,问:“这儿是台湾吗?”


“是北京,”王源回答完,就转过脸去,他戳了戳王俊凯,说,“快去穿衣服!”


王俊凯搂着王源,笑,说:“你小时候又不是没有看过。”


“那能一样么!”王源说着话,就攥着少年的手腕出了房间,他嘱咐王俊凯,“别对小时候的我动手动脚。”


接下去,两人不得不接受了现实,王源源同学前一天夜里还在台湾游历夜市,一觉醒来却掉进了时空的裂缝,他在讶异中目睹了成年王俊凯和即将成年王源的晨起日常。


事实上对于王源源来说,有些难以平复,他脸颊到现在都是红透的,曲着腿坐在沙发上,吃王俊凯亲手做的早餐。


“把牛奶全都喝光,”王源正监督着小一号的自己,目光有些慈祥,他说,“今天带你去集训,反正现阶段只有我们俩,你不会暴露的。”


“为什么集训啊?”王源源腮帮子被面包塞得鼓起来,他问道。


王俊凯拿了切好的草莓和水蜜桃,他挨着王源源坐下,说:“因为要开五周年演唱会啊,好不容易有机会天天见,不集训多吃亏——”


“你别跟他讲这些,”王源忽然皱着眉责怪,他摸了摸王源源的脑袋,说,“过些天就能带你去看演唱会了。”


王源源点了点头,他眼睛里还有困惑,再思索了一下,又问:“妈妈在哪儿?”


“下午一起吃饭,我喊妈妈过来行不行?你可能一会儿看见小马哥和强哥……你可能不认识强哥,反正,大家都是自己人,别怕。”


大概一瞬间想得知很多人的未来状况,可王源源细腻敏感,他咬了咬牙,换个话题:“我们……不,你们真的……”


尾音越来越轻,直到红色再次染上面颊,王源源不敢抬头,他抓着王源的手晃啊晃,然后,就咬着嘴唇不讲话了。


面对面,王源不想让过去的自己过分羞窘,他立马很欢乐地催促:“快点吃水果了,饱了没有,要不要我去给你煮碗面啊?”


“要!”王源源嘴巴里面包还没吞下去,他转念一想,反正是自己家,因此不需要见外。


王俊凯拽着王源重新坐回沙发上,他说:“你陪你说话吧,我去弄,很快的。”


王俊凯忽然就俯下身,吻在了王源嘴巴上,他乐滋滋地去厨房了,只留下王源一脸无措地看着更加一脸无措的王源源。


“别怕,你——以后就习惯了。”王源假笑着,实则一身冷汗,看着眼前王源源熟透的脸蛋,他居然也有些害羞。


当马骏进了家门,第一眼就看见王源源在餐桌后面捧着面碗,“呼噜呼噜”地吃,他随口问:“穿这件衣服……怀旧呢?”


“小马哥!”


王源源几乎是丢掉碗冲过来的,他一下子扑在了马骏身上,紧紧地抱他;王源从厨房里跑出来了,说:“出发吧,收拾好了。”


“这是——你弟弟?”马骏指着黏在自己身上的人,问道。


王俊凯像拎兔子一样,把王源源从马骏身上拿开了,他抱了一下小男孩,说:“好轻。”


关系是微妙的、感觉是微妙的,王俊凯觉得,无论在哪个时空,未满十四的王源都是他的毒药;就比如此刻,他一张小脸白净,正抬起眼睛,睫毛颤动着,双颊通红。


“要不要去房间挑件衣服穿?”王俊凯问。


“可以。”王源源点了点头。


王源翻腾了半天,终于找见了两个小号,他伸手把王源源的衣服扒了,说:“晚上带你去逛街,给你买喜欢的穿。”


少年时期的身体远比如今纤薄,王源源有些拘谨,王源就皱眉,说:“我自己的身体,我看一下怎么了……这个小肚子哟,将来是要长腹肌的。”


然后,王源打开了房间门,对王俊凯说:“我们出门吧。”


“换衣服就换呗,赶我出来干嘛?”王俊凯掐着王源的腰侧,说道。


王源皱了皱鼻子,说:“因为你心怀不轨,才不能让你看见我的果体。”


“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说的……”


可王源捂嘴还是不够及时,他俩一转脸,就看见了王源源的葡萄眼睛,他问:“昨天晚上怎么了?”


王俊凯和王源一对视,接着仍旧是沉默。


“这几年……”王源源吞吞吐吐,终于问出了声,他不是怯懦,而是恐惧变故,“我们过得都好吧?”


王源脑子里,忽然闪现过众多欣喜或者悲伤的画面,他转动着手上的戒指,忽然将手递到王源源面前;王俊凯还在发呆,手也被王源拽过去,摆在了一起。


闪光的、一样的戒指,在王源源眼底,化成了暖流和星星,他不知所措,背过去的手抠着指甲,然后,看向王俊凯。


王源源眼神是苍白的,他当然无法参透经历风浪后的心态,他试探着,问:“我这是在做梦吗?”


“平时不敢戴,就私下偷偷戴一戴,”王俊凯抓住了王源的手,用很大的力气,他说,“得出发了。”


 


王源给王源源戴了副墨镜,在音乐教室介绍,说是自己的表弟,马骏到现在还是满脸惊异,坚持说自己是在梦里。


“你都不像你了,可我一眼就看出来是你。”王源源在休息室捧着碗吃午饭,他对马骏说道。


可马骏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你一觉醒来就2018了,不害怕吗?”


“害怕啊,”王源源腮帮子里藏满了食物,他鼓着嘴,说,“想快一点回去。”


小强用单独的筷子往王源源盘子里夹菜,挑出辣子鸡里面的肉,把鱼刺剔去……他忽然露出惊恐的表情,问:“要是你回不去怎么办?”


他没想到王源源会哭,不经意间,就看见眼泪“吧嗒”掉下去了,王源源啜泣着,说:“啊……那怎么办啊,我还有话要和王俊凯说。”


“他就在外面,你直接说呗……”马骏拿纸巾给他,又把汤碗打开了,想了想,去拿了酸奶来,问王源源喝不喝。


“我不是……我不跟他说,我要和王俊凯说……”


小男孩从悲伤到急躁,马骏一边哄他,一边责怪小强:“都怪你,什么回去回不去的,少说两句吧。”


“我错了错了,乖,别哭啊……晚上和你妈妈一起吃饭哟,你别哭呀。”


王源源一下一下,越来越缓地抽噎着,他从清晨蕴藏到现在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当王源和王俊凯推开休息室的门,就看见两个助理围着王源源,手忙脚乱。


 


王源源正坐在卧室床尾,身后堆着小强从街上拎回来的购物成果,王源上前去,揉了揉他的脸蛋,问:“还要吃东西吗?”


“我不饿。”王源源微笑着,可比哭还苦涩,他再次低下脸去,盯着自己的脚尖看。


王源说:“浴缸里是热水,你去洗澡吧,然后睡这个房间。”


王源源没挪动脚步,他攥着手边的睡衣,直到将布料捏出褶皱,他松开了手,开始轻微颤抖着呼吸,沉默。


“有心事吧,”王源当然知道那个时候的自己在烦恼什么,他很笃定地,说,“别怕,那不可怕。”


“我没怕!”


“你担心得要死……像是掉进了水里,昏昏沉沉不能呼吸。事实上喜欢就喜欢啊,要说是爱也不为过——”


王源源紧紧咬着下唇,他清瘦的肩背开始颤动,然后,哭着将脸埋了下去,他反驳:“你不懂,一点都不懂!”


没有一丝怜惜,王源站在原地,将床上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他不理会王源源,慢悠悠地将袋子收起来。


“王俊凯……王俊凯他老欺负我,讨厌他。”带着哭腔的王源源,擦眼泪用了很大力气,甚至要把皮肤搓红。


“可还是被某些因素潜移默化,喜欢上了对不对?是不是觉得自己傻得可怜?”


“我不傻……”


王源源胸膛起伏,正难以抑制地啜泣,他仰起脸来,整齐的刘海被撩到一边去了,眼眶通红。


王源用记忆感同身受着,他脑海中难以抹去的记忆关于海滩和阳光,还有含情眼角和难以齐整的心跳,青春期的第一次心思难安,顺时间,暗流变得汹涌。


他自认为惨败过,那时候整个人像是被剖开,又像是被藏匿,他试着接受那个离奇的事实——


他真的喜欢上王俊凯了。


王源源哭了半天,后来又翻来覆去睡不着,因此,王源只能陪着他,王俊凯杵着脸坐在桌前,敲了半段歌词,他忽然上前来,摸了摸王源的头,说:“我陪着吧,你回去睡,太累了。”


“别让他再哭了,你就在这儿睡吧,不用跑来跑去了。”王源打了个呵欠,他甩着胳膊走了,并且带上了门。


头顶是壁灯昏暖的光晕,正将王源源一张脸描绘得更加暖意融融,他睁圆了眼睛,看着脱鞋爬上来的王俊凯,问:“你困了吗?”


“你不困的话就再醒一会儿吧,有什么想问的么?”


“没想问的。”王源源抿了抿嘴,用被子将半张脸盖住了,他转着眼珠,终于鼓起勇气看清楚王俊凯的脸,他眼皮都染上红晕。


王俊凯快要十九岁,神情、鼻尖、眉骨……无一处没有潇洒风范,像他又不是他了,眸光里是沉稳自信,是更多的温柔。


小朋友忽然就凑了上来,王俊凯一愣;柠檬润肤乳味道的呼吸温温柔柔,泼洒在耳朵边上,悄悄话的内容是:“你好帅啊。”


视线里是王源源熟透的耳朵,看起来柔软圆润,它还没有被细细吻过,因此在王俊凯眼中,光下显现的微小绒毛都是青涩味道……


心跳声“砰砰”,似乎能够将灯光震碎,,王俊凯伸手挡住了王源源的眼睛,然后,将灯关掉了。


他说:“好啦,睡吧,我拍着你睡。”


王源源像一条奶白色的小兔子,他闭了眼睛,轻轻靠着王俊凯的臂弯,睡觉时在惧怕什么,因此必须缩成一团。


终于睡着了。


 


早晨,口腔里还是牙膏的清凉气味,王源被搂住,差点摔倒在浴室里,他细喘着气,在一个熟悉的深吻之后仰起脸,说:“我必须把他送回去,他一直在想家。”


“这儿就是家。”


“但不属于他,他是2014年的人,他还有一堆要解决的事儿……他还有王俊凯,他们还没在一起,还在吵嘴,还在伤心……”


王俊凯眸色越来越深,他眨动了一下眼睛,忽然将王源紧紧抱住了,他说:“对不起。”


脸上的保湿水还没完全干掉,王源脸埋在王俊凯肩膀上,他闻见了淡雅的洗衣液味道,然后,就是独属王俊凯的带温度的香味;少年冲撞,在爱情中背负着灰暗和鲜亮两色,转念想想,王源自己又理智处理了几分呢。


“抱紧我,”声音被衣服闷住了,可听得见王源语气里的温柔笑意,他阖住了眼睛,用尽力气去嗅王俊凯睡衣上的味道,说,“没有对不起。”


“别人把你和我凑在一起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是我的,那种奇怪的感觉你可能不懂:我变得很情绪化,很容易发火,很容易失落,很容易嫉妒……我睡不着的时候,都是因为很想你,看你的照片,心疯狂地跳。”王俊凯说完,缓慢地舒了一口气,他们很久没说起过成年往事,并且在时间里寻找到了当下最舒服的相处模式,可回头尝一口年少轻狂,像棉花糖一样甜蜜柔软,又掺杂着青橘子的味道。


“嗯。”王源认真应和,找到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脸埋在王俊凯肩上,聆听。


王俊凯喜欢舔他的耳朵,因为软而且有弹性,看起来丰满可爱;呼吸热气顺着领口往脖子里钻,王源握紧了拳头,笑着说:“好痒啊……我没有洗耳朵哟,不嫌脏就请继续。”


欲的藤蔓开始重生,在身体四周蔓延着,勒得人呼吸急促;两个人,从动情安抚走向了抚摸和深吻。


 


王源源一连好些天没吵着想家,做的最多的事儿就是看电视里的动画片,事实上只是在消磨时间而已,有时候坐在沙发上就睡了。演唱会真的来了,王源源感冒得快要昏迷,忍受着接连不断的喷嚏。


王俊凯和王源,并没有给他讲述太多辉煌过往,王源源在去演唱会的车上抹了一次眼泪,不明原因。


“哭什么?”马骏揉着他的脸,问道。


王源源神色凝滞住了,他目视前方,说:“小黄哥早就不在公司了,志宏不在了……好多人都不在,我知道你们在故意瞒着我的,所以我去网上查……”


窗外是飞速掠过的树,只有王源源和马骏在这辆车上,天明艳起来,太阳从云里探出了头。


“不能和王俊凯一起唱歌了。”


王源源一直呆愣着,黑漆漆的眼睛看着座椅后侧的装饰品,他没再哭,仅仅是眼眶红透,然后就是机械地眨眼,不说话。


“我不能向你承诺什么,但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我们终究是我们,只是变成了最好的我们。”马骏将纸巾递上去了,他很柔和地,拍了拍王源源的肩膀。


这天晚上,王源源鼻涕眼泪混杂着,看了一场演唱会,他被包裹得很严实,因此便举着荧光棒放肆欢呼;他在观看自己的未来,可却如同粉丝一样激动狂热;远处近处是流光溢彩的海洋……王源源被这种梦幻感觉时刻包裹,他的欢呼声,被淹没在四周没顶的尖叫里。


像是做了一场梦。


王源源烧得晕晕乎乎,眼睛半眯着,躺在王俊凯腿上,他攥紧了他T恤上用来装饰的水晶,不小心,揪了一颗下来。


“没事,拿着吧,没有关系。”王俊凯用手罩住了他的拳头,笑着说道。


王源在副驾驶,他侧过脸来,看了王俊凯一眼,忽然腻着声音问:“如果我离开呢?你和他一起生活,我到2014去。”


“有什么区别?”


“没区别。”


王源闭上了眼睛,他极其困乏,因此很快要睡过去,喉咙是干涩的,浑身筋骨泛疼,很久的准备之后,演唱会结束,新的工作又要来了。


他在心里打好了稿子,有许多的话对王源源说;路灯的光从面颊上划过,有种车驶入阳光地带的错觉……


大概是:不要和爸妈冷酷地争论,不要在选择面前踌躇不前,不要随意推开爱自己的人然后痛惜然后挽回;要用和王俊凯在一起的时间来欢笑而不是争吵,要珍惜身边每一个朋友,要学会果断拒绝不好的人和事,要更单纯,要更坚强。


王源睡着了,马骏在开车,而王源源的拳头被王俊凯握着,并且里面包裹着一颗蓝色的水晶;王源源将脸埋进王俊凯衣服里,他颤抖着,忽然说:“我应该什么都别怕。”


“喜欢的就是最好的,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的成功需要收获——我们也有一辈子,所以慢慢来。”


王俊凯话音未落,王源源在疯狂地点头,他从王俊凯腿上爬了起来,两个人脸凑得很近;鼻尖快要碰到了。


王源源眼睛里,是被路灯映亮的万顷波涛,是缠绕着王俊凯一生的,优柔又坚韧的情丝;他红嫩的嘴巴一动,声音因为感冒而嘶哑:“喜欢我吗?”


“你不知道吗?”王俊凯勾起嘴角,用手指摩挲王源源红润的脸颊。


王俊凯的面庞,是多年没变的清澈,但从少年成了男人,在王源源眼里,这一切都是如痴如醉的梦,他睫毛往下一扫,忽然笑出了洁白的牙齿,说:“我知道。”


王俊凯抱着王源源有些单薄的身体,空调风环绕着,有些凉,男孩纤细的胳膊和手指,环住了王俊凯的脖子,他像是在想象,或者是在期许,因此有些羞涩地阖住了眼睛。


发烧了,柔嫩的嘴巴有些干燥,并且带着灼热的温度,王俊凯久年练就的吻技,像是浪潮一样,快把人溺死;他轻巧温柔地,啄住了男孩的嘴巴。


红晕从耳根爬上脸颊,感冒带来的发热,似乎变本加厉了。


 


马桶的冲水声音像是从浪里截取了一段,王源揉了揉生疼的脑袋,他推开洗手间的门,只见王俊凯站在门外,一脸忧愁地盯着他看。


不是注视,而是想让视线变成更为具象的东西,他像是要吃人,进门来,落锁。


王俊凯快十五岁,王源未满十四岁。


一个急qie到难yi排jie,一个紧zhang中带着huang乱,灯没亮,人倒是有不少的勇气;黑夜,让理性也入眠了,脸上只有淡薄的清光,甚至无法判断彼此的远近。


“我尿完了,要不我等你?”


“好。”王俊凯往前走了一步,“咣当”一声,地上的塑料凳被撞翻,他语音生涩,还没完全从变声期里走出去,两个人抱在了一起,推搡半秒钟,呼吸声开始缠绕了,甚至分不清你我。


少年无畏里,嗜血般的初吻,烫热呼吸和水的声音;王源一只手撑在厕所水箱上,慌张里将按钮压了进去。


水流声响起的一刻,两个人似乎都失去了控制的意识,急促放肆的啃咬和喘息声音,在黑夜里漫开。


这是惶惶不安与甜蜜为伴的夏天,月亮像是半颗柠檬,被咬了一口,挂在了天上。


 


“什么都没留下,什么都没带走?”王源捧着热的咖啡,脑袋杵在王俊凯肩上说话;演唱会之后,要再次各自出发了,因此王俊凯还戏称“像牛郎织女”。


王俊凯说:“要是他能把记忆带回去,那岂不是要改变历史了?所以不可能发生。”


“我本来还有很多很多话要讲,可再想想,反正回去了就想不起来了,没什么用。”王源吞下一口咖啡,然后,舔了舔嘴唇。


是带着奶香的苦味。


王俊凯将叉子上的蛋糕喂进他嘴巴里,忽然笑了:“怎么做都会有遗憾的,我们在一起就好,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王源抬起手看了一下时间,他叹口气,说:“可能只是个梦,很可能王源源根本没来过。”


上班时间到,两个人要告别了,王俊凯的第一件事是送王源下楼,忽然,他在门边抬起了脚,并且慢悠悠地蹲下去,用手捡了什么起来。


王源回过了头。


午后的阳光里,王俊凯手指间是一颗透明的蓝色水晶,它微小又细碎,将四周光线缠绕,炽热明亮。


——全文完——

评论
热度(641)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