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方圆几里

芥:

“诶!王队!老师说不让人进!!”实习生在法医室外没拦住王俊凯,瘪嘴想着又要被训了,她一个实习生哪里拦得住人嘛...还要让她在这里看门。


 


王源手里的手术刀落在尸体心脏下三厘米的位置,切下了一块组织放进了试管里。


 


“干嘛?”王源转身把试管放到试管加上,往里面滴了两滴透明的液体晃了晃试管,全程并未抬头看王俊凯一眼。


 


“抛尸案,你叫我去看的地方我去了,没有线索。”王俊凯靠在王源工作台上,侧头看着他。


 


“意料之中。”


 


这个答案显然不在王俊凯的思考范畴里“那你还叫我去。”


 


“万一呢。”


 


 王源把脸上的眼镜和口罩摘下去洗手,王俊凯这次接手的抛尸案上面给了他三天的时间,王源拿着实践报告看了又看,给王俊凯指了个地点让他去,最后还是一无所获。


 


“死者手指缝里有少量的硫化钾,手上皮肤也有被化学试剂灼伤的痕迹。”王源脱下白色褂子,王俊凯接了过去挂进了王源的换衣柜里,里面还挂了王源的几件外套,王俊凯挑了厚的那一件取了出来。


 


“全市的化工厂我都找人去查过了,没有这个人。”


 


王俊凯王源一前一后的走出法医室,实习生悻悻地紧着王源的步子跟了上去,本来在后面的王俊凯被人插了个队有点不大舒服,大步迈了上去走到了王源旁边。


 


“学校呢?”


 


“学校?”


 


“对,学校。这个人中指指甲盖下靠内侧有老茧,常年握笔会造成这样的茧。”


 


“行,我这就去叫他们查学校。”


 


“重点查重点高中。”


 


“嗯。”王俊凯疾步朝办公室走去,走到一半突然回头。


 


“诶,诶,叫你呢。”王源比实习生先抬头,但显然王俊凯不是在叫他。


 


“去给他买一份白粥,热的,加糖。”


 


“啊?...哦哦好...”实习生昨天才和自己高中同学炫耀着自己的职业和温柔的领导,她是不用去干买咖啡和复印无数的文件的活的,然而她没想到赢得了王源这个boss却没料到后面居然还有一个王俊凯,是魔鬼吗?


 


“别听他的,去把分析报告做了。”


 


“好...”


 


王源回到办公室里从,拿着手机看拍过的尸体细节图,顺便在抽屉里拿出了一包饼干,他确实一天没吃东西了。食物和血腥的细节,对王源来讲就像热汤泡着饭,还挺有滋味。


 


办公室的门被突然推开,王源还未来得及有所反,手里的饼干就被抢走了,桌上被放了一碗冒着热气的粥。干上了这一行,就不要想有正常的假期正常的作息正常的饮食,所以王源从小的胃病和挑食在工作后就变得极其严重,但还好,他遇到了王俊凯。除了自身的工作,王源的一切都属于王俊凯的管辖里面,这样警局的刑侦大队队长王俊凯,就成了王法医嘴里的“片儿警”成天管天管地管自己。


 


这是王俊凯王源搭档的第五年,认识的第十年,在一起的第七年。


 


“你这人真是烦死了。”王源拿着勺子舀着热粥嘟嘴。


 


王俊凯看他这样恨不得把人按在办公室里扒衣服“你快给我吃,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懂事点。”


 


王源瞪了他一眼埋头吃饭。


 


其实王俊凯管他也有限制,一旦出警他没办法守在王源身边的时候,只能拿着手机给人发消息监督着,这使得他只要在王源身边,这些细节就会督促得更加细致。干这一行,也容易结仇,罪犯的残余乱党有些会跟着上门报复,两年前的事情王俊凯一辈子都不会忘。


 


那次,王俊凯亲自领队拿下了盘踞市内多年的黑色组织,局里给连续一周没有睡眠的他放了个假。他趴在办公室的桌子上睡得正着,相等王源下班了一起回去,结果被人踹出了警局,王源说今天可能要加班弄一个尸检报告,让他先滚回去睡觉。临走还特意嘱咐了他不要疲劳驾驶了,给他打车回去。


 


王俊凯无力和他争执,只能坐上了王源给他打的车。回到家里洗了一个热水澡,也想着先睡一下回回血,等王源回来也许能补上一场久违的亲热,便就盖上被子到头睡下了。


 


次日早上,王俊凯六点过醒来,枕边无人,他们通宵加班是常事,王俊凯扭了扭脖子,穿上衣服出门准备去把人接回来。哼着小曲出门去小区门口包子铺给王源买小笼包和豆浆,心想着怎么这么早都还有人排队。


 


“老板来两份小笼包一份烧麦和两杯豆浆,打包带走。”


 


手机在兜里震动了起来,王俊凯扬起嘴角想着是不是他们家法医下班了打电话过来了。掏出来缺看到是他们局长的电话。


 


“俊凯,有个事想给你说一下。”


 


“嘛事啊陈局,这么早给我来电话,要延长假期?”


 


“王源出事了。”


 


......


 


“凌晨四点五十三,就在咱们局门口,被绑走了。二队已经开始行动了,你们搭档了这么久了,我想着是要通知你一声,这件事你可以不参与,二队会全力行动,把王源救出来。”


 


后面的声音听得不大真切,但是王源出事的消息在王俊凯的脑子里轰炸开来,座座城池在瞬间就被夷为平地,他需要冷静和理智。他需要王源,此刻,王源也需要他。


 


红色的一百块钱被拍在了小摊的案板上,王俊凯转身奔向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市公安局。”


 


公安局门口长长的楼梯王俊凯像是用腿飞上去的,指挥室的大门被他猛地撞开,二队队长看着他“王队?”


 


“把现有的所有关于王源绑架案的资料拿给我,还有昨天的监控给我调出来,绑匪身份确定了没有?王源一个人离开的时候办公室内还有没有人在?”


 


偌大的厂房里面粉尘肆意,王源醒过来的时候感到后颈一阵酸痛,恢复知觉后的呼吸,因为扬尘的充斥而让他开始剧烈的咳嗽。被蒙上的双眼让他对面外一无所知,手腕被反捆了起来,从感知上来讲,捆得还挺专业。


 


缓冲之后,王源开始回想,自己昨晚下班之后出警局打算去开车,走到车库想了一下还是开王俊凯的回去,他放假可以用,刚走到车边就被人从后面狠敲了一下,然后就没有记忆了。是被绑架了,暂时还没死。


 


“他们,认错人了,要找的是我,不是王源。”王俊凯看完视频和资料,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昨天就不该听他的。


 


“大家都在。”局长的声音从身后响起“绑匪给我发了消息,说是王俊凯在他们手里。那看来是绑错人了。”


 


“嗯,昨天王源准备开走的是我的车。是之前的案子的余党,没有清理干净,现在准备打击报复。陈局,让我去吧。”


 


无人知晓的爱人,与公开的密友,在你与生命之间的选择一切都显得格外的渺小。


 


“务必把王源给我救出来。”


 


“是。”


 


这次匪徒是很简单的报复行为,一切都没有过多的伪装。王源的手机上,有他和王俊凯的互相手机绑定的定位,王源在哪里,找到得十分简单。只是就是这样纯粹的企图,才让王源的处境更加的危险。


 


“醒了?哥,他醒了。”


 


眼睛上的黑布被粗暴的摘下,强烈的光线刺进了王源的眼睛里,让他不适闭眼。


 


“王俊凯,想不到吧,你也会落在我们手里,你也有今天。”王源听到王俊凯的名字的时候心脏随着猛跳了三下,多年的工作经验让他的大脑快速的做出了分析,这群人傻蛋,绑错人了。王源缓缓睁开眼睛,面前的两个男人猥琐又卑劣,应该是王俊凯之前那个案子的事情吧。


始料不及的巴掌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抽的王源的脸生疼。他本身就白,皮肤也是吹弹可破的好,惹得局里好多女警都羡慕不已。脸上的火辣迅速的起了反应,一边脸开始肿了起来。


 


“这么嫩一个还能当条子,我呸,出去当鸭子还差不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王源低着头,没有吭声。


 


王俊凯的开车疾驰在环城高速上,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脑子里全是王源平时的和他在一起的样子,他甚至想起了他和王源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候王源也刚出来实习,来到他们单位,王俊凯也刚工作不久,王源站在门口和大家打着招呼,笑起来的时候,眼里都有光在往外溢。


他最开始还真当过片儿警,去追小偷被刀伤,回来的时候王源嘴唇发白的给他处理着伤口,他眯着眼睛笑了笑,轻轻说“没事儿,小伤。”


 


“你不要受伤,我担心。”


 


王俊凯拿着枪带人冲进去的时候,那两个人拿着刀比着王源的脸,在商量着要怎么下刀。


 


王源抬着红肿的脸,看着眼前的人,忽然一股酸涩就涌了上来,是委屈“王俊凯...”


 


“对不起...”


 


被勒成紫红的手腕被王俊凯攥在手里摩挲,心里骂了自己一万次,眼泪却是比王源先掉了下来。


 


“你怎么...来得这么晚...唔...”


 


无法用言语来表述,在这样的心境里,只有落吻与你相亲才能真切的感受到,你是在我身边的。


 


两个支队的人看着自己的王队和王法医拥吻在一起的时候,居然无人惊异,却是打心里都在祝福着这一对刚经历过劫难的恋人。从那之后,大家都知道王队长和王法医,不是兄弟,不是同事,不是朋友,是爱人。


 


“你从今天开始,不能离开我视线半里地。”王俊凯把人圈在怀里,把话凑着耳朵说给人听。


 


“是我不上班啊,还是你不上班啊?”


 


“我不管,要不你身上装个摄像头吧。”


 


“你有病啊?”


 


“王医生,你要不要给我治治?”


 


“法医只看死人。”


 


“小坏蛋,让你看看今晚谁先死。”


 


一夜折腾,王源躺在床上瘫软在他怀里“我看你真是想我死啊王俊凯,疼死了!”


 


“谁让我快一点的?怎么还翻脸不认人呢?我想了想半里地都远了,你以后就拴在我裤腰带上,我走哪儿带哪儿。”


 


王源用脚踹了他一下“流氓,去你的。”


 


在我的世界里,方圆寸步之间,我要真切的感受到你的呼吸,你是鲜活热烈的爱人,是我的生命。


 




评论
热度(1313)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