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亲爱的马班长

薄荷大白仔:

*男自延续


*5000+




 【正文】


  自从王凯利第二次从美国回来,他对马班长说自己会一直待到高中毕业,当时马思远也才八年级。这些年两人一起上了同一所高中,一起经历过考试压力,一起参加篮球赛。即使天宇文在初二那年转学了,但马思远依然会在周末约他出来吃饭,两人还是好哥们好兄弟。


 


  他们却没想到高中毕业那天回来的如此突然,时间眨眼之间过了四年,而王凯利当初许下的约定也将近。同学们沉浸在书海,为了高考紧张的日子也一天天减少,是解脱还是面临更糟的情况就看这次了,这三年的努力成败都在这次考试上。


 


  这天上完晚自习,高二生不像高三的学生因为要高考所取消晚自习,多数人都还是读到晚上九点。马思远背着斜肩包,心不在焉的走在人群里。


 


  而王凯利早就下课了,他在因为家里离校远,所以商量后家里的人就让他住在外面,而爷爷也希望他不要两边跑,支持他去租屋的决定。所以王凯利找了同样需要住校外的马思远一起,两人高中三年都同吃同住,关系如铁。


 


  “马思远!”王凯利看他低着头,似乎没看见自已,便出声喊了他。


 


  “你干嘛呢?”揽住他的肩,王凯利看他愁眉苦恼的脸色,伸手捏捏他的微微鼓起的脸颊。


 


  拨开王凯利的手,马思远回视他的目光,那双眼睛里满是复杂的情绪。王凯利瞧他不说,便猜想他估计是在班上遇到不愉快,提起刚去买的巧克力蛋糕在马思远面前晃,他说:“喏,你昨天不是嚷嚷着吃蛋糕。”


 


  “不想吃了。”马思远看着蛋糕,心情更复杂了。昨天他听到王凯利打电话,似乎在跟他父母讲话,内容说是高中毕业他会去国外读书。当时马思远正好去洗衣服,王凯利在阳台讲电话的声音才被他听见。


 


  距离高考也不到一个月了,王凯利到时候就会去国外读大学,以他这三年的在校成绩,在国外能申请不错的学校。而自己跟他差了一个年级,也没有出国读书的计划。


 


  马思远只要想到跟他生活了快六年的王凯凯又要出国,他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而且他还对自己这么好,昨天随口嚷嚷的蛋糕,今天特地绕远去买来,抓着整点下课接他。


 


  俗话说习惯随之入骨,尝过甜头就会上瘾。


 


  而王凯利这五年带给他的影响,给他养的习惯,在他走后应该要怎么办,重新去适应吗?刘志宏曾跟他说过脾气越来越不好,个性也越来越傲娇,当时马思远没把这些话放在心上,但昨天听了王凯利那通电话后,他想了一夜,才惊觉自己竟然在这段期间潜移默化,改变了这么多。


 


  就像是一只在野外生存的老虎,牠被抓入动物园圈养,每天都有肉可以吃,也不用去猎食。有一天动物园倒了,没有人会再喂食物给牠,牠也失去了生存的能力,最后只能跟着动物园一同死去。


 


  但马思远又不愿意承认自己是因为王凯利的关系改变,即使事实就是这样。愁了一夜,思了一天,心理还是没有解答。在学校还能因为不同班级避开王凯利,可放学后两人住一块怎么躲开,


 


  “行吧,反正我蛋糕就放冰箱,你明天想吃也还有。”王凯利倒是没有在意他的反常,毕竟也不是第一次了。有时候马思远在学校考试,成绩不理想也是闷着不说话。


 


  回到两人一块住的地方,因为只有一个浴室,所以王凯利让马思远先去洗澡,自己则去下面。马思远每次放学回来都喊饿,王凯利又不太喜欢他吃甜的,所以回家都会习惯煮面给他吃。两人生活在外,即使有钱花也不会经常吃外面,而马思远的嘴又叼,王凯利也因此练就了好厨艺,下面只是最基础最快的一种。  


 


  很快马思远就出来,王凯利正好把面捞起,看到他出来便喊他过来吃。


 


  “我不饿,你自己吃吧”看着王凯利端着那碗还冒着热气的面,一看就是趁着自己去洗澡下的,就为了让他洗澡后能马上吃到。马思远咬了咬牙,决定从现在开始要改掉晚上吃消夜的习惯,不然一个月之后他就等着跟那只老虎一样。


 


  看马思远要进房间,王凯利放下碗冲上前去拉他,他没搞懂这家伙在闹什么脾气。马思远更快一步先进房间,王凯利扑了个空,他也来了气,扔了一句“爱吃不吃,随便你。”


 


  马思远听着门外脚步声走远,他转开门锁打开,客厅已经没有人了。


 


  从这天开始王凯利就跟马思远冷战起来,两人原本都是一块吃早餐,一起去学校。今天一早起来马思远就提早出门,也不叫王凯利一声就去上学了,早餐也是在外头买着解决。


 


  王凯利也随便他,在他眼里马思远就跟初中认识时一样,喜欢闹小脾气,通常给他闹一两天,自己在带他去吃大餐,什么事情也没有了,所以他并没有多在意对方闹脾气。


 


  更何况昨天那碗面,王凯利早上收拾的时候,厨房桌上空着的碗,还有垃圾桶空着的蛋糕盒子。马思远这人就是要面子,知道了也绝对不能拆他台,不然他只会更加的炸毛。


 


  晚自习下课王凯利还是在校门口等他,靠在校门口的大门边,听着下课钟声响起,渐渐人群出现,马思远就混在人群里。王凯利火金眼睛一眼就看到他,手上还提着刚去蛋糕店买来的水果蛋糕,他走过去把人从里跩出来。


 


  “你……”马思远想问他怎么在这,难道自己早上放他鸽子,他不生气?


 


  “走吧,回家。”王凯利没在意他的欲言又止,胳膊扣住肩膀,两人距离瞬间拉得很近,王凯利靠在他耳边说:“这个给你。”


 


  “什、什么啊?”耳蜗乎上热气,马思远不自然的动动肩膀,想要王凯利站好自己走路。王凯利有一个坏习惯,就是他喜欢搭着马思远的肩膀走路,然后把身体的重量压一半在他身上,就跟没有骨头似的。


 


  “你喜欢吃不是吗。”王凯利给他买的理由很简单,他要哄马思远。放下平时不买甜点的原则,一连两天都给他买了蛋糕当消夜。


 


  “我没有喜欢吃,我那是饿了!”


 


  “好好好,你饿了。”王凯利笑了,伸手揉揉他的头,发丝穿过指尖柔软的触碰,这是王凯利很喜欢揉马思远头的原因之一。他不打算拆穿马思远的口是心非,因为他享受这种相处模式,看着马思远耳根子泛红,缩着脖子闪躲。


 


  ……


 


  回到家马思远就躲到房间,他还特地吩咐王凯利不要在煮面,而且下课也别来接他。这一天他想了很多,自己要赶快摆拖王凯利的温柔,不能再接受他对自己的好,迷失在温柔海。得要学着衣服自己洗,宵夜自己准备,下课自己回家,之前就是过的太理所当然了,所以深陷其中,没想到这种甜腻的温柔反倒会迷失自己。


 


  而更让马思远担心的是,他分系过自己到底是舍不得他走,还是舍不得他走,两者看似一样,但心态却不一样。一个是舍不得王凯利的陪伴,他依赖上这份习惯所以舍不得他走,一个是舍不得王凯利走后,他把这份温柔分给其他人。


 


  马思远希望自己是舍不得这份依赖,这样他还能够在这一个月内习惯没有他的日子,可是如果是舍不得他人,那这份后知后觉的喜欢应该要怎么办,时间冲淡需要多久,对方用了五年的温柔渗透了他的生活,而自己要花五年的时间忘记吗,还是十年?


 


  很显然的,马思远得出的结论是自己舍不得王凯利,而不是这份好。他曾想过如果是别人对他这么好,同样在回家后煮面给他吃,特地去校门口接他一起回家,甚至做的比王凯利更好。可是他不是王凯利,没有虎牙,没有那双桃花眼,没有他对自己无微不至的关心,那终究也不是叫王凯利的人给的。


 


  所以马思远不想接受这份好,他想一个月后对方抽身离开,自己至少不能哭得太难看。


 


  为什么不尝试看看把这份感觉说出来,马思远也深思熟虑过,但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他不想要因为自己让王凯利为难,他去国外是他的人生规划,从初中就排上的规划,自己喜欢上又如何,他不能因为自己喜欢而逼迫人家改变,这样的喜欢只是一份负担。王凯利人很好,即使他不答应马思远,那他也一定会因为马思远这句话放弃出国。


 


  只因为这五年不只马思远染上瘾的习惯,也滋生出王凯利对马思远就妥协的一种条件反应。


 


  马思远为了不让对方察觉到他的心思,决定不打草惊蛇,还是持续接受他来接自己,接受对方给予的温柔。


 


  这一个月内,王凯利每天还是去接马思远下课,对方也不像那天晚上闹别纽,但还是感受到了对方在躲他。不过每天都有做不完的习题,王凯利能腾出的时间也只有接送下课的短暂空隙,再来就只能跟习题奋战,即使有心想要跟马思远好好谈,他也找不上时间。


 


  更别说他觉得马思远在跟他打太极。


 


  端着明白装胡涂,马思远不说那自己也别想知道了,王凯利最受不了他这种傲娇的个性,明明想要什么但他就是不说。有时候王凯利也猜不出他心理的想法,只能靠猜测来试着解读他心理的想法。


 


  时间过得很快,王凯利算着高考的时间越来越接近,他也知道自己高中一毕业就要出国,马思远不知还记不记得。


 


  距离高考还有三天,王凯利去接马思远下课,在回家的路上他无意间提上这件事,想看马思远的反应。但马思远豪不在意的笑着说很好啊,王凯利眉头一下子皱起来。


 


  “我毕业当天就马上出国了。”王凯利不太满意马思远这种反应,好似自己要离开一点都不重要,对方不重视自己的反应让他不舒服。


 


  “恭喜你啊。”马思远忍住涌上的难受,有一瞬间是哽咽地。他想笑着恭喜,嘴角却怎么的也无法上翘,索性放弃微笑的想法,闷闷的祝贺他,“国外大学很不错的。”


 


  王凯利松开勾住他肩的手,疑惑了一下,脑海闪出一个念头,他似乎知道对方为什么这个月反常了。但他还是还没确定这个想法,便顺着他的话回答:“那我要出国前会记得请你吃大餐,毕竟我们也同住了三年,多少也是有一点革命情谊……”


 


  马思远拨开他的手,低着头说自己有点不舒服,人就跑了。王凯利刚才搭着他肩膀的手打了一个响指,一闪而现的猜测得到了解答,他能毫不犹豫地猜出原因,就是马思远也知道他有能影响自己的能力,怕自己会因为知道他的想法不出国。


 


  可是自己只是出国去看父母啊,他并没有要去国外读大学。


 


  而马思远自顾自跑走后,他跑去火锅店点了一份最辣的火锅,吃的泪流满面,嘴唇都肿了起来。他才不要承认自己听到王凯利说要出国,心理还是会这么痛,明明都决定要把他当好朋友了,为什么心还是会克制不住的喜欢他呢。


 


  就这样过了三天,王凯利高考那天他给马思远留了便条,他说自己去考试了,要他祝自己考过。


 


  马思远睡醒后,在自己房门口看到这张便条,他撕下后在空白处写下:“祝你鹏程万里”然后把纸条珍惜的折好收进抽屉里。


 


  祝福你在国外过得快乐,而我会在海洋的另外的一头陆地慢慢的习惯没有你的生活。


 


  ……


 


  王凯利走出考场第一件事就是回家,他那天晚上回去之后想了很多,也在网上查了很多有的没有的讯息,得出来对傲娇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厚脸皮。


 


  但以王凯利的个性,要他厚脸皮还是算了吧,还不如直接抓着他告白,省的马思远心理七拐八拐的,还整天躲自己。


 


  回到家,王凯利没看到马思远,敲房门没有响应,房间里也没人,他知道马思远一定看过,但人呢?人去了哪里?


 


  “你怎么这么快回来?”马思远背着斜肩包站在门口,看王凯利站在他房门口不动,疑惑的盯着他。


 


  “你去哪了?”王凯利瞧他回来,没先回答他的问题,自己反问了一个问题。


 


  “我找宇文去了”马思远要回房间,并没打算继续跟王凯利谈话,他怕自己听到对方要出国的消息,那种无力感会再次侵袭全身。


 


  “马思远。”王凯利拉住他,“为什么躲我。”


 


  “谁、谁躲你了。”马思远想挣开,无奈王凯利是真的跟他较劲,用的力气不小。


 


  “这是什么。”王凯利从口袋拿出一张纸条,是那张写上鹏程万里的纸条,纸条还是折起来的。


 


  马思远瞬间瞳孔紧缩,他伸手要去抢,可王凯利手一抽就躲开了他的手。马思远有着务必要拿回纸条的决心,因为那张纸条上写着不只鹏程万里,还有另一句话,我喜欢你。


 


  他不能让王凯利看到,说什么都要抢回来。


 


  但王凯利就跟他作对似的,非但没有还他,还躲开每一次的抢夺,握住马思远的手把他压在门板上,王凯利靠他很近,因为刚才闪躲的关系,喘着大气,呼出的热气都打在马思远脸上,马思远耳根子不自觉的红起来,目光也不敢直视着他,眼睫毛似乎知道他的害羞,颤抖的厉害。


 


  王凯利盯着他,一字一句的说出:“我喜欢你。”


 


  马思远心理翻腾的那些悸动,瞬间被浇下冷水,从头凉到脚底,目光满是惊慌的看着王凯利。他不敢想象王凯利知道后会怎样,因为所有的结果里面不会有一个答案是跟他一样,又不是在演偶像剧。


 


  “我、我……”马思远摇头想要解释,他张了张嘴却吐不出一个字。


 


  “所以你跟我在一起好吗?”王凯利揉揉他的头发,感受到他额前冒出的冷汗,心疼的抱住这个小傻子。


 


  “啊?”马思远脑子根本没反应过来。


 


  “欸,我说我喜欢你,你就没有其他反应吗”王凯利把纸条塞回他手里,并表示自己真的没看过。这句表白早就存放在心上许久,只是他找不到适当的时机开口。


 


  “可是……”马思远愣愣地打开纸条,他这个人虽然很傲娇,但做事却留着一份细心,所以他在便条折上的时候有计算过折起来的宽度。仔细的打开检查,确实没有被翻开的痕迹。


 


  王凯利凑过来看,上头写上鹏程万里跟我喜欢你,他故作惊讶地说:“你也跟我告白啊!?”


 


  “既然你也喜欢我,那我们就在一起吧。”王凯利笑嘻嘻的把纸条拿回来,说这个就当作情书收下了,还保证一定会好好的收着。


 


  马思远花了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王凯利这是跟他告白。傲娇的他怎么可能承认纸条上写的人是他,他说这是他心仪的一个人,叫王凯利别自作多情了。


 


  “哦……好哦”王凯利又拿出纸条,在我喜欢你四个字后面写下自己的名子。


 


  我喜欢你,王凯利。


 


  “谢谢马班长的厚爱,我会好好的珍惜的!”王凯利耍起厚脸皮来溜的很,马思远看得目瞪口呆。


 


  ……


 


  是的,后来王凯利告诉马思远自己早就喜欢他了,不然为什么累得半死还要煮面给他吃,他所给的温柔都是有目的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马思远这个情商迟钝的家伙喜欢上他,喜欢到舍不得离开。但没想到马思远真的情商很低,到这时候才反应过来,而且还以为自己是真的没有目的的对他好。


 


  果然是一个傻子。


 


  “可是你不是要出国了……”马思远最担心的还是这个。


 


  “我要出国没错,但我一个月后就回来了”王凯利把自己暑假去看父母的事情说了,并说父母并没有强制他一定要出过念书,所以王凯利便决定留下,趁着高三这年做了最后努力,要是马思远还是没懂那自己……也会像现在这样把他压在门板上告白。


 


  然后不管他答应不答应,自己所做付出的好都要他用自己来偿还。


 


  “没想到你这么腹黑!”马思远瞇起眼警惕地看着他。


 


  “没想到你这么迟钝。”王凯利轻拍他的头发,一副你傻我也只能忍着的表情。


 


  王凯利没说的是,那通电话是他故意打给马思远听的,而他在高考前就知道马思远的心意。不过他还是别说了,省的他家马班长傲娇起来,到时候十顿牛排都哄不好了。




-END.

评论
热度(372)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