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凯源】圆梦一代

符城尘:

人物设定:桥梁工程师凯X土建工程师源
其它:国庆贺文,励志一下




7:15,王源关掉闹钟,握着手机翻身趴在床上缓和睡意。




躺了好一会,王源才想起来打开聊天软件,惊喜地发现朋友圈新提醒+1,回复人与内容却让他猛地坐起。



“学弟,你才刚通网吗?”




名字备注是——王俊凯学长。




昨晚迷迷糊糊没注意,现在才发现他给王俊凯评论的照片时间已经是十天前。在王源的印象里,王俊凯几乎很少发朋友圈,也很少回复评论。昨晚也是王源脑子一热,不知怎么就戳进了他的相册。最新一条朋友圈是一张日出图,海湾波光曦微,暗蓝的水面与金空相映成辉,对于王源这个在深山老林里与世隔绝的人来说确实震撼,便评论了一句,天气真好,没想到被抓住调侃了一回。




不过王俊凯的话其实也没错,王源在绿藏高原实行项目五个月,最近高山信号塔才搭建成功,拉了网线进寄住的村子里。




王源如实回复,一分钟后又收到了新提醒,这次却是聊天消息。




“王源学弟,你挺出乎我意料的。”




“为什么?”




“以前,我觉得你不会选择这种条件艰苦的工作。”




王源和王俊凯都是Q大土木建设学院毕业的,王俊凯比王源大两届,专业不同又跨年级,两人本就不多交集,却因C市的老乡聚会匆匆认识了。




聚会上为了活络气氛,啤的红的在起哄中斟满干完,王源一向对酒精敏感,礼貌性喝了两杯就嗓子发麻。脑袋正沌木着,忽然一点冰凉碰了碰自己的手腕,王源一个激灵,菱形杯里的酒晃斜了。




王源侧脸一看,发现对面那个一直沉默寡言的学长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了自己身边,垂在一旁的手指恰好停在自己捧着酒杯的手附近。他抽出了自己手中的酒杯,端在手里,修长的食指搭在酒杯边缘,姿态甚是好看。




“你坐我旁边吧,”王俊凯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位置,轻声说,“他们不敢给你灌酒。”




同学院自然比其他学院依赖感强烈些,王源就这么迷迷糊糊地被带到王俊凯的领地,他发现王俊凯说话的时候总带着温和的笑意,唇角上一道笑纹精致又亲近。尽管王俊凯给他扫了微信,除了一回他向王俊凯借书之外,聊天框基本空白。




他们工程制图、工程力学、基础土力学这类公共基础课完全一致,王源借完书后发现王俊凯看书不喜欢折叠书页,只会在边角贴上蓝色便利签,重点用蓝色荧光笔标注,王源便学着他的方法贴上绿色便利签,在蓝色笔迹下用绿色荧光笔再突出强调一下。虽然临王俊凯毕业前有犹豫要不要还回去,结果还是私心留下了,现在那几本书还在家里书架上放着。




王俊凯很忙,也很出色,大三开始就跟着导师做项目,大四被推荐加入伶仃洋蓝鲸大桥的创新设计团队,这些王源在院里都有所耳闻,王俊凯毕业答辩时王源还偷偷溜去听了,彼时王俊凯穿着白衬衫,没有打领带,衣袖整齐地扣到手腕,隐约露出半截黑腕表,黑西裤恰如其分地勾勒出那人修长笔直的双腿,气质七分从容沉稳,又显三分自信的意气。




王俊凯从善如流地应对评审老师的问题,王源虽然听不太懂,却被那双桃花眼眸中神采熠熠的亮光所吸引。王源大学包括研究生几年,梦想说是追着王俊凯跑也不为过,别人都夸赞他优秀,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追逐的过程中才渐渐趋于与那人相比肩的。




王源毕业这两年一直在跟进绿藏高原基建和水利、道路建设项目,看着一个穷困潦倒的小山村慢慢接通水电、敞向外界,纵使在深夜里打着手电看图纸、喝着单用滤纸过滤的收集的雨水、外出添置设备山路五公里起步、高热发烧靠几颗抗生素硬抗,王源心里仍然觉得满足的快乐,他想王俊凯用六年时间见证蓝鲸大桥从一片虚无到如今的三十根沉管隧道建成,荒岛上的挑灯夜战、台风里的顽强坚守、数以万计的工程实验失败到今天的成功,也一定是同一种心情。




可能是见王源许久没有回应,对面斟酌后发来解释,“别误会,我并不是在奚落你。”其实王俊凯单纯是有些惊讶,第一次见王源时,他穿着一件宽松的深蓝色卫衣,手缩在衣袖里,捧着酒杯乖乖巧巧地坐在位置上,匆匆一眼瞥过来,眉目精致清隽。即使人影来来往往,从王俊凯的视线望去,并不妨碍从面颊到露出的一截脖颈在灯光下白皙得像细腻的奶油。等坐近后才发现王源是真的瘦,黑色牛仔裤在膝盖处微微凸显的骨头,卷起的边缘下脚踝细瘦分明,手腕也窄窄一握,于是潜意识里认为王源应该选择一份优渥轻松的工作,困在穷山恶水里倒显得暴殄天物了。




王源真没在意,反倒是王俊凯略微怀念的语气让他怦然不已。




“学长,你记得我?”




“答辩的时候我看到你,在最后一排。本来想着和你约一顿饭,不过后来团队催得紧,便一直搁置了。这两年也没怎么见你的消息,原来已经独当一面主持工程了,很厉害啊。”




王源被一直向往的人这么一夸,当即脸颊不受控地发红,偷乐了好一会才问王俊凯不去工作吗。




绿藏高原天亮得迟,于是开工晚,王源早起无非是例行检查、汇总资料。但王俊凯在海上平台就不一样,他们的工作程序都是按部就班的。




王俊凯很快回复过来,说准备开会,讨论岛隧现阶段被卡住的技术难关。




王源给他发了张“要加油呀”的表情包,想了想又发了句,晚上聊。




王俊凯回了句,嗯。




两个都热爱自己工作的人,聊起来话题很多。王俊凯给王源发他拍的瑞典-丹麦松德海峡大桥、意大利威尼斯里亚托桥、苏格兰钢铁桥照片,兴致盎然地表达了一些赞叹之词后又担忧地询问王源会不会觉得无聊。王源可乐得见王俊凯话多,也听得津津有味,礼尚往来地给王俊凯发深山的奇异植物、高原的辽阔晴空、盐湖的粼粼波光照片。




王俊凯团队技术难题一直悬着,压力很大,和王源聊着似乎放松不少,清凉的薄荷音比浓咖啡还提神。听王源细细描述完他项目的完成度也替他高兴,恰巧话题一转王源的关怀随之而至,王俊凯沉思片刻,将难点简略地跟王源描述了一下。




那头沉默了会,王俊凯以为王源不太理解桥梁方面的问题,正准备安慰他让他去睡觉,一条消息就弹了出来。




“我们能视频吗?”




王俊凯愣了一秒,毫不犹豫打过去。




“抱歉啊,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设计图纸,但是这有点机密吧,你给我看那一部分,我不会截图的。”王源在视频接通的一瞬间有些紧张,摸了摸鼻尖,盯着屏幕的圆润的黑眼珠很快就挪开。半晌才软软地解释,语气有些局促。




王俊凯轻轻笑了一下,说没关系的。




王源蹭地脸就红了,乱晃的视线终于在屏幕上落了家。




王俊凯摊开计算的图纸,一点一点跟王源解释,王源一边默默记下,偶尔点头示意。




“所以你们第6个沉管安装出现了偏差?”




“估计是海底沉管发生运动导致的。”




“深埋沉管时利用无缝对接技术可行吗?”




“你是指设立对接窗口?”




“对,同时实时监测控制外海深槽管节沉放情况。”



“继续说。”




……




一通电话持续到王俊凯这边破晓时辰,两人桌面均是满满的草稿纸,好在关键问题已经解决。王源撑不住打了两个哈欠,一双漂亮的杏眼瞬间含着雾蒙蒙的水汽。王俊凯心底顿时软了一片,笑意在嘴角肆意散开,问:“想看看日出吗?”




王源大大睁开眼,点头,窄窄弯弯的双眼皮在清晨尤为明显。王俊凯推开窗,将手机摄像头对准海平面,尽头晕染开一点金橘色,暗蓝的浪潮被光影笼罩起来。




“真漂亮。”王源的嗓音听起来略微沙哑,却依旧动听。这一种累了的声音,是陪伴了他一晚最温柔的证明。




王俊凯提起唇角,露出一点虎牙尖,望着手机里因为惊叹而闪闪发亮的眼睛,仿佛曦光尽数落了杏眸眸底。




不过王源却更被王俊凯所吸引,海光之间,波光云影,那人像沉在深海里被柔和地包裹起来,眺望远方的姿态多了一份温缓。




天光大亮后,王源捏着手机反复看起通话记录,让自己陷入柔软的被褥里,发呆。身体疲倦不已,思绪却活蹦乱跳。




一往多年,跟在王俊凯身后,终于等到了阳光倾落。



渐渐两人联系越发亲密,每次一开始发消息,最后肯定会演变成语音聊天。每天枯燥无聊的公事汇报被当成两人之间的小故事,得到一两句肯定和赞扬都让王源觉得欣悦,得到一两句关心和鼓励都让王俊凯觉得值得。王源的声音像添了薄荷糖的奶油甜茶,王俊凯喜欢他加了语气词后软糯的尾音。王俊凯的声音像醇和温热的蓝山咖啡,王源喜欢他沉在耳边叫自己的名字。




晚安之后还想晚安,明明不在身边却觉得很亲,成了两人寰宇心底的秘密。




在31节巨型沉管吊装完工后,海底活动频繁,浪潮剧烈,不得不延期安装剩余2节。水面被搅得浑黑,王俊凯心生不安,烦躁的情绪积在眉眼,桃花眼显得愈发沉郁。团队的人还以为王俊凯为工程忧心忡忡,敬佩不已,自觉留下加班。




其实王俊凯拉下脸的原因,只是因为与王源失去了联系。




在今天第六通电话拨过去时,终于被接起。王源可怜兮兮地说自己去了高原脚下另一个山村勘测,因为去得急没带充电宝,那边村子又没通电,所以才失踪了好几天。




王俊凯叹了一口气,心落到实处,轻声说:“王源儿,你吓死我了。”




像是一句叹息轻飘飘碰到耳畔,在心湖触开一片涟漪。王源听着幸福地发甜,即使他浑身上下没有哪处不疼。




王源既然打定主意不让王俊凯知道,王俊凯是赢不过他的。实际上前不久绿藏高原变天,高山信号塔三面的护坡发生了歪斜,王源自然要去现场调研,结果回去的路上遇上了山体滑坡,王源的后背和腰椎都受了伤。




等到王源骨头长好准备复健时,被王俊凯一通电话吓到慌了神。




“王源,你的事情我可以有权参与吗?”




王俊凯嗓间压着隐隐的愠意,语速放得很慢,严肃得让王源腿软,虽然他本身就腿软了。也不知道在王俊凯手下工作的人怎么练就的抗造本事。




原来是王源他发小来探病,然后发了一条朋友圈——“刚哥不刚了”,配图里一个穿着宽松病号服的人坐在窗台边剥橘子,显得可怜又忧郁。好巧不巧刘志宏是他们共同好友,王俊凯一下子就认出那清瘦的背影和日光柔化的侧脸,再向刘志宏求证立马就招了。




被蔫了吧唧地训了一会,王源垂头丧气地咕哝一句,我错了。




那头果然沉默了下来,半晌才问他有人照顾吗。王源不敢再隐瞒,说怕父母担心没告知他们,就自己扛了下来。




耳边传来的呼吸又重了一分,颇有山雨欲来的威压。王源打着哈哈说要检查了忙不迭挂断电话。




第二天,王源从小花园走了两圈回来,在床上龇牙咧嘴地打滚,不经意瞟过门边便看见了原本远在千里的人。




王俊凯漆黑的桃花眼里沉着几分疲倦和未褪的愠怒,不过绷直的嘴角在看见王源憋得通红的眼眶时,一下子松开了。




王源尴尬得很,囫囵抹了把脸,才端端正正坐好在病床上,小心翼翼打量王俊凯的脸色,没想到王俊凯走近后只是捏住他的下巴抬高一分,手指在下颌线细细摩挲,半晌才低低出声,“瘦了。”




王源顿时觉得委屈,连眼珠都透着水光。王俊凯的声音恍如流淌于细沙之上的海水,包容又温柔,他的目光微微浮动,王源置身于桃花眼的深海之中,不由全身心地想去依赖。




王俊凯是个细致至极又一丝不苟的人,王源切身感受到。在王俊凯休假的这几天他过得规律无比,八点擦药就一定准时被掀开被子姿势不雅地翻身,医嘱只能走两圈多一步王俊凯都要背他回病房。王源这几天喝腻了骨头汤,菜除了排骨就是肉骨,一到吃饭时间就磨磨蹭蹭。于是王俊凯关了他的流量,只能连自己的热点,好好吃了饭才给他开。王源嘟囔着好烦,却也听话地夹起排骨塞进嘴里。




王源很多时间都是躺在床上无所事事,脑袋稍稍偏一点,就可以看见王俊凯低垂着视线在审视文件,金框眼镜架在高挺的鼻梁上,偶尔微蹙的眉头将眼尾线条衬得冷峻。




目光在纸上逡巡一阵,王俊凯捕抓到王源湿漉漉的视线,表情霎时柔软少许。王源耳根发红,抿住下唇将脸压在了枕头下。




王源急于出院,趁王俊凯电话会议时自己又晃荡了几圈,大大超出了步数,夜里整个后背痛得根本无法入睡。王俊凯还在旁边沙发上看着文件,听见些微的被褥摩擦声,便走近病床,摸上王源的脸颊,入手一片湿意。王俊凯第一次失了平日的稳重。




王源眼睫毛都湿成一簇簇,唇抿得发白,硬是没发出半点声音。见王俊凯皱起眉,立刻放软语气撒娇,“疼……”




王俊凯没辙地闭了闭眼,拧了热毛巾替他擦干净脸,才躺上病床,扶着王源趴在自己身上,手从宽大的衣服下摆探到腰间,轻轻按揉起来。




手心的温度像暖流轻抚过痛处,在光滑的皮肤上游曳,修长的手指一节一节按过分明脊椎。




王源又疼又舒服,闷在王俊凯胸口哼哼唧唧,累得不行没一会就睡着了。紧蹙的眉头终于舒展,长卷而浓密的睫毛安安静静地垂下去,在白皙的鼻梁投下阴翳。王俊凯就维持这个姿势搂着他,在他发顶柔软轻浅地亲吻。




王俊凯的假期是在伶仃洋应对强劲台风的停工期间挤出来的,台风一过境就得赶回去。好在王源能出院了,王俊凯送他回家,顺便打扫了一遍房子,才仔细叮嘱王源好好吃饭,听话。




“我好好吃饭,但是你的wifi也不在范围内了啊。”王源情绪显而易见的低落,撇撇嘴反驳。




王俊凯一怔,叫了一声王源的名字,长长的睫毛下黑白分明的眼珠安静而炽热地注视着他,王源眼里浮光颤了颤,接着被唇上猝然的热度烫得闭上了眼。




秘而不宣地确立关系后,日复一日的工作似乎也不再枯燥。




“早啊!”王源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手机解锁,点开置顶聊天,拨出语音通话,在接通的一秒来一个元气满满的招呼。




“早,”对方嗓音藏着困倦的哑意,有些慵懒,“昨晚聊这么晚,还以为你起不来……”




声音落在王源耳朵里像恹恹欲睡的浓摩卡,他在这边莫名其妙打了个哈欠,未睡够的后劲渐渐袭来。




“都是为了生活……和男朋友呀……”




听见手机对面嘀咕完后蓦地安静下来,一阵轻微的迷瞪呼吸声传来,王俊凯无奈又好笑,说:“今晚不聊这么久了,一起去刷牙。”




水声同时响起,然后是一阵窸窸窣窣的刷牙声,毛巾被浸湿,拧干。




即使隔着几千公里,仿若同频率。




“王俊凯,今天也要加油呀。”王源小小犹豫了会,对着话筒吧唧一口。




听到对面低低的一声轻笑,王源完全清醒,嘴巴里薄荷味的凉意还未褪去,热度却已经漫上脸颊。




“想你,加油。”王俊凯温声柔语回道。




工期历经三个月顺利到末尾,王源绿藏高原项目竣工,心情很好地给王俊凯刷了好几张青山绿水的照片,说,看,这是源哥给你打下的天下。王俊凯一本正经地回复,谢谢你哦。




王俊凯蓝鲸大桥33节沉管对接日期定在第二天,王源比王俊凯还紧张,身负众望的环节不能出现任何纰漏。




沉管入水缓慢推进,王俊凯一瞬不移地盯着监控显示屏幕,下巴收紧,略微凸出的喉结间或滚动一下。对接只差分毫,不止王俊凯,在场所有人,王源,关注直播的人,都屏息以待。




精准接合的一秒,迄今为止世界上埋深最深、规模最大、单节管道最长的海底公路沉管在本国建成。




收尾工作结束,王俊凯和王源视频聊天,王源还能隐隐看见王俊凯泛红的眼眶,一层薄薄的水膜覆在黑质感的眼珠上,憋住情绪时一对卧蚕十分明显。这种喜极的情不自禁同样触动王源,曾经的荒山野村引水通电,一座座信号塔高耸,石植护坡安然守卫,都是满满的成就感和欣慰感。




纵使艰苦与寂寞相随,庆幸的是,他们能共同分享这份荣誉和心情。




高原地迎来一份曙光,伶仃洋架上一座大桥。




绿山之源,蓝海之山。




回程路上,王俊凯搭飞机直达,王源因为交通不便只能先乘大巴转火车,几乎是同时抵达C市。谁也等不了多一秒,最后折中在轻轨中转站见面。




王源匆匆从火车出口跑到轻轨入口,10个站在分秒流逝中缩短,停驻。王源几步跨下车门,握在电梯扶手的手背还因为心跳的加速而微微发颤。电梯抵达尽头,王俊凯就站在一副山城骄傲的广告牌前望着自己,张开双臂,浅浅的笑意融在唇角。王源顿了顿,迈出步子扑进了他的怀里。




山水之外,山水重逢。






—END—




→没想到国庆也有贺文吧,响应根正苗红的哥哥弟弟
→非专业,随便编的

评论(1)
热度(501)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