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棘 (上)

钢厂管理员:

校霸凯X校草源 


百看不厌的俗套设定,终于可以自己写了,爽!


玛丽苏俗梗预警!一话好像写不完,分上下部分了。


棘:酸枣树,茎上多刺;泛指有刺的木苗。



——————


王源赶到的时候,王俊凯正被一群人按在地上打,黑衣少年蜷缩在墙角,手上,脸上都是血,场面有点暴力有点惨烈。


对王俊凯来说,只能算是有点。


“住手!不许打人,我报警了!”王源举起手机,嘴里喘着气,声音却很有底气,因为生气鼓起的小脸涨得通红。


几个小混混停下了动作,却并没有一点惧怕逃跑的意思,反而是为首的一个男生,一头嚣张的红发,随意的抬起头转了转脖子,一步步朝王源走来。


“小朋友,见义勇为呀?”


在场没有人看出来,但是半躺在角落里透过人群看着男孩的王俊凯知道,王源故作镇定的表情下,那只握成拳头的手在微微颤抖。


王源是害怕的,确切的说,他很恐惧,因为他左手里黑屏的手机,今天一整天都没有过通话记录,报警只是他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的办法,没成想不仅没有吓跑坏人,反而把自己也搭进来了。


但他并不后悔,舍己救人可是会上新闻的。


“笨蛋。”王俊凯捏着拳头,吐了一口嘴里的血。


正当王源准备把小学练过半年的跆拳道水平拿出来与面前这六个混混决一死战的时候,像是上苍眷顾善良的人一样,远处传来紧凑的警笛声,几个刚成年的小黑社会怕了,互相看了一眼。


“艹他娘的,这小子真报警了!”


啐了一口唾沫,几人拔腿就跑,连丢在地上的棒球棍都来不及捡。


看坏人跑远了,王源才松了口气,刚才没意识,此时才感觉到腿软的站都站不住,缓了一会儿,王源走到巷子角落,向鼻青脸肿的人伸出手。


“王俊凯,起来吧。”


“滚!”被救的人并不领情,手背抹了一下嘴角溢出的血,一手扶着墙,有点艰难的站了起来。


好心救人却得了个白眼,王源忍住爆粗口的欲望,谁知道这个全校公认的不良少年会不会一生气再把火撒在他头上呢,保命要紧。


舔了下刚才因为紧张有点干燥的嘴唇,从肩上卸下书包,因为书包过重不得不蹲在地上在里层翻翻找找,等王源从沉重的书包里找出创口贴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弯腰拾起牛仔外套,甩了甩上面的灰尘,非常帅气的搭在肩膀上走出巷口。


王源顾不上拉书包拉链,站起来抱在怀里跟着跑了出来。


“喂!你受伤了。”


王俊凯并不理会,甚至加快了脚步。


“哼!被打了还跑这么快,活该被人打断腿。”王源暗自牢骚了一句,加快步伐往前追。


看这人一副傲娇的不可一世的样子,王源停下脚步,恨恨的朝那个挺直的背影瞪了一眼。


王俊凯却在这时停了下来,王源别过头翻白眼的动作被他收入眼底。


“今天的事,不许告诉任何人。”


命令的口气,听到耳朵里让人很不舒服,但这股高高在上的王者气息,却让人中了蛊一般不忍叛逆。


王源眼神怯怯的看着高他半个头的人,嘴抿成一条直线,像是答应什么正经的契约一样,郑重的点点头。


有点可爱,王俊凯习惯性一脸嫌弃转身要走,胳膊却被男孩一把拉住。


王俊凯回头,歪了一下脑袋,无声的询问,王源一条胳膊抱着书包,一只手抓着他的手腕。等王俊凯不耐烦的垂眼看着他正握着他手腕的那只手,王源才惊慌的松开,王俊凯是出了名的洁癖。


“对不起啊,那个,你受伤了,包扎一下吧。”王俊凯看着男孩伸开抱着书包的那只手,是两个有点皱的卡通创口贴。


“关你屁事。”王俊凯再次转身要走,那只手又拉住了他。


“你拿了我就不告诉别人。”可两人都知道,他不敢告诉别人,但王源还是像抓住了什么砝码一样,谈判的口气,却没有半点气势。


王俊凯无奈地摇摇头,叹了口气,取走了那两个创口贴,“有毛病。”


王源才算是放开手,左腿担着因为过重往下滑的书往上抬了一下,看着王俊凯走开的背影,他突然觉得有点帅,不知道是他自己帅还是王俊凯帅。


第二天上早读的时候,年轻的女老师在讲台上带着大家读单词,王俊凯就这样大摇大摆的从后门走了进来,凳子向后拉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声音,只有几个同学转头看王俊凯,看他无所谓的低头坐在座位上,大家习以为常的回头继续看书,英语老师并没有批评教育,看安静下来了就继续带领大家读单词。


这就是王俊凯神秘的地方,全校学生并不知道这样一个不尊重老师同学,还动不动就挑事打架的坏学生,老师和校长却都没看见一样,不仅没有叫家长,而且连过重的话都没有说过一句。


王俊凯是有背景的,这是众所周知的,但更具体的,就不得而知了。


转头看的几个学生里面,有王源,看到那张被打伤了也不失帅气的脸上贴着他昨天给的创可贴,卡通图案在冷峻的脸上倒显得有点反差萌。


王俊凯抬眼的瞬间就对上了一双亮亮的眼睛,只不屑的随意一眼就收回视线,照例趴在桌上睡觉。王源勾起嘴角笑了笑,被同桌碰了一下胳膊才转过去。


不用王源说,只一上午的时间,王俊凯打架受伤的事便成了学生的课余谈资,被传得有些邪乎,王源在隔间上厕所的时候听见外面几个人说王俊凯是因为在酒吧抢了别人的女朋友才被打的,到操场却听见了另一个版本:王俊凯以一敌十,虽然也挂了彩,但最后还是打的隔壁学校几个老大跪下叫爹。


嗯,王俊凯的传奇人生可以出书了。


班里的座位是两周换一次,一次从前往后换两排,轮着来,这样每个人都有机会坐最后一排的风水宝地,也能有幸坐前排接受老师的暴风雨洗礼。


几天之后的周一,王源往后换了两排,就坐到了最后一排,其实对于教室最角落的这个地方,算不得最后一排,王俊凯就在他的斜后方,单人单桌,一个人占据着传说中坏学生必配的宝座。


靠着窗,王俊凯拉开窗帘把自己与教室里混乱的“搬家
”场面隔绝开来。王源抱着书包和几本书,到新座位上时一弯腰擦桌洞时,放在书包上的几本书滑了下来,好巧不巧就砸在了王俊凯伸出来的脚上。


“谁啊!”王源还没在心里念完倒霉的时候,王俊凯一把扯开蓝色窗帘,被一本书盖住的脚突然抬起,那本可怜的习题书就被踢飞了。


然后,在王源惊讶的眼神中,滑了一个优美的的弧线,正中后面靠着墙的水桶,溅起几点水花。


“啊!”王源惊呼着放下书包,两步冲到水桶边,捞起已经泡湿了一半的习题册。


拿袖子擦了几下,这可是今天早上要交的作业啊,因为一直在练字,王源最近都是用钢笔写的作业,被水浸湿的纸张,墨蓝色的笔墨字迹已经模糊成一团。


王源气的转身看罪魁祸首,那人却依旧睡得安稳,好像这件事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一样。恨恨的看向还伸出座位的脚,王源一步走过去,铆足了劲儿狠狠踩了上去。


“我艹!”王俊凯被突如其来的痛感惊得站了起来,一把扯住王源的脖领,“你特么有病啊!”


“你才有病!赔我书。”王源不甘示弱,即使冒着被打的危险,王源还是瞪着眼睛对上对方暴怒的眼神。


看了几秒,王俊凯鼻子里哼了一下,松开手,指着自己的桌子,“自己看。”王源顺着他的手指,弯腰看向桌洞,里面满满的都是整整齐齐的书,王源翻了几下,很快找到了一本一模一样的习题书,使了点劲抽出红皮书。


翻开一看,整洁如新,连边角都没有损坏,当然更不会有字迹。


“行了吧。滚!”王俊凯坐下来,接着刚才的睡姿,手往上一伸,用窗帘盖住了自己。


对上女同桌抱着书惊恐的眼神,王源才后觉,王俊凯刚才竟然没打自己,也许是自己有王俊凯被人按在地上打的实锤?不管怎样也算是幸运的了。往后拉了一下凳子,王源翻开崭新的习题册,低头做题,女同桌拿纸巾帮她擦着被泡湿的书,凑到他耳朵边上说话:“你以后小心一点,别惹他,万一他打你怎么办?”


“怕什么?我又不是没手。”心里明镜一样知道自己打不过专门打架的王俊凯,但王源还是嘴上不服输。


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一道选择题里,王源却被坐在后面的人隔着凳子踢了一脚,凳子在地上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王源身子向前一倾,纸上就被笔划了一道黑线。


闷哼了一声,王源向左后方转头看向偷袭者,那人仍是一副不是他干的样子,连那块窗帘布都懒得拉开,快把自己气成包子的时候,王源心里默念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硬是把到嘴边的脏话咽了回去。


英语课上是全班秩序最乱的时候,年轻的女老师说话温声细语,毫无震慑力。还要靠班长和英语课代表维持秩序。


“大家安静,好好听课。”王源是英语课代表,看女老师无奈的快要哭的模样,不忍心的喊了两声。


安静了两分钟,说话声又大了起来,王源干脆放弃,讲台上女老师提高了嗓门继续念课文。


平时一到上课不是玩手机睡觉就是发呆的人却一如反常的唱起了歌:“明知这是一场意外~你要不要来~明知这是一场重伤害~你会不会来~”王俊凯的声音低沉性感,因为顾及着上课没有完全放开嗓子,但还是很好听,王源低头听了几句。


女同桌碰了一下他的胳膊,“好吵啊,我都听不见老师说话了。”


王源收了笔,转身看向王俊凯:“你别唱了行吗?上课呢。”


“关你屁事。”王俊凯给他一个不屑的眼神,手伸到座位里拿出一本书,随意的翻开立在桌子上,把头缩了进去,嘴里依旧哼着调子。


王源吃了瘪,嘴里嘟囔着:“早知道那天就让他们打残你了。”暗自说完这句,王源有点后悔的吐吐舌头,这种想法好像有点恶毒了,虽然只是一时解气脱口而出,但对一向家教良好他来说还是感觉不应该。


正在心里愧疚的时候,王俊凯毫不客气的一脚踢上了他的凳子。王源毫无防备的向前一个趔趄,气的捶桌,刚才想好的道歉也被吞到肚子里。


竟然想要跟这种人道歉,他脑子是被驴踢了吗?


王源发现王俊凯只有在英语课上才会出声,大部分时候唱歌,偶尔嘴里碎碎念,有次王源好奇向后靠想听清王俊凯在说什么,结果听到的内容让他忍俊不禁。


“我可是要成为海贼王的男人!路飞冲啊!”王俊凯低着头在英语书上写着什么,王源偷偷转身看到,他不是在写字,而是在画画。


空白的地方被画满了动漫人物形象,惟妙惟肖,王源由衷的夸了一下:“你画的真好看。”王俊凯闻声合上本子,抬眸瞥他一眼,“好好听课。”然后趴在桌上睡觉。


坐在这里已经一周了,他俩说话的字数还没有单词表里的中文翻译多,女同桌更是不敢多看王俊凯,生怕被他一眼瞪回来,但更多地是怕脸红害羞。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对爱情充满好奇,对好看的男孩女孩更是倾慕向往。王源温和开朗,座位里放着的早餐零食从来没断过,王俊凯冷峻帅气,被人放桌上的东西他看都不看一眼转身就扔进垃圾桶。久而久之,送的人就少了很多。


王俊凯很少跟学校里的学生深交,偶尔和几个高三的男生打篮球玩游戏也不多说话,更多的是跟外面的社会人打交道,打架抽烟喝酒泡妞的传闻一个比一个厉害,但这些,王俊凯从来没有在学校做过,甚至连逃课的次数都少之又少,除了不好好学习,王俊凯算得上是乖学生了,可学生重点在学,王俊凯跟这个词语有点脱节。


周五的一天,他破例了,首个试验品就是隔壁班一个男生,事情的起因还要从王源说起,下午快放学的时候,正是大课间休息的时间,班里人不多,王源在写作业,王俊凯趴着睡觉。


男生一脚踹开半掩着的教室门,走上讲台一拍桌子:“王源给老子滚出来!”


王源一听到踹门声就已经抬头了,听到男生叫他更是奇怪,默默站了起来,“我是王源。”


“哟,长得小白脸的样子,倒是很会勾引人嘛。”男生说着污言秽语走下讲台,到王源面前的时候,又是一巴掌拍在桌上,随后手就揪住了王源的领子:“你特么对我女朋友下了什么药?老子今天不打你一顿你是不知道尊重人是吧?”


一把拍掉抓住他衣服的手,王源不急不慢的开口:“你少冤枉人,你自己女朋友管不住怪我?”


猝不及防的一拳头砸在了白嫩的脸上,王源头歪向一边,咬着嘴唇斜了一眼挑事的男生,挥起拳头朝男生打了过去,两人扭打在一起,显然王源并没有占什么便宜,男生壮硕的体格快有两个他大了,班里女生吓得尖叫,几个男生也都是瘦弱的书呆子,打架的场面都很少见过,没人能帮他。


眼看着那男生一脚要踹到肚子上,王源本能的向后一躲,想着肯定要倒在地上的时候,突然被人用手接住腰,王俊凯一手搂着他的腰,一手抓住他的肩膀让他站稳。


向前走了一步,抬腿一脚踹到了男生胸口。男生捂着胸口向后退了几步,撞在了桌上,王俊凯跟着走近,左右两拳打在男生脸上,再几拳打到肚子上,出拳速度很快,并且拳拳到肉,男生没有还手之力。


直到男生被打的哭着求饶的时候,王俊凯才停手,拍着男生被打肿的脸:“你打扰到我睡觉了。”


“对不起,凯哥,我错了放过我吧。”男生喘着粗气道歉。


最后三个人一起被叫去了办公室,教导主任照常规训斥完后,才开始问打架的过程。王源正苦恼要叫家长的时候,没想到王俊凯先开口了。


“是他先打的人。”说完不管气的脸色发青的主任,扯着王源的袖子从办公室堂而皇之的走了出来。


王源还在发懵的时候,王俊凯已经走到他前面几米远了,回过神来追上王俊凯,王源真诚道谢:“王俊凯,谢谢你啊。”


王俊凯依旧如那晚一样,连眼神都不给他一个,王源穷追不舍:“那我们这样不会被开除吧?叫家长怎么办啊?”说完王源才想到,王俊凯肯定不用担心了,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的人,会怕叫家长吗?


王俊凯听到他在叹气,停下脚步:“你有错吗?”


“ 没有。”王源摇摇头。


王俊凯看着他风轻云淡的说:“你有理你怕什么?”。


“嗯,那我不怕,谢谢你啊,我们交个朋友吧?”王源一本正经的伸出手。


“呵,你脑子没毛病吧?”像是看什么奇怪又可笑的东西一样,王俊凯表情扭曲的看着王源,“你先管管自己吧。”王俊凯伸出手指点了一下王源被打肿的半边脸,王源疼的头向后缩。


最后事情的结果出乎王源的预料,那男生因为早恋打架被学校勒令开除,王源只写了一份书面检讨交给老师,王俊凯更是啥事没有,连检讨都没有写,可他还是帮人多写了一份。


面对老师不敢置信的眼神,王源睁眼说瞎话:“老师,这就是王俊凯写的。”


隔天早上,十六岁的王源在梦遗后脑海里第一次有了熟悉的脸。



——————
tbc💙💚

评论
热度(587)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