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每日不正当修行

阿壤壤壤壤:

狐仙x小猫妖


瞎编架空|沙雕傻白甜|3k字短完


请不要看我这篇写得sjb就取关我,拜托了






1




王俊凯没想到,自己再见到那扬着张白嫩的小脸步履轻盈的小猫妖的时候,他是被五花大绑着的。




其中作用可见一斑,原先就算王俊凯是他的救命恩人,现在那人也该恨惨了他。






2




“流氓,变态,速速松开我!”王源踹了一脚一边的凳子,把一边看戏的小侍女们都吓得退了几退。




把人绑来的那只老猫哼了口气,白花花的胡子被吹起来,而后嘴角一挑,老猫妖眼睛一眯,年迈的人型也禁不住这个诡异的笑容,眼角浮起了几条深深的皱纹。




“仙上,近来可好?在下此番特来拜访,再一谢早先仙上不杀之恩。”老猫妖瞟了瞟挣扎的王源,王源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还是把眼神挪到了王俊凯身上。




“仙上?亏你还是个体面的神仙,不仅早先四处招摇撞骗欺骗感情,还是个满肚子花花肠子的流氓神仙,你不能强迫我!”王源说得字字清晰有力,直勾勾地看着王俊凯没有半分惧色。




旁边的小侍女瞟了瞟自家大人,仙上好像没什么不开心的,但按理来说这小妖精说话冒犯,而且字里行间透露出一种两个人先前认识有点什么渊源的气息,小侍女百般好奇,只得咳嗽了两声:“小妖,你修要造次,狐仙大人为人磊落坦荡,何尝会如你所说那般不堪?把你带来也全然不是大人的意思啊!”




“疆缊。”王俊凯出声提醒,依旧面容淡然。小侍女被点名灰溜溜地退了两步。王俊凯摇开了手里的扇子,起身走到了王源身前,他身上的绳子附着灵力,普通小妖自是不太好挣脱。




“你怎的比我们上次见更弱了,你这一天天不想着如何修炼成仙,不想着如何报恩,竟想着别的神仙如何流氓?”王俊凯蹲下平视王源,老猫见氛围暧昧自己目的已到,悄悄地退出了大堂。




侍女们也被勒令退下,疆缊眼睛转了一转,使了个小化形术变成了个瓶子,混在了一众花瓶之间。




王俊凯伸了两根手指轻轻一晃,清澈的蓝色流光翻涌,再一瞬后已将小猫妖萦绕,绳子哗哗落下,他也突破了束缚。




“哼。”王源“恍当”一声坐下,鼻间轻哼一声,不分半个眼神给王俊凯。可疆缊越看越觉得这小妖有几分刻意,这都松开他了,他第一反应竟然不是跑,绝对,绝对有故事!




而自家大人竟然坐在了小猫妖的身边,表情显露出几分近乎宠溺的柔和。“你说我欺骗感情,怎么,此番我尽数兑现予你可好?”王俊凯手中的竹骨扇雅致好看,在王源眼里却偏偏成了人间风流公子的必备玩意儿,看着好生别扭。而片刻后这扇子竟然触到了自己的下颌,扇子的主人稍稍一使劲儿,自己的下巴就被迫使着抬了起来。




王俊凯渐渐靠近,周身是叫人心旷又迷醉的一股子浅香,王源想来狐仙和那档子狐妖是不一样的,没来得及多嗅两口,狐仙大人俊朗到甚至有些漂亮的脸就凑到了面前,狐狸到底是魅惑人心的本事了得,似含桃花的眸子一颤,又长又翘的睫毛也跟着一颤,王源脑子里那根名唤理智的弦也跟着一颤,心头一阵诡秘的瘙痒感划过,王源竟然吞了口口水。




狐仙的一声低笑在耳边一震,王源忍不住跟着发抖。






太近啦。对方湿漉漉的呼吸从鼻梁一直滚到眼皮,让王源几乎睁不开眼,他的手指费劲地握着身后的桌角,缓慢地等待着被自己划成“非礼”的肢体接触。




意外的狐仙停了下来,扇子也忽然抽开,他转身忽的一笑:“笨蛋,你期待些什么呢?到底是我要强求你了,还是你自个儿等着我做什么呢?”




这台词太过不要脸,穿着一袭白衣的俊朗狐仙却说的无比自然,他的背影被王源嚎的一声“站住!”给喊停了,无意地耸动了两下肩膀。




“还有事儿吗?”




“你不放我走啊?”王源的视线描摹着狐仙的背影,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却忽然不知道如果对方真的放自己走,自己该如何抉择。




“谁放你走了?”




事实证明王源想多了。




“你是老猫绑来送我的礼,那就是我的所有物了,岂有放了你的道理?你好生想想如何‘自救’吧。”王俊凯加重了这个莫名其妙的“自救”一词,仿佛暗示着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变态!流氓!”王源气急却也不知道如何骂他是好,只好再重复这两个字,心里暗暗骂道这世上狐狸没一个好东西!




“你很想见见真正的变态流氓吗?”王俊凯唇边一弯,暧昧地眨了眨眼。




王源这下说不出话,敌强我弱,我忍。他暗暗低下了头。






“疆缊,我怕等会儿这小猫生气砸花瓶啊,你快带人去住下。”王俊凯自然发现了偷看的侍女,现下才把人揭穿,也是想着有外人,和王源先前的事儿还半字未提。




3






狐仙救小猫的时候小猫还是个奶生生不会像现在这般骂流氓的小猫。




彼时狐仙也才被称这声“狐仙大人”不久,不争功名闲散度日,某日听闻有窝子狐狸在下界闹事,本着大义灭亲也得公平公正的态度,狐仙大人跑了一趟。猫刚化了人形,是清俊明朗的少年样,一双瘦削的肩膀却宽,把一身松垮垮的袍子穿的有模有样。




而不知怎的闯进了一帮狐狸占的林子,还是一帮野蛮狐狸,话没说几句就要打起来了,猫也是能打的猫,凶神恶煞的狐狸也在地上倒了一片,可老狐狸使坏偷偷绑了猫。




王源被绑在树上气不打一出来,大晚上看着月亮发呆,心里苦的一批。可也不知是不是缘分作祟,看着看着月亮里飘下来一个白衣飘飘的神仙,指尖一挥便放了自己,还惩治了造势的狐狸。




王源当时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神仙,只是一时被这衣袂飘飘的神仙驾临的场景给打动了,何况对方还一挥手就救了自己,那颗砰砰的心脏呀,就次声明他猫生的第一次心动,就是现在了。




神仙带着王源去了他在人间的府邸,人间四月天,正是春光好景,也难免叫人春心大动。




身上的一点小伤没几天就好了,神仙还平白给自己渡了修为灵力,又心动又忐忑小猫以身相许的心都有了。






月光温温吞吞地浇了整个庭院,景致柔柔婉婉。






刚化人形的猫也好似心窍初开的少年,狐仙在亭里一时入了眠,少年鬼使神差地去吻了他一下。此时月光不似水,反倒是勾人的浓酒,叫人头晕目眩了。早先饮了茶的唇间湿润温香,王源这么一吻,心跳也就彻底乱了。




而第二日一醒,狐仙竟然不知为何不告而别了。初恋在第二日告终,王源又气又委屈。






4




后来苦苦修炼只想再见狐仙一面的王源遇上了那只死不要脸的老猫。老猫得罪了狐仙,又不知道哪听说狐仙大人心里有个白月光小猫,化了人形不久又白又纤秀。思来想去这附近的猫就王源最对他胃口了,才趁着猫修炼时将人绑了来。




为防止他跑,绑着他的绳子是早先求得的宝贝,不仅是附着灵力的,还能压着他的灵力不让他能伺机逃走。




这才有了王俊凯那句你比上次还弱了一些,实则王源真的没有偷懒,修为日益精进,老猫也是趁其不备才得逞罢了。






5






这竟然让王源有种歪打正着的庆幸,他此刻睡在狐仙大人的隔壁,心里酸酸软软的。




他不知狐狸是不是天生爱勾人的,还是王俊凯对自己有什么特殊情感,真如老猫说的“他心怀不轨就投其所好咯”,想到这里他觉得有些心跳过猛,而捂着胸口难以喘息的感觉,更让他清楚地意识到,此刻他们只有一墙之隔,而明天也许有机会更近。






6




王俊凯其实也不爱调戏人,就是看小猫太可爱了。又傲又倔其实可爱不自知(傲和倔都没有贬义),白日里拿扇子挑人下巴,即使化了人形依旧带着几分猫特有的勾人的圆眼睛,让他几近心乱了。




于是半夜想想还是心里别扭想去看看小朋友,可自己半夜窥视不真成了变态了,耐着性子也得等到明天啊。于是才按捺着情绪勉强睡觉。睡前还想着该如何和他解释当年帝君忽然召他急事,还来不及道别。




7




第二日流氓神仙还是要做的,王源醒的时候发现王俊凯就坐在不远处的案几边喝茶,就在自己的房间里。而自己刚才睡醒时揉着眼睛哼哼的样子必然全入了他眼。




“早啊,小猫。”王俊凯看着人懊恼的表情竟然笑了。




“喵嗷!”王源愤怒地嗷了一声,就差化成原型去挠他去了。




而后的一天王源被无良神仙强制变回了原型,无力地趴在他大腿上。不知道这神仙使了什么本事,手指揉捏抚动几下竟然还蛮舒服的,王源骂自己没骨气,却乖乖地趴在人身上。




“喵嗷!”王源发誓超凶的。




而神仙不按常理出牌,把王源搂了起来去亲了亲他的鼻尖。




“这欺骗感情的事儿,往后我能接着做吗?”神仙的声音温柔低沉,王源不知怎的一使法术又变回了人形,此刻姿势无比糟糕地坐在王俊凯身上,和人隔着不超过五厘米的距离,眉眼到鼻梁统统放大好看到惊心。




“咳……”王源感到局促,想跳下来却发现身后腰被搂着,手指温软的触感隔着薄薄的衣衫传来,王源耳根发烫。






“之前你救我……我……”




“你感激涕零,以身相许?”




“我!请!你!滚!”






8




而后流氓真的做了流氓,猫却也叫不出骂他的话来,乖乖巧巧地躺在人胸口。




这回不是猫,还是俊俏的王源儿,无奈地“喵呜”了一声。




喵了一半被狐仙捂了嘴,“别喵了,太可爱了,还想……”




话还是没说完,狐仙的手被结结实实咬了一口。






END-






生病太苦了,我只想当个沙雕。


写个傻白甜以示存活。明天可能会发连载的首章试阅,如果我明天输液结束的早的话。


我怎么还没出院啊我好想哭,病了两周了这几天刚刚不发烧了,过几天应该能好(T ^ T)




大家周四快乐,明天再过一天就周末啦!


晚安




  



评论
热度(1070)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