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凯源】拥有

阿壤壤壤壤:

年下小狼狗/5k字激情小甜饼



——



被一个高中生轻松压制住是一件让王源觉得无比糟糕的事情。

与其说是压制,应当找个更暧昧的词汇才是。他此刻被王俊凯按着手臂压在沙发上,整个人没法动弹,两个人的身子紧靠着,即使隔着衣服,王源似乎仍能感知到对方的心脏在有力地跳动着。姿势还没有那么无可救药,两个人姑且是坐着的,靠着沙发背。

偏偏王源狠不下心来用劲甩开他,只能用尽量冷淡地表情看着他,温柔明媚的杏眼不适合这样的氛围,周遭的气压似乎都为之降低。

“小凯,松开。”他扬声,再一次提醒贴在自己身上的少年。

对方却好像是刻意和他对着干,握着他的手腕还用劲了几分。王俊凯难得没有半分嬉笑的意思,表情甚至有些执拗得吓人。“不要把我当小孩子。”

“不要把我当小孩。”他还是缓缓松开王源的手,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声音低低的,还带着一丝粘腻的青睐,却又有一点哑。场景温柔又安静,他的嗓音在耳边,似乎带动了王源胸腔的共振,声音忽然直达心底,像是玻璃镜般的水面被一颗小小的石子彻底打破平静。

王源犹豫了片刻才搂上了对方的后背,这个慢半拍的动作明显取悦了对方,王俊凯撒娇似地在他颈窝蹭了蹭,不怀好意地在他耳后哈了一口气。

“你不愿意我抱你吗?”少年眼神中清澈的单纯感让王源难辨真假。他看不出对方此刻究竟是抱有怎样的心情和意图。

“我……”

“偶尔也依赖我一点。”王俊凯第一次打断王源的话。他总是对王源笑吟吟的,似乎没有半点侵略感,王源就很容易放下对他的警惕。

危险感是越靠近才越能被清晰嗅到的,练了腹肌的王源却还是没法和对方比力气,每次打闹都是以“我怎么说都比你大啊,你这样不好。”结尾的,王源觉得心虚,他很怕那个看起来乖顺的小孩忽然翻过脸,局势变成自己控制不了的样子,所以都草草收尾。

穿校服的时候他总是很规矩地系着那根不太好看的黑底绿纹的领带,运动后的衬衫被汗打湿几近半透明,能隐约看到他肌肉紧实线条好看的细腰,和若隐若现的蝴蝶骨随着手臂的动作在王源的视线里不可忽视地活跃着。

他住在对门,前不久搬过来的。

据说是和父母吵架,从家里的大别墅搬到了家里房产中的另一个小公寓。王源苦笑着听他的解释,没什么区别的,还是可以轻而易举被抓回去。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王俊凯的爸妈似乎真的像撂挑子不管了一样。

王俊凯一住就从暑假到了开学。

王源有次实习回来的时候碰见王俊凯正一个人拿着工具箱琢磨电闸,王源问他怎么了,他才说家里电忽然跳掉了。

王源从他手里把工具接了过来,然后似乎随意拧了两下,两人就听到了来电后惯有的“叮——”的一声。

“谢谢。”
“王源儿。”王俊凯毫不刻意地用亲昵又自然的儿化音叫他,然后被王源在额头轻轻地弹了一下。

“你怎么什么都会?”被弹额头的小孩也不恼,仍旧怔怔地看着王源。

王源已经把钥匙插进了锁孔转了一圈,听到了咔嚓的开锁声,他还是回答了王俊凯才开门:“我是大人。”

“走啦,回家吧。”他看了王俊凯一眼,才慢吞吞关上门。

而后的王俊凯还是在走廊里停留了一会儿,看了看被关上的门。

被当成需要照顾的小孩儿了啊,明明已经十七岁了,家里人却也总是觉得王俊凯不能脱开他们的安排和规划,总觉得王俊凯一个人不行。

怎么连王源一副这个口气。

他下课之后回来的早,偶尔会做饭。王源的实习一般在五点半结束,到家也就六点多了,他提前开着一点门缝,听到楼道有响动,王俊凯就掐点打开门。

“王源儿你来不及做饭了吧?”他笑得人畜无害的样子,“要不要来一起吃?”身上的校服还没换,却又套上了深色的围裙,看起来带着违和的不协调感。

王源却忽然觉得动容。

还没有人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露出过这样的笑容,父母在早年离异了,家里也没有兄弟姐妹,王源跟着妈妈,但长期高压的脑力劳动使她一直很疲惫,下班回家也没有煮饭的心情,大多是在门口菜馆打包回来的晚饭,然后用敷衍的语气叫王源吃完饭赶紧写作业。好像一直到大学都是这样,实习也不太顺心,可是又能怎么办呢,妈妈的电话只会严肃地问他学习工作是否顺利,从来没有担心过王源本身。

王俊凯不知道王源为什么忽然愣神,他拉了拉王源的手腕,轻轻把他身后的门带上。

王俊凯疑惑地看着王源,地上是他事先就给王源摆好的拖鞋,干净的公寓里只有刚出锅的晚饭的香气,浓郁而温馨的,好像是在王源的生命里丢失了很久的场景。

他忽然抱住了王俊凯。这个还在青春期的男生怎么比自己还稍稍高了一点,骨骼和肌肉好像都充满力量感,积淀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稳重和成熟,却又仍是青春意气风发,把张扬和隐忍协调得如此完美。

深色的瞳仁里浸润了一点六点半天空的温暖光线,王俊凯顿了顿,也抱住他,一言不发。

而那时的王俊凯第一次感觉到,总是在自己面前摆出大人架子的王源,根本不能在自己面前做合格的大人,一不小心,就像某种小动物一样仰躺着露出软嫩的肚皮毫无防备,那是他的弱点,可也是最柔软的地方。

王源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就这样抱了一会儿,时间好像很慢,慢到夕阳光线慢慢浸透了配色冷淡的室内,王源的眼神从朦胧变得清明。

他低声说谢谢。

王俊凯却好像心脏被就此揉皱,他不想陪王源演这样成熟理智的大人戏码了,不想被当作没长大的,不能帮他分担的人了。

王源松开王俊凯之前,忍不住帮他解了围裙,指尖勾住布带轻轻一抽,那个漂亮的活结就散了下来,他又摆出了大人的笑脸,仿佛把所有细碎而柔软的情绪都自行藏起。

王俊凯很担心他。

直到这天,王源回来的时候看见了杵在走道里等自己的王俊凯,眉头紧锁面色凝重地看着自己,王源问了好几声怎么了,他也不回话。

不知道如何面对王俊凯这忽如其来的情绪,本就因为实习被主管处处针对了心下有些憋屈,虽然面上不说也一直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但对妈妈还是只能报喜不报忧,大学里的朋友也都一样在忙实习,无论如何也没法对他们说什么让他们徒增烦躁。

大家都很累了,所以就留给自己吧。

王源总是这么想,他一贯细腻又善良。可小天蝎有他的狠劲,王源从不弱势,甚至在温柔明朗的样子里还悄悄夹杂了一点清冷的疏远。

人都是复杂的吧,被基因造就,又以经历使然,用不同的态度和表现去待人不是虚伪,不是被现世抹去棱角的圆滑狡黠,是他的聪慧之处,通透又明亮。

可面对王俊凯不行,小自己五岁的男生怎么会这么让人觉得安心呢。

百般世态,声色犬马的浮夸招摇过市,王俊凯那双桃花眼却像是平静的海面浮着一点流光,眼神抚平一切疼痛的褶皱。

王源忍不住把所有的情绪都展现在他面前,然后用极低的姿态偷偷撷取他给的治愈。全都不敢让他发现。发现自己的心意早就不只如此了。

王源此时还和王俊凯以让人浮想联翩的姿势待在沙发上,那人似乎抱了就不肯撒手,完全得寸进尺,哈气的动作变成了在王源的耳垂舔了一口。

整个身子忽然一阵颤栗。这个动作还引发了身上的人一声低低的笑。

王源果然还是猜中了,那个只会傻白甜地笑着的男生果然是假象,王俊凯和软性子一点都搭不上边。

可王源拒绝不了,他因为王俊凯的动作而觉得脸颊发烫,先前耳垂的湿软的触感还未消失,像是正在逐渐麻痹王源四肢百骸的所有知觉。

王俊凯温柔又不容拒绝。

可动作却只在这里停下了,王源感觉到搂着自己的王俊凯,指尖有些发颤,也不知是不是初恋的高中生露出了端倪,根本没有那么波澜不惊。

没想到对方倒不是紧张了,反倒贴近王源的耳朵悄声说了三个字,戏谑又勾人的口吻太越界了,在此之前他们还只是只拥抱过一次的普通邻居。

王源能感受到少年发烫的,勃发的触碰。

脸颊的红红到了耳尖。

完蛋了王源,被未成年人调戏了。

可此时的心情却如此雀跃,他何尝不是期待的呢,他恨不得把王俊凯立刻摁在沙发上吻他才好,告诉他你可是我的小朋友啊,不能做出犯规的事情,不要每次都用那样安稳又包容的照顾让我沉沦了。可想想王俊凯好像每次在自己无意间提及年龄的时候都有些不快,他还没有仔细听王俊凯说他的十七年,没有拥抱过他的难过和不自信。

“王源,你是不是被欺负了?”王俊凯忽然这么说,却好像比王源更委屈。

“你怎么知道?”思考着自己被这个有权有势的小孩调查了的可能性,王源的语气有些愠怒。

“你在我爸公司实习啊……上次你打车捎我去学校,报了公司地址。”王俊凯无辜极了,但此刻却一点都不敢将先前的嬉笑和强势表现出来,他知道就算是“大人”王源,也有他不可触碰的逆鳞,和软乎乎怕被人戳到的小肚皮。

王俊凯伸手轻轻地抚了抚王源的头发。他早就猜到了这样的触感,柔软又光滑的。

见王源没有什么反抗,王俊凯继续说下去:“你能不能不要什么事情都自己扛啊。”这句话确是不可控制地带了一点责备的语气。

王源被小朋友用这个语气训话了,难得的一点理智之外的幼稚全部冒出来了:“那不然呢,跟你这个小朋友说吗,你能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王俊凯盯着王源近在咫尺的双唇,此刻两片唇瓣意欲分开,好像要说点什么。

一定也是柔软的吧。

“嗯?”

王俊凯赶紧挪开视线,眼巴巴地看着王源:“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

平日里把那身学校制服穿得如此禁欲的王俊凯,竟然耍起流氓一点都不带含糊。王源扯松他的校服领带。

不怀好意地凑近到他身前却忽然停住,两个人之间只剩下几厘米的距离。

王俊凯没有办法容忍他胡闹了,被挑起的生理反应让他意识模糊。他玩着王源头发的右手忽然变了动作,按着王源的后脑勺就亲了上去。

十七岁的男孩子哪懂什么技巧,他只知道去吻他,小心翼翼的触碰带着紧张的轻颤,却又霸道不容拒绝。王源的瞳孔骤然放大,他惊诧地看着这个面容精致美好的男生,大概是因为紧张,他轻闭着眼,睫毛好长,是翘的,那双饱含盛情的此时无法向王源传递什么,他却好似领悟其中全部情感,热切却又温柔的。王源的心脏跳动着,好像稍稍张开嘴就要跳出来。

他僵硬地接受着对方细碎轻柔的吻,嘴唇上的触感柔软湿润,唇齿间的热气弥漫,王源还是忍不出轻轻张开唇。

得到回应或是说应允的少年忍不住抬眼看王源,他是担忧的,犹豫的,害怕自己毫无经验章法的吻让王源看出其中生疏,然后又叫他一句小朋友。

可他没办法战胜自己的渴求,也不想就此服软,他的舌尖忍不住去试探陌生的温暖,去掠夺侵占念想已久的甜蜜。

松开的时候把下巴磕在王源的肩膀上,第一句话却是对不起,他内疚又小心,生怕自己让王源讨厌了,语气极其的软。

王源眯起眼睛看他,嘴角还残存着一丝反光的透明液体,这是属于他的成年人的压迫力,他忍不住伸手轻捏了一下王俊凯的鼻尖。“刚刚亲我的时候你可不是这样的。”

王俊凯握住他不安分的手,声音低哑,带着一点不可察的颤抖。

“王源……”他柔柔地叫他。

王源禁不住这种语气,没了先前辛苦摆出来的气场,就这么看着王俊凯。

“我喜欢你。”还没等王源做出什么反应,王俊凯的话就从唇逢里轻飘飘地钻出来,惹得王源耳朵发痒。

他接着重复着:“我好喜欢你。”

“喜欢你。”

他全无克制犹豫地,直白地吐露心意。他没法强忍着了,他十七年没有动用过的心动,在乎,和不可忽视的占有欲,保护欲,统统因为王源而像小烟花一样炸的满空皆是。

他好喜欢王源,一点都没有夸张,不想被他轻视,执着地想要分担他的难过,想和他并肩,想和他拥抱亲吻,成为彼此的一部分。

王源依旧愣着不知如何回复,他却感受到自己竟如此喜欢听王俊凯说的话,温声软语里全是隐瞒不住的爱意。

他第一次,感受到这种盛情难却的热烈的爱。直白又纯粹的情感,少年的初恋干净得像伊甸园的天空,浪漫宁静又温柔。

他好想就此把一切的一切都交给他。从一个人疲惫不堪地逃离市井喧嚣,到被人牵着手安心地拥抱这个绮丽又繁复的世界。

“我和我爸妈服软了。我们说了很多很多,他们好像对我态度好多了,说让我自己试一试,不逼我出国了。”王俊凯缓缓开口。

“嗯!”此时王源早就做好了心理功课,准备接受对方了,现在王俊凯说什么都让他心动难抑。

“那个主管我拜托我爸调职了,新来的是看着我长大的阿姨,会照顾你的。”

虽然这样的类似于开后门的行为让王源感到有一丝丝羞愧,但是对方的细腻心意让王源忍不住勾起微笑。

“以后王源不许难过。”王俊凯把这句话说的坚定有力,眼神澄澈而真诚。

王源听到这句话再也绷不住了,他轻微抬起身子,在王俊凯眼角吻了一下。

“谢谢。”这次他不会拒绝他的温柔了,不会闭口不提了,不会让他忧心忡忡自己拼命找答案了。

“我也喜欢你。”王源笑得比窗外的光线更明媚几分,杏眼的弧度柔和美好。

王俊凯忽然想起第一次见他的那天,那个礼貌性的笑容,给他的感觉宛如太阳静候一整夜终于冲出地平线一般,静谧而温馨。此时仿佛跨越了几个月再次出现在眼前,王源的出现打破了他日升月落循环往复的枯燥日常,像春风吹开了云雾,吹动平静湖面泛起微小的涟漪,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可偏偏那一点无意间的笑容,就此点亮他的世界,拥有他一整个动情的夏天。


Fin-




心动就给我点心吧!!


爱大家!


无奖竞猜,王俊凯的三个字说了什么?(/ω\)


(心里知道就好,悄悄的 嘘~


有什么感想也欢迎告诉我呀

评论
热度(1735)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