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生贺】将至

阿壤壤壤壤:

*同岁设定/勿上升


*短完8k+


我不煽情的。




生日快乐啊我的小朋友,我多幸运陪你长大。




00


大雨将至的南方夜晚,初冬的风拥着刺骨的冷渗入骨骼肌理。人群流动簇拥再四散开来,斑驳的色彩滑过只剩下视线里破碎的痕迹。大城市的忙碌似乎能堙没一切细小脆弱的孤单心情,却又在特定时刻成效极好地叫人想起,越是想看清想明就越是手忙脚乱。




到底忽然忘记了什么呢。






  


01


王源拢了拢外套,随手扯上了帽子,被风吹得几乎僵硬的耳朵终于得到一点单薄的温度,气温下降似乎让他的动作和思考都变得缓慢,一切都被无时限地拖长。也不容他细想,几乎是推开便利店门的同时听到了远方的惊雷,爆裂般撕开了沉寂的夜空。




还没有到开空调的天气,进入室内的瞬间并没有等到幻想里的迎面暖风,收银员困倦地撑着脑袋打盹,王源再迈了一步后听到了不知哪里发出地机械又滑稽的一声“欢迎光临”。




他随手挑了几个面包,搂在臂弯里再一股脑倒在了收银台上,看了眼外面的天,顺手再抽了一把伞。




昏昏欲睡的收银把手腕上的皮筋拉了下来,扎起了头发给自己提精神。“你怎么天天都吃面包啊,要长不高的。”他看到王源熟悉的面孔,随口搭话道。




“我觉得长得差不多了。”王源笑了笑没有多做回应,声音沉缓,比起往日里似乎有什么不同。收银没有心思去琢磨这点不一样,挥了挥手叫他赶紧回家。




雷声大雨点小到底是没错的,细密的雨落下来几乎是没有力度的,软软地落在伞面上再滑下来,地面被淋湿后反映着色彩凌乱交杂的灯光,口鼻间的气息吐出来的瞬间变成凉的,也许温度再下一些就会成为白色的雾气。




口袋里手机的震动在衣料间周折后把信息传达给了王源,他把装着面包的塑料袋挂到撑着伞的右手手腕,然后从口袋里摸出了手机。




[18:21]


W:在干什么呢




“诶……”疑问的单音从口中无意滑了出来,指尖本能地颤了颤,差点没握紧手机。




王源费劲地单手打字回复消息,手指虚搭在屏幕上却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我在A市的雨里看灯,今天没有星星云很沉,听腻了一首最近很喜欢的歌,在想着今天十一点前能不能睡着,还是说在想你。




混乱的词汇在脑海中难以编织通顺。




果然,到了这个季节,一切都变得迟缓。他觉得自己分明已经在这个路口站了半晌,鲜明刺眼的红色还是再次入眼。




[18:23]


R:在等红灯呢。




看着发送键和屏幕上方跳出的“对方正在输入中”,王源懊恼地摁下了锁屏键。




你在说些什么废话啊。


表达情绪是难事,控制语气是难事,不口是心非是难事。




从前王俊凯总和王源说,你怎么什么都肯和我说。




当然愿你和你说,有趣的事情想说给你听,关于我的也都乐意告诉你,可是还有很多很多动情好听的话,那些却羞于启齿也从无契机。








02




王俊凯不在身边已经数月,上大学,于是分隔两地,听上去是如此顺理成章的事情。王源留在了A市,他喜欢没由头地喜欢这个忙碌的城市,用了很多年熟悉了这里的纷繁街景,竟然就舍不得离开了。而对方去了很远的地方。




王俊凯和王源的关系停留在那点心照不宣的暧昧,停留在一个看似不带任何情绪,却连骨节指尖都带着温柔的拥抱,手臂青筋的力度也吐露不舍的拥抱。




填志愿前的约定是不为对方动摇做选择,生命先是独立降临才交织相遇,无论是遇见前还是遇见后,自己都还是自己。感情只添彩,不做对方的负担。




以前也有过这样的冬天,灯刚亮起的时候天色昏沉,赶上下班的时间点,从天桥上往下看是缓慢的拥堵车流,各色灯光也混在一起,气氛变得暧昧不明。




和王俊凯并肩走的时候,两个人都下意识放慢脚步,踩着一路斑驳的灯影回家,从吵杂走进安静。




原以为是稀疏平常的日子逐渐成为过一天少一天的难得。




王源掰着手指又不自觉地握紧,发出第一个音的时候觉得喉头干涩,缓了缓才又出声:“你说,如果两个人后来不能一直在对方身边,遇到新的人,也没有话题,聚少离……”




“不会。”




王俊凯忽然的打断带来了一个短促而又像是火星四溅的热烈对视,两个人都不能完全读懂对方眼神的含义,只是就此认定,这是某种坚信不疑。




“别人我不知道,我们不会。”王俊凯再次明确自己的意思,声音不高,说完最后一个字后一声鸣笛不适时地响起,像是切断了此刻理应出现的答句。




王源废了很久的力气挤出一个笑。




或许是自私也好,想不通也好,还是所谓的“恋爱病”也好,当他怀着喜欢对方的心情又要假作和对方用朋友地方法相处的时候,他害怕甚至厌恨任何一个被取代的可能性。




是啊,一生要遇见的人太多,没有办法让每一个都成为能被记住的深刻。




如果一开始就不抱着一些渴望更进一步的心情遇见,是不是现在也可以再走近一点。近一点,又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呢。




感情的事情理不清道不明,如果仔细去想也一定找不到答案平白给自己添堵,王源只好作罢,而后三两步补齐了和王俊凯中间隔的那一点距离,就这样无意间蹭到他的肩膀,也就是某种心理上的慰藉了。 




伸手轻轻拍了一下王俊凯露在衣袖外面的手背,出声提醒他快点走吧,明明是自己开启的煽情话题却又就这样被自己终结,王源淡淡地扫了一眼,先前被堵着很久司机都摇开窗子张望的那辆车好像已经开走了,远一点的地方却又有车不断地补上空出的街道。




眼神还没来得及转回来手却被人握了一下,包容的暖意在片刻后又分开,皮肤相贴的温柔在寡淡的季节里烧热了胸口的温度。




王源局促地和王俊凯稍微分开了一点距离,落后一步又只能看到他的半个侧脸,他的睫毛被光线描摹成引人注意的金色,成为阴影里最分明的一点颜色。他分明是看到模糊的轮廓动了一下,王俊凯大概是笑了的,但是笑意收敛得太快,王源无法确认也不知道该如何断定这个笑的意思。




“明天多穿一件吧。”




好像每个冬天,这句话都被王俊凯用很多不同的语气重复很多遍,气氛正常的时候王源和他开玩笑说他老妈子,可偶尔过分煽情的时候,比如现在,就会忽然觉得这就是王俊凯的温柔啊,可以说他唠叨又直男,可是怎么都没法拒绝的,不经思考的对你关心的话,像是早就成为了意识里的一部分,成为他骨子里的细腻。


 






03


王源曾很害怕错过一些东西。




王俊凯今年过十八岁生日的时候回了A市,那天下午有课教授不好说话,差点赶不上去陪他吃晚饭。那天除了他还有别人,包括王源熟悉的人和陌生面孔。那个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其实是可以接受的,认识新的人是难免的,自己也遇到了新的同学,但还是在和王俊凯说话啊,还是有很多只能和他说的话,有很多……想说却没有说出的话,很正常的。




很正常的……吗。




王源扯下耳机的力度似乎有点过大,柔软的橡胶划过耳廓带来片刻的钝痛,似乎也因此错过了王俊凯抬头说的那句“你来啦。”




王源成了唯一一个站着的人,成了所有人视线下意识的焦点。




他不知道自己此刻应该看向哪里说些什么,或许应该和大家打个招呼,或者至少为自己的迟到做简单的报备,可不知道是什么奇怪的意识牵动他选择沉默,其实王源就是不想搭理这里的任何一个人。




他嘴唇动了动,最后还是放弃了在口中打转的话,他扬起一个笑,淡淡地对大家点头。




手腕上传来一个力道扯着王源摔坐在沙发座椅上,偏过头对上王俊凯熟悉的笑眼,像是有什么东西忽然在心里落地,有细小的灰尘浮起来又被吹散。




“想什么呢?”王俊凯伸手没轻没重地捏了一下王源的脸。




“别动手动脚啊。”王源笑着推开凑近的王俊凯,然后眼神无意地扫过坐在对面的陌生人。他们的眼神也是陌生的,促狭又或打趣的。这样的氛围让王源觉得无奈又庆幸,亦或是到了王俊凯身边获取的本能的安心。




“就动了下手,可以动脚吗?”明明只是几个星期不见,王源总觉得好像原来的中二病变得现充又活跃了,上课的时间大部分错开,王俊凯和王源都不喜欢报告日常式的流水账聊天,点开聊天框却又退出去是常有的事。晚安和第二天回复的早安。




明明只是这么一点不值一提的矫情,却让王源忽然觉得慌乱。




不可能不在意的。他以前总在火锅店外的自动贩卖机买可乐,今天买了矿泉水。以前总是一起走的天桥,现在要一个人走,王源就会走得很快,谁想看那些杂乱无章的夜晚啊,谁想被人群淹没呢,于是他只奋力地跑,三步化两步下那些很长的楼梯,夜风带着凌厉的凉,从袖口领口一齐钻进去。




以前觉得孤独这个词总有些太情绪化,每天身在人群哪有那么容易孤单,这是一个每天每天,人际关系都在交互的世界啊。




  


可孤独大概不是缺个人陪,是想见到的人不在身边。


  




吃完饭人都就这么散了,王俊凯没有邀请从学校来的朋友去家里,几个男生都说不用送一起打车去了酒店。王俊凯和王源又一起走天桥的步行道的时候,王源第一次觉得自己其实脆弱得可怕。




不仅是脆弱,加上不自信,加上那些心底不小心露陷的自私和占有欲,他拼命藏住的不可救药的喜欢,统统变得昭然若揭。




闲谈着问王俊凯爸妈要给他办几桌酒,变成大人以后会不会再拿不到压岁钱,王源却一直在走神。




王俊凯已经十八岁了。




他记得十四岁的王俊凯,是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王俊凯投了两次没进的球滚到了他的脚底下。他没心没肺地笑他,比了一个倒拇指喊了一声“菜”,然后不知道是中了什么debuff也连投几次都没进,原本差点变得剑拔弩张的气氛消失,两个人捂着肚子笑。十五岁的王俊凯收过很多情书,那个时候他总被说高冷从不回复,其实和王源两个人凑在一起念过,被小姑娘柔软又幼稚的情话逗笑过,然后眼神明亮又动人的时候,“噗嗤”地笑出声。




十六岁王俊凯说要教王源炒菜,王源只学会了盛饭。


十七岁的王俊凯在深夜的广场抱了他,声音低沉温柔。


“我永远是王俊凯,你永远是王源。”


“我们永远不会变。”




少年人说永远显得自大天真,王源从前不喜欢这些虚无缥缈的承诺,但王俊凯说的,他觉得很好听,也忽然变得坚定,温柔掷地有声。




可他还是错过了相册里黑黢黢的小土豆,错过了拿着奖状背着吉他唱青涩情歌的小朋友,错过了蹲在地上哭的委屈包,他遇到的王俊凯,已经是自己走过了很多年的王俊凯。




而现在的王俊凯呢,王源不知道自己会错过多少,或许是所剩无几的热血涌动的青春,还是长大过程中他逐渐成熟的温柔,亦或是一往无前的勇敢未来。




可是要他怎么忽然说出那些奇怪的话呢,对他说喜欢,对他说不舍,然后得到他不忍拒绝的包容和允许吗,还是一个安慰的拥抱和熟悉的摸头动作。




永远不变的到底是王源王俊凯,还是王俊凯和王源之间好似一点就破的暧昧。




谨慎成了深爱的本能。


  


错过这个词太过沉重,王源一点都不愿细想。




  




04


衬托伟大爱情的角色往往悲怆而沉痛,而现实往往没有惊涛骇浪。




最容易让人动容的东西,细小微渺,像是柔风里捎带的冰渣子,忽然凿在心头又忽然融化,实体的碰撞不见了,触感却不会消失。




大学离原来的住处不远,王源就一直还在家住着,下了天桥拐个弯就可以绕到小区在的那条街。王源问王俊凯今天回不回家住,却得来对方并不搭调的回答。“没带钥匙。”




没带钥匙啊,借口太过粗糙,可王源心里知道,王俊凯认准了自己不会追究,自己就一定会顺他意说出类似邀请的话。两个人都太明白,又兀自装着糊涂。




没办法,还是要自己往圈里跳。


“那你来我这挤一挤吧。”




如他所愿,王源调整好表情,用极其自然平淡的语气说道。




没有冰渣子,也没有心悸。








05


暧昧关系等待随时升温发酵,但那天到底也没能等来什么。




关了灯的房间只剩下透过窗帘缝隙的微弱灯光,晕开一小片温吞的暖黄。安静得几乎能清楚地听到对方的呼吸声。起伏不定,又掺杂进一个深呼吸。




王源靠着墙睡,后背隔着薄薄的T恤贴着墙壁,能感觉到一点几乎起了安抚作用的凉意。




这样的氛围似乎适合说任何话,两个人却都忽然哑口。太安静了,让人心慌。明明对方就在触手可及的距离里却好像又隔着些什么。




也许是后来借着困意,趁着可以说是浅眠时的无意识动作,王源侧过身背对着王俊凯的时候,王俊凯揽上了他的腰。




他们都知道,他们都醒着,都带着有些急促又炽热的呼吸,鼻息间又都是对方身上与自己一致的沐浴液味道,太过亲密又熟悉了,没法推拒撤离。




王俊凯的手指像是没带任何一点力道,就柔柔地虚搂着他,甚至不太敢搭下来。




如果说这还是处在界线上的模糊动作的话,接下来就绝对是王俊凯的逾越犯规。




他的唇落在王源的耳后,干燥而轻淡地一吻,而后又轻触了一下他侧脸下颌骨的线条。




王源的心间一紧,似乎呼出的鼻息都跟着轻颤了几下。




谁都没有说话,王源拉住王俊凯的手让他就这么搂住自己。




  




06


王俊凯第二天走得时候王源还睡得迷糊,眯起一只眼睛看着换衣服的王俊凯,对方背对着自己,蝴蝶骨在手臂动作下跟着起伏。“我睡觉你还背着我换衣服的?这么害羞?”




“你醒了?”王俊凯说话间就这么转了过来,也正好套进了白色T恤,扯了几下下摆,笑着看向揉眼睛的王源。




是了,越是感到局促不安,他就越擅长给自己制造一个舒适的氛围。越是暧昧,就越要装作像普通朋友一样一同往常的调侃。




“走了,今天和亲戚吃饭。”王俊凯眼看就要走出房门,王源刚舒了一口气,就又看他回过头,补了一句:“不会想我吧?”




“要点脸,快走。”王源的“走”字稍稍抖了抖,接下来就混入了笑音里。




王源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笑的动机,只是在听到关门声砰咚一响,笑意就戛然而止。


从床上坐起来,就淡淡地,看着空白的天花板。




  




07


有的时候会无法避免丢失某些东西。




就算当年王俊凯打断了王源说的那句聚少离多,也不代表就可以打破事实的天各一方。




存在过的东西就在某种程度上难以磨灭了,错过的画面,没有说出口的话,当然,还有他们一起走过的那些时间,潦草任性籍籍无名的日子。矿泉水要卖两块的贩卖机,永远人满为患的地铁站,绕过大马路后可以发现的小吃摊,火锅店的靠窗位置。




王源一个人的时候很少吃火锅,至少一个人出现在火锅店会显得有些落寞,他第一次意识到,就算他不想这么提醒自己,他还是知道,自己害怕那种遥遥无期的、无所期盼的孤单。




他不算依赖王俊凯,生活的重心也并没有完全倾向感情。




可怎么回事呢。




到底怪A市又大又熟悉,却让他觉得那么生分吧。每天每天,这个城市都有不同的人或走或留,主干道交错像是成为了城市的动脉,血液循环流归回心脏,可不是每个人都知道自己要到达的地方。到底是没法背下地图的,免不了在一条新的路上迷失方向,很多事情徒劳无功。




别人都用很多好听的词评价王源,初识说他知理又温柔,相谈后夸他懂分寸也有趣,再认识久一点,就会发现他通透的温暖善良。他是一个很好很好的人。




好到让很大一部分人觉得他和十一月稀薄的阳光一样,明媚却伸手不可及。亲近的距离感,这是优秀又特别的人带来的矛盾感。




又或许是缺少共同的经历,就难以共情。




大部分人是隔着厚玻璃的旁观者,而他们一起长大。






   


08


刺目的红色跳动了一下转为绿色,王源踩着斑马线过马路。




他没有看王俊凯之后回复了什么,只记得以前过马路都会被王俊凯抢走手里的手机,语气突兀地变化。“你好好看路。”偶尔还会抓着自己地手腕。




即使现在一个人走路习惯也不会改,心跳和步伐的节奏此刻竟然开始出奇地吻合,王源小跑了几步过完马路,脚步落下的瞬间就也摸出了手机,屏幕显示着语音通话的画面。




猜到也许是对方不小心摁错了,可王源不想点拒绝,任凭这个画面停留着,亮光映入眼。可几秒种后还是没有挂掉的意思,王源就按下了接听键。




还没来得及把手机举到耳边,王俊凯的第一句话隐入雨声里,屏幕贴上耳朵,王源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一开口的语气就这么急切又有点委屈:“等等,你慢点说,我刚接到。”




“好。”王俊凯的声音对王源来说原本太过熟悉,早就不该是会因为一点语调的变化而让他一惊一乍地心动的了,可此刻王源却忽然觉得他温柔得让他的冬天在此刻停滞。




有什么热烈温暖的东西冲破平稳的表象,他几乎要为这一个单薄的“好”字哭出来。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站在原地,看着下一个绿灯亮起,对面走来零零散散的人群,一起走过马路之后又各自左右分开。视线将陌生面孔模糊化,雨幕将城市柔焦。




“你那儿下雨了啊。”越过雨声,王俊凯的声音清晰温暖。




“是啊,嗯。”明知对方不会看见自己,王源还是点了点头。




好像是刚才雨才下大的,雨落在伞上,杂乱无章的节奏伴随车子碾过水洼湿漉漉的声响,还有此刻湿润温软到几乎发酸的心情。




“是不是又没带伞?”




“嗯。”被说中的王源话里揉进几分笑意,“但我买了,趁着下雨之前。”




现在不是可以抱着他的胳膊挤在一把伞里的高中生了。




王源以前确实没有带伞的习惯,王俊凯打来电话问他是不是又要一个人淋雨回家的时候,他总是笑嘻嘻地说没关系,男生淋点雨没关系。那个时候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在雨里跑回家的氛围有什么不对,只想着晚饭和作业,又或是怎么抽出时间打两盘游戏。可王俊凯的回答却从不是“那你雨小点再走。”、“那你小心。”一类的默许,王源会在半道上撞见举着伞的王俊凯。




他一直在他认准的,唯一一条回家的路上等他。或是说的准确一点,是正向他迎面而来。




经历和回忆在累积,生命的温柔情绪也就越叠越厚重。


什么时候开始,每一句关于你的话,回忆都有迹可循。




王源开始拐弯,开始一个人走回家的路。




可心脏的跳动依旧温暖有力,耳边的声音也就好像近在咫尺。


[有些东西存在过,就在某种意义上难以磨灭了。]




其实从来没有离开过。




  




09




其实远也没有远到天各一方那么远。




这是王源带着抗拒甚至畏惧情绪的想出的词,其实也不过是四个小时的高铁而已。但是在十七岁的最后一天,忽然想见王俊凯这件事,到底是荒谬的。




尤其是生日既没有赶上周末也不会有特别的假期。他甚至自己都觉得缺少仪式感,好像就算到了十八岁,也只是又这样过了一天。




王源鬼使神差地在朋友圈分享了一首王俊凯以前很喜欢的日文歌,歌名译为,想见你。


  


关于“想见一个人”的冲动,往往执念到可怕。


于王源是,于王俊凯也是。




晚上王源难得失眠,关掉了耳机里的音乐,好像借着安静才能安抚躁乱的心情。手机成为黑夜房间里唯一的光源,也变得有些刺眼。王源眯起眼睛缓缓适应着光线,手指不耐烦地胡乱滑动了几下,还是戳开了微信。




屏幕顶上的时间清晰可见。


十一点五十三分。




现在给王俊凯打语音电话这样的事情会不会有些疯狂,如果他接起来了肯定也不会跟自己生气,但也有可能他睡了吧,他周五早上好像有课。奇奇怪怪的思考在脑海里乱成一团,好像已经遗忘了自己最早在想的问题。




看着时间一分钟一分钟地跳动,间隔的每个六十秒都转瞬而逝。




十二点啦。你还是没有打出那个电话。






可惜这不是可以点击重新开始的单机游戏。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犹豫不决的事,欲言又止的话,就是已经成为无法挽回一部分过去了。




心尖发烫。








可几乎就在下一秒听见了拍门的声音,着急又用力地。




时间跳到十二点零二。




也许是谁犯困一时错过了时间,也许风太大惹得打火机的火苗一直飘飘悠悠不稳,不知道远处是为谁放的烟花迟到了两分钟,在十二点零二分划破寂静的深蓝夜空,撩动一整片灿然如星。




浪漫不惧姗姗来迟。


  




手握着门把的瞬间眼泪几乎夺眶,也有什么也类似烟花的东西在心里轰然绽放。




熟悉的面孔落入眼中,下一秒就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拥抱。




是啊,我们就忽然这样,一起长大啦。


  


“你怎么,来了啊……”王源的声音闷了王俊凯肩头的外衣布料里,变成又软又轻的一句。


“你见到我了。”答非所问,却又好像意有所指。  




王源笑了一声,带着浓浓鼻音的,让王俊凯感到心疼的笑。


可此刻日思夜想的人在身旁。


 


生活也好恋爱也好,不是单机游戏,但大概也不是一次失误就有可能抱憾终生的竞技游戏,遗憾存在,错过存在,可很少有真正的为时已晚。眼神中黑夜的灯光簇拥着他熟悉身影,喜欢的人还在面前,说什么晚。




我们一起走过灯火通明的街,坐过凌晨的飞机去天南海北,在清晨看过对方睡颜,也趁着夜色相拥入眠。生命的齿轮转动,时间洪流昼夜不歇,只有喜欢的心情永远不变。


  


“王俊凯,我,之前是想你了,现在也是。”王源很少叫他的大名,要说出类似表白的话,心脏的跳动就在耳边砰砰作响。




“你一直在真好,你知不知道……”




王俊凯不常打断王源的话,尤其是他一向喜欢听王源说话,一次是他不想承认将要分开的无力,再一次就是现在,他的语调稍稍扬起,让王源想到不知道多少年前的某一天,夏天的太阳里少年的眼神满怀年轻的热忱,他站在那里,就好像成为了王源的一整个夏天。




“我不知道,但我喜欢你。”他说。




这句表白的冲动,和他刚洗完澡看到王源的朋友圈,披上外套就冲下宿舍楼的冲动是如出一辙的,打乱了原本趁着第二天下午没课去A市的计划,受某种热烈情感的驱使,在打车去高铁站的路上才抢到一张幸存的站票,在这种时候,他也从来没有担心过来不及。四个小时天色渐晚再彻底入夜,像是一点点重温他们的从前,从年少不经事的悸动到无畏的冒险。




或许这所有无名的冲动,也都可以叫恋爱将至的温柔吧。




现在不负你所望,我来了。


“生日快乐,还有我喜欢你。”他放慢语调,一字一句不缓不急。




四散的烟花星火在夜空留下的余光也终暗淡,薄烟也被风吹散。


可有些东西,就此夜夜长明,一生不改。






  


FIN-


  


被问了说一下,不是没打算和他过十八岁生日,错过的是十七岁最后一天见面,所以忽然提前一天去了。


  


小源生日写了这样一个生贺想表达的是,我一直以来都贪图他的光亮和温柔,但是无论是最近的歌也好还是小朋友说的话也好,都越来越真实地感觉到很多“无法共情”的东西,我想试着猜想一点他们的,和我们一样的或许有点脆弱的心情吧。都是我编的,还是看看就好,我们看到的到底只是他们的一部分。




我挺喜欢里面有一句:“大部分人是隔着厚玻璃的旁观者,而他们一起长大。”这就是我的心情吧,我无条件相信他们,陪伴彼此长大的人也拥有彼此赤诚真心,我不怕温柔迟到,不担心无关紧要的波折。




我从来只喜欢王俊凯王源,和无法用言语叙述的,王俊凯王源之间。




我的小朋友都有好好长大了,我也长大了,我真的很幸福啊。


感动和煽情我留在心里吧,最多的还是期待呀。以后也加油呀。



评论
热度(1015)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