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老友

泛息补给:

# 给 即将分开 也终会重逢的人,祝新旅途一切顺利:)






1.

王俊凯在二十八岁那年重回儿时生活的城市,早前住的房子已经拆了,父母在离老屋不远的街区买了新屋,这地方他只每年春节来,还记不熟路,母亲在小区门外着急等了好久,才见拖着行李的儿子出现在路口。
还是那只暗绿色的行李箱,布面的,像十年前那样新,母亲说你怎么还用它啊,王俊凯嬉皮笑脸的回说“我这人专一呗”。

家里满是客人,都是听说他回来聚起的亲戚。傍晚时候全家围坐到餐桌,父亲不断从厨房端来热菜,一边催着大家动筷子,一边不免念叨起陈年往事。
从王俊凯进门那刻起所有话题自然都绕着他,问他这几年在外生活苦不苦,工作还顺利吗,交女朋友了没有,差不多年纪也该考虑让父母抱上孙子了吧。

王俊凯不厌其烦的笑着应声,期间不知是谁问了句“以前的朋友还联系吗”。
至少是十年前认识的朋友了,他下意识的摇摇头嘟囔“太久了”,手机通讯录里仅剩的同学也只有那会儿住对门的李想,不过两人几乎没联系,只逢年过节寒暄两句。

“不是有个男孩儿嘛”,坐一旁的母亲提醒道,“眼睛圆圆的那个,我记得就住马路对面,你俩高中那会儿每天一起上学呢”。
“是吗”,王俊凯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有些无措的挠了挠头发。
“不联系了?学校里的朋友纯粹,以前那么要好 分开了可惜”,父亲说着走来,往桌子中央摆了碗酸菜鱼汤,接着脱下围裙对客人们讲“就这点菜了啊,随便吃吃”。

父亲倒了酒杯示意大家碰个杯,桌边的人都站起身,热热闹闹的说些祝福的话,关于刚才那男孩的话题瞬间消失在酸菜鱼腾出的热气里,含含糊糊的像团白色的雾。

“对了,那男孩儿叫什么,还记得吗?”
这杯祝福酒在乒乒乓乓的碰杯声中结束,旁人们各自坐下,只留王俊凯因父亲的突然发问手还僵在半空。

“好像…叫王源儿吧。”




2.

李想在得知王俊凯回来的第一时间便发来消息,一顿“回来也不告诉我算不算兄弟”的吐槽后突发奇想的提议要不开个同学会吧。

李想在念书时候就跟个交际花似的,全年级十来个班就没他不认识的,工作后也这样,靠着一副伶牙俐齿做着销售,之所以和王俊凯保持联系也是因为“有个在美国的朋友要珍惜”这种哭笑不得的理由。

没三五分钟王俊凯就被拉近个微信群,成员列表有三四十个人,几乎是整个班了。他点进去,仔细看每个账号,没多少端倪。李想在群里喊都改成真名方便认,王俊凯跟着刷新,来回翻看那些还未改的ID。
指尖越过那些在记忆里似有似无的姓名,直到列表末端那个黑漆漆的头像,放大看才清楚是夜里在河边钓鱼的背影。

一点也没变啊,他看着那照片忍不住笑了笑。




3.

计划里的同学会并没有实现,这个年纪的成年人比想象中更忙,大多数人已经有了家庭小孩,更多人则为工作奔波,加班熬夜后只想回家倒头就睡,对与十年前同窗的聚会都表现的兴趣缺缺。
李想也不是真要办什么同学会,他这人总三分钟热度,况且在了解了一圈同学们的现状发现并没什么大人物后,嬉皮笑脸的打电话给王俊凯说“还是哥俩吃顿饭就够了”。

群里只剩那个“钓鱼”的家伙没改姓名了,也没人提起,王俊凯有几次想加他好友,但想想对方连真名都不改估计是不想掺和进陈年旧事吧。
他也没向李想追究这人是谁,已经不是十几岁时候追根究底的烈脾气了,凡事都尽量看淡些,想着或许都是命运。

不过李想还是那副急性子,第二天就定了餐馆约王俊凯吃饭,说是当年还小酒都不敢喝,现在一把年纪了必须不醉不归。

王俊凯刚回来还没到上班的日子,便顺着他说那干脆去你家喝吧,真醉了我可扛不动你,省的收拾。对方哈哈大笑回道你小子想的还挺周全啊,说罢发了个地址来,“那就七点不见不散”。




4.

李想说他自工作后就搬出来住了,这是个如果不努力完成梦想就只能回家继承家业的主儿,一边嚎着房租真贵一边住在市里数一数二的小区里。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但这房租是我自己挣的,跟我爸没关系啊!”快七点的时候两人在小区门口碰面,见李想两手空空,王俊凯问“待会吃什么?”,对方在前面领路,头也没回的答道“买菜了,正做着呢”。

小区不大,就五六幢楼,楼间种满了植物挺幽静的,又正值盛夏,绿的郁郁葱葱,这让王俊凯想起以前有个人总对他说“等长大了要住在有小树林的地方”。

电梯在三楼停下,每层就两户,李想出了电梯便向右拐,没拿钥匙敲了两下门。

“室友?还是女朋友?”,王俊凯忽然觉得打扰了,怪自己没提前问清楚。李想倒是一脸轻松的说“没事儿,自己人”。

王俊凯退后小步探头去看楼侧的窗户,那是厨房,接着听见炉灶关掉的咔哒声,水龙头哗哗冲了几秒,有人小跑着来开门。



“住进有小树林的地方,然后呢?”
大概同样话题后王俊凯第一百零一遍接上这个问题,他知道对方会含含糊糊的说句“不告诉你”混过去,但他也知道这天或许是最后一次两人坐在操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

明天他就要走了,去很远的地方念书,家里没有富裕到可以让他常回来,于是心知肚明的谁也没提何时再见。

一想到不可预期的未来,他忍不住转头看身边的人,他想把这画面深深印在脑子里,没有蓝天白云没有风,没有初见时的白色校服,没有总能治愈他的活蹦乱跳的模样,远方是常年冒出白雾的巨型烟囱,天色是在彻底入夜之前令人些许压抑的深蓝色,连月亮都躲在云后,暑期的学校静悄悄的,只有操场边树林传来的虫鸣声。

“我要住在有小树林的地方,然后我们像现在一样坐着…”,男孩的眼睛直直望向前方,欲言又止。

然后呢。


王俊凯的思绪被李想夸张的招呼声打断,屋里的人开了门,朝他点了点头。


回忆里的男孩始终没再回望他一眼,只起身拍拍裤子,故作开朗的说道:“然后,等那时候再告诉你吧”。




5.

王俊凯坐在餐桌旁正有些尴尬的帮忙摆放餐具,桌子不大,没几道菜便挤满了,王源端着无处放的盘子,抱歉的说“要不这菜等会儿再吃吧”。

李想已经开了三瓶啤酒,又去冰箱盛了点冰块,王俊凯见他熟门熟路的样子想问两人是否住在一起,但他想了想没开口,毕竟三人从前常一块玩,合租也非怪事,或许是两人太过熟悉的样子让他有些懊恼。

李想看了他一眼,立刻明了,笑说“王源可是我上司,领导的领导,隔着俩级别呢”。终于入座的王源听他夸张语气作势瘪了瘪嘴,向王俊凯讲“别听他瞎说,我们根本就不是一部门的,压根管不着他”。

王俊凯一知半解,只管点头,李想又和他解释几句,原来王源一毕业就进了这公司的策划部,后来李想说不想干家里的生意,王源又觉得他口才好得人心是优势,就帮忙介绍到了销售部。
“我级别是比他高点儿,但他可是销售部业务第一,赚的比我多”,王源笑笑,又说“老板给他升职,他不要”。
“当官多没意思啊…”李想嚼着块牛肉嘟囔,顺便添油加醋的讲了许多王源工作上的事。

努力踏实有才华,王俊凯对于对方的成长毫不意外,在他看来十六七岁的王源就已是这样闪闪发光,只是对方总表现得大大咧咧旁人忘了深究而已。

“你呢?现在在做什么?”这是进门后王源头一回看着他的眼睛说话。

“金融类的,刚找了新工作,过几天才去报道……”王俊凯放下筷子,稍显认真的回道。
“挺好的”,王源说罢喝了口酒,便不再看他了。


这个夜晚很长,因为第二天是休息日李想总嚷着要喝个通宵,十点过后战场从餐桌移到沙发,不久茶几便摆满喝空的罐子,王源席地坐着,偶尔起身收拾下,再回去看另外两人打杀怪游戏。

“这游戏都出十几代了,那时候我们连游戏机都买不起,只能在小卖部看老板玩儿”,李想按着手柄感慨道,接着电视屏幕出现WIN的字样,他高兴的拍了拍王俊凯肩膀,笑说“小时候觉得这辈子都不可能打赢这游戏”。

李想又开了罐啤酒,接着把手柄递给王源,示意两人换个位子,“你俩打吧,下一关太难了我不行,王源比较厉害”,说罢让王源到沙发去,自己则背对他们坐在地毯上。

这是个恐怖游戏,为了气氛屋里没开灯,王源坐下后又几乎不被发现的挪了挪,在与王俊凯之间留出点空来。
谁也没说话,王源熟练的点选菜单设定人物,巨大的start出现在屏幕中央,下一秒射击声充斥房间,王俊凯有点心不在焉的晃动摇杆,一个怪也没打中,好在王源一旁补救才不至于分数太难看。

这局打一半时候李想已经不出声了,没两分钟又冒出微弱的呼噜,王源看了眼挂钟已过12点,小声问了句“还不回家?”

王俊凯知道是在问自己,回道“本来以为李想一个人住,和家里说了今晚睡他这儿”。

“哦…”,王源没看他,只麻利的击着按键,正干掉一个冲向王俊凯的怪物。
“那睡这儿吧”,意识到对方转头看自己,又补了句“…你不介意的话”。

余光里王俊凯点了点头,又问“要把李想弄去卧室吗?他睡着了吧?”,正想去确认,只见王源抬脚提了提李想说“喂,要睡回自己家去”,接着李想迷迷糊糊的嘟囔了几句,没三五分钟就已穿好了鞋喊着拜拜离开。

“他住隔壁”,王源一心杀怪,瞥见王俊凯正一脸担心对方开错门的模样 解释说,接着又想起什么似的略有尴尬的重复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6.

王源认识王俊凯的时候正十五岁,他比同龄人早一年上学,总是班里的老小。

高中前王源不住在城里,全因考上市里重点才举家搬来,虽说入学后在年级成绩只排中上,但中考那会算是镇里的尖子生,这些年来唯有他被这所学校录取,离开老家时父亲高兴的摆了几桌宴请四周邻居来吃。
王源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了,说都是运气好,可做长途司机的父亲却把所有期待都放在儿子身上,宴请时候喝多了酒,拍着王源肩膀讲“爸爸多辛苦都行,只要你好好念书”。

可王源不是那种只一门心思发愤图强的性格,像所有十五六岁的少年一样,一到了放学时候便想着和同学去打球,或是赖在学校附近的小卖部看年轻老板打电子游戏。
李想和王俊凯就是那两个和他成天四处疯跑的朋友,和王俊凯一样,他们先熟络起来的人都是自来熟的李想,后来李想又把两人带到一块玩儿,三人住的也近,李想和王俊凯就住对门,初中时就认识,王源则住在对街那片矮矮的出租房里。

不过李想的交际圈太广,常有不见踪影的时候,待到了高三家里管得紧想抓他成绩,课余时间被塞满了各种补习班。
那时是这样的,放学后三人会赖在教室聊会天,接着一道去校门口等李想妈妈来,目送他上车后王源总第一个发问“待会去干吗呢”。

两人去过很多地方,大多是王俊凯带着王源,王俊凯总说这城市一点也不小多的是你没去过的地儿,他们凑硬币搭公车,车子从城南开到城北,经过市中心的江河,翻了几座桥,他们去找藏在巷子里的CD店,也到城郊的大学城去吃炸串。



记得有一回搭错车成了和目的地相反的方向,王源看眼站牌说“带你去看看我家吧”。

他们在汽车站下车,用口袋里所有钱买了去邻镇的来回车票,到达镇里时已经入夜,小镇没什么夜生活显得格外安静,王源沿着熟悉的土路一直走,好一会儿才停下。
那是再普通不过的二层小楼,背后是座不太高的山,种满了水果树。

搬去城里后房子就出租了,此时阳台晒了些陌生衣裤,王源停在门口指着二楼的小窗户讲“我就睡那儿”。

那是个接近又遥远的毫无实感的画面,在此之前王俊凯虽知对方不是本城人,但“王源的家”始终是步行五分钟就能抵达的地方,那里有对方的父母以及从老家带来的小黄狗,王俊凯尝过王源妈妈做的菜 好吃极了。

“你以后还回这儿吗?”王俊凯站在那儿,盯着那窗户看。
“……总得回吧?”王源说的犹豫,疑问口气全都躲进了夜里。

远处满山的树跟着风撞出窸窣响声,镇里为数不多的路灯亮起,空气都是昏黄的。

再过几个月他们便要高考了,两人成绩差不多但从未聊过大学想去哪里,王源不太想提这事,好像先提的人需要很大勇气,王俊凯更是不说,前几天父母已为他提交了留学材料,苦口婆心说我们倾尽一切就是为了给你更好的未来。

王俊凯总安慰想 王源就住在街对面,无论何时只要穿个马路就行,然而到了此刻他却无法再说服自己,会不会等再回来时那片破旧的出租房已人去楼空甚至随着近来的市政建设被夷为平地。

“王源儿,我可能得出去念大学了…”王俊凯咬着嘴唇轻声讲。
“挺好啊,市里就一所大学也不是特别厉害,你准备考哪儿啊,要不我也看看?”王源没明白其中意思,转头笑着问他。

王俊凯皱起眉头,回道“不是…我是说去国外念”,见对方眼色忽然暗下,又连忙补充讲“不是我愿意的,我爸非要我去…”。

“挺好的啊…”,王源踩着颗石子 来回拖出沙沙沙的声音,石子滑到脚心,硬生生的卡在了鞋缝里。
每踩一脚都搁的难受。

只有风和苹果树还在响,王源低着脑袋瘪瘪嘴说“不早了,回去吧”。




7.
王俊凯以为自此两人会疏远了,可并没有,王源像无事发生一样依旧笑咧咧的来喊他上学,给他带妈妈蒸的包子,去他家做功课,两人相处的时间甚至比从前更多了。

王源正埋头写作文,王俊凯停下笔看他,见对方在末尾处一笔一划的写了珍惜当下四个字。





原以为离别是个吵闹的词,毕业典礼那天班里有女生哭了,班主任说到动情处也没忍住哽咽了小会。大家闹闹嚷嚷的相互告别,男孩们要面子,扯着嗓子喊别忘了我啊混蛋。

班长用余下的班费买了同学录,王源一边笑着吐槽“这不我小学时候写的玩意儿嘛”,一边认认真真的在王俊凯那本上填写,他翻了翻别人写的寄语,有留下手机号码邮箱的,有趁机小心告白的,也有前途似锦这种正儿八经的祝福语。

他抬头看了眼正站在讲台边和李想打闹的王俊凯,两人的脸被对方画的很滑稽,接着眼里旁人的模样逐渐淡去沦为剪影,就连李想的表情也变得模糊,只有那个少年的面孔愈发清晰,安静的,像是闪着光。

王源不知道自己正扬着嘴角,直到对方忽然转头看来,他像是被戳穿了某个秘密下意识的躲开视线,又慢慢的被吸引回去。

王俊凯收起了笑脸,不知为何变得格外认真又严肃,王源望着他,像快要跌进无尽的水里,接着画面被突然闯进的女生打断,周围同学开始起哄,王俊凯移开投向自己的视线,看着面前的女同学无措的挠了挠头发。




舌尖生出不知名的苦味,王源连忙喝了口汽水。

他不再看,笔尖匆匆划在纸上,低头潦草的写下五个字。




最好的朋友。




8.

王俊凯走的那天是八月末,王源和李想去机场送他,李想装腔作势的呜咽了几声,笑说记得泡个洋妞给哥们儿长脸啊。
王俊凯无语的白眼他,之后又彼此鼓励祝福几句,准备道别。

王俊凯的母亲没忍住哭了,父亲只说了句没钱就和家里讲便挥了挥手。

“走吧”

最终说出这话的是王源,见对方欲言又止,特别认真的回了句“明年见”。王俊凯没再出声,只点点头转身离开。

如果早知这是最后一面会不会还是如此简短甚至仓促,会不会不再捏着拳头克制而是向前跨出小步给对方一个拥抱,或是抛下男儿的面子干脆哭一场。

王源不知道再来一次会怎样,第二天他便搭上几十个小时的火车去遥远城市,开始忙着适应陌生环境和全新生活。




隔着时差两人过着日夜颠倒的交错日子,王源醒来时候手机里总有王俊凯的留言,偶尔会有照片,说今天吃了什么上了什么课,说学校边有个三层楼的CD店 给他买了喜欢的专辑做礼物。

仿佛只有快乐的事。王源说自己加入学生会了,说选的专业比想象的有趣,说大学课程不简单感觉还跟读高中似的,说这里的夜市特别好逛下回你来我带你吃遍那条街。


他没说的是 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父亲病了,身体变得虚弱无法再跑长途,最终父母决定退了租房回到镇里。

王源申请了奖学金不再像家里要钱,一边去学校附近的小吃街做兼职送外卖,他进到家快餐店问老板还要兼职吗,老板看了眼他消瘦的身板问“很辛苦的 吃得消吗”。





王源每天都去快餐店,中午晚上各工作两小时还能省下两顿餐钱,老板总嘴上嫌弃他瘦 每次都给盛满满一盘子菜,嘟囔着反正卖不完。

王源没多少朋友,时间被工作学习各占去一半,没多久后又辞掉学生会的职务,那儿大大小小的活动虽然有趣却无法解决他的衣食所需。

快餐店生意很好,外卖工作的时间变得越来越长,为了不耽误拿奖学金,王源不得不学习到半夜,老板见他总一副疲惫模样,便让他去隔壁街的小旅馆兼职,说是认识那儿的老板,那工作轻松很多,空的时候还能看看书。



于是在快要入冬时候,王源成了小旅馆的前台兼职,他很喜欢这份工作,平日里很清闲,忙的时候也只是帮忙登记下入住信息之类的,其余时间能带着作业来安静学习,工资稍低些,但能平衡好生活。



王俊凯依旧每天发消息来,但王源逐渐回的少了,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他不想告诉对方正打工的近况,更不想倾诉父亲已无法工作家中靠母亲接些手工活度日的困境 怕显得自己软弱。

他喜欢王俊凯告诉自己的每件事,每张照片都特别新鲜有趣,但大约是自己越来越少的回应 对方的消息也逐渐减少,整个十一月只在月末那天收到句生日快乐。

王源想回声谢谢,打了又删,最后什么也没说,把手机塞回了枕头底下。




9.

“你给我发过封邮件,还记得吗?”
王源晃着啤酒罐问道,此时他正和王俊凯一起 坐在阳台吹风。

“有吗?!”
见对方一脸诧异,王源忍不住笑起来说“不记得啦”。





那是大四的冬天,王源还在那间小旅馆工作,大概是圣诞节的缘故变得很忙,他不停重复说着入住事项然后递去房卡。



过了午夜才空闲下来,今天他必须写完手头的稿子,这是另一份给网站写广告软文的差事。
这次的合作方喜欢用邮件联系,王源登陆高中时候注册的账号,待查收完文件后,收件箱里跳出条显示为karrywang的新邮件。

距离这天他们已有快三年没再联系了,王源惊讶又疑惑的点开,是一段几十秒的视频。他点下播放键,画面里熟悉又陌生的人有了动作,对方穿着从没见过的藏蓝色西服,领带歪在一边,头发乱糟糟的,他通红着脸,手里拽了瓶红酒,睫毛像是沾湿了水。

进度条一秒秒移动,画框里的人没有出声,只一会看看镜头,一会又低下脑袋像在揉眼睛,视频里的王俊凯叹了口气,在快要停止播放前忽然抬眼说了句“我很想你”。

王源感觉到自己瞬间轰隆作响的心跳声,接着有人敲了下前台问还有房间吗,他手脚慌乱的接过证件,说您稍等。

复印机亮了几下,吐出两张纸,王源把房卡递去,提示电梯在右边,他看着这对情侣消失在走廊拐角,邮件里的视频开始重复播放,又是漫长的沉默,王源盯着屏幕觉得眼角酸涩,手里拽着的复印件上是比自己还小两岁的年份。

庸庸碌碌的日子里,他错过了太多。

王源在对方开口前将进度条拉回了起点,重复看,他忽然意识到对方应该在念研究生了,原本说好三年的学业不知何时被延长。

记忆里的男孩换了发型,看起来个子应该也高了不少,样貌依旧好看,该有很多姑娘喜欢吧。画面里像是宿舍,小小的,后头整齐摆着几双鞋,篮球搁在角落,浴室门开着泛出暖色灯光。

王源仔细寻找每个细节,企图拼凑起这丢失的时间,可他害怕再听那句话,只不断重复看对方无言模样,想象那举手投足正坐在眼前。


街上的店招一点点熄灭,只有小旅馆门前的圣诞树还闪着光,王源探头看了眼门外,正悄无声响的飘着雪。

王源关掉电脑,走到空无一人的街上呵了口气,树枝光秃秃的刺在夜里,没一会便被落下的雪花覆盖,而掉在手心的那片化作了水,柔软而温热的。




10.

王源没有回信,像很久以前王俊凯说自己要出国念书时一样,他总是能不动声色的让波澜翻篇,任它们成为心里隐隐作势的暗涌。

快毕业时候家里传来了父亲身体好转的消息,王源挂了电话又找出那封邮件看,他原本打算毕业后就回镇上方便照顾父母,今天却不知怎的对母亲说想回高中时候生活的地方。

这是王源第一次向父母说起自己的想法,想从事的工作,有怎样的目标,空闲时候想做哪些感兴趣的事,他说要你们注意身体 以后我养你们。


待夏天时候王源在市里找了份工作,也联系上李想。李想在生活上帮了他许多忙,比如起初提出和王源一道租房子住,说是想脱离老爸控制,其实是变着法子帮王源承担了部分房租。

最早他们就住在高中附近,从前住过的那片房早就拆了,仅剩几栋市政单位给退休职工们的宿舍楼,房子很旧但便宜,从阳台还能看见高中操场。

“王俊凯那小子混得挺不错啊,说是在那儿工作了”,两人站在阳台聊起过往时李想说道。

“挺好的”,王源笑笑。李想朝他啧啧嘴吐槽“你这人口头禅能不能改改啊,别什么事儿都说挺好,别人还真的以为你挺好呢”。

王源哈哈笑两声,说“是挺好的啊”,李想懒得回嘴,他知道王源是个明白人,有些话对方不说破自己也就不管闲事了。

“有事儿打电话给我啊”,李想美其名曰是要出去泡妞不回来住了,但王源清楚这是恩惠他都记在心里。


又过几年王源的工作越发顺利,已经能独自负担房租,每个月还寄不少钱回去,父母都年纪大了不再接那些手工活做,王源常打电话去说你们吃好点别心疼钱 。

那片职工楼最终也逃不过拆迁的命运,就连高中校舍都即将翻修,一切都在蜕旧弥新。



王源顺势搬进了心念很久的小区,早前拜访客户的时候来过几回,一进大门便是满目绿色,春季四处是花,秋天又能见暖橙枫叶,而他最喜欢的还是盛夏,晚风吹散黏腻的空气,枝叶扇动像老家屋后满山的树,更像高中操场里 他们坐在跑道边 眼及之处围绕着的小树林。

李想就住在他隔壁,说是怕他这工作狂没人照顾活不下去。

“王俊凯走的时候交代的,让我看着你”,李想念叨起十年前的机场告别,忽然特认真的转来问:“听说他要回来了,见一面?”。

王源没应声,自顾着切手里的洋葱。

李想见他这样子,拿手机按了一阵,放下后叹了口气说“兄弟可是仁至义尽了啊”。




11.

他们在阳台聊到天亮,绕过那些令人难过的片段,不断回忆年少趣事。

太阳快要升起那会儿空气开始变热,日出前奏的第一缕光从树木顶端偷露,氤氲着包围起每片枝叶。

王俊凯靠过去,用掌心抹掉王源额间细密的汗,对方转过脸时他没有收手。

“你已经住进了有小树林的房子,然后呢?”


他想抓住些什么,于是认真又迫切的再一次询问这几乎沉入心底的答案。


王源回望来,是和少年时候看向彼此一模一样的神色,就连风也成了十八岁那年的味道。




“然后我们再也不分开。”





END.













评论
热度(733)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