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反对无效

Max:

娱乐圈从来不缺新人,但最缺能红的新人。

这两年最红的一个是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国际影帝王敬虞,另一个则是以一张照片席卷各大网站搞瘫百度搜索的王俊凯。

前者种种事迹广大吃瓜群众都已烂熟于心,而后者……

未出道少年在公司前门被人偷拍的一张正面照在微博里惊起一滩鸥鹭,原博转发被操到不可细数,记者们闻风而动赶去经纪公司门口堵来的消息让百度搜索差点瘫痪。

据前吃瓜群众现王俊凯粉丝后援会副会长表示:美少年是全人类的共同财产!

据隔壁老李家闺女表态:如果帅有罪,王俊凯罪无可赦!

据前影帝狂热粉现王俊凯墙头草粉一枚:把持是什么,那个眼神怎么可能把持得住!

总之,王俊凯凭借一张眼神凌厉面无表情的照片,提前出道了。

公司上下又是欣喜又是焦虑。

欣喜的是怕不会很红结果红了半边天,焦虑的是……

正主实在不好搞……

全公司上下没哪个经纪人敢带他……

公司老总班总第n次把王俊凯叫进办公室,颇有些焦头烂额,刚才王俊凯的新任经纪人还没见到王俊凯呢,哭着喊着威胁自己要辞职也不带明日巨星。

他实在没办法,按紧太阳穴,问道,“说吧,你要谁给你当经纪人。”

“你知道的。”

“不可能!”

“挖过来。”

“不行!”

“那我没办法了。”

什么叫你没办法,噎人,真的噎人!

谁他妈知道这烫手山芋,明日巨星,背靠连锁影城老总母亲的练习生,肯签公司的唯一原因,竟然是和青梅竹马闹脾气了?!

班总忍不住想起当年。

咖啡店迷幻的灯光下,他一眼看见安静忧郁的少年坐在淅淅沥沥的雨声隔绝出的角落里,身板挺直,面容惊艳,就是,嘴里不太好听——“ccc,爱jb走不走!谁tm少你不能活了是吧!火坑你爱跳就跳吧,老子懒得管了!”

少年把咖啡一饮而尽,眼前就突然出现了一张名片——“小兄弟,演艺世界了解一下?”

一转眼几年过去,少年的竹马王源在另一家经纪公司干得风生水起,业内听见名字无一不树个大拇指夸赞一下这位经纪人处事之老练,待人之诚恳,旗下艺人就算一般般,也给带得业务纯熟,综艺有梗,极少被黑。

叫班总去挖别家公司的大红人,不如叫他带颗核弹炸了自家公司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但很快,班总就认输了。

王俊凯没有钦定到竹马,在首次接受的采访里皮笑肉不笑,得罪了一众媒体。

记者甲问道,“请问你之前读的什么学校?”

“关你屁事。”

“啊?”

经纪人赶紧打圆场,“不好意思,是那个xx大学!”

记者乙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啊,那个大学,听说最近你们学校校花也火了,你知道这件事吗?”

“我tm怎么知道,我又不认识,爱火不火。”

记者丙很不死心,“你知道最近你和王敬虞经常出现在头条吗,八组有个投票,你俩的颜到底谁更胜一筹,你觉得你们谁能胜呢?”

“关你屁事。”

一众记者仿佛吃了苍蝇般说不出话来。

神人,神颜,神素质。

甚至有人私下给他起了个外号——核弹炸裂男子。

班总事后花了一大笔钱堵住悠悠众口。

班总终于亲自跑去堵了王源。

班总拉着从未见过的男子,欲哭无泪,“求求你救救我吧!小兄弟,我公司要垮了!”

男子挠挠脑袋,看看周围,“你说…要怎么救?”

“跳槽来我这里吧!”

“啊?”

男子身后一人眼睛一眯。

“你再不来,王俊凯就要毁掉我整个公司了!”

男子更不明白了,“王俊凯?那个王俊凯?跟我有什么关系?”

班总不顾一切,终于挤出两滴热泪,“他说,非你不可!”

男子眼睛一瞪,“班总,这话可不能乱说!王俊凯有这么缺新闻吗?!”

班总还要继续哭下去,被一人拉住,他抬头,男子身后那人站出来了——“你回去吧,叫王俊凯亲自来。”

“啊?”

那人一副姣好面孔,看得班总想挖人,“我是王源,你哭错人了。”

啊?!!!!!

他以为王源是明星,前面这男子是经纪人!

班总老脸一红,心中默念,这辈子也不要踏进这地方了。

王俊凯怂了。

又怂又气恼,烦躁得把整个房间里的东西加无辜的空气都骂了一遍。

那时候王源突然说要去国外留学,还学大众传媒,云淡风轻地调起他的怒火,他单方面争执过后暴跳如雷,放话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王源。

后来几年里,想见得要命,但服软太没骨气,所以拖到今天。

年少轻狂啊,干嘛把话说这么绝。

王俊凯肠子都悔青了。

叫他亲自去找王源,不就是顺带打了几年前自己的脸吗。

他拿起手机,烂熟于心的一串数字一一按下后,又痛苦地捶着桌子,不敢再有下一步动作,无力嚎了声救命后趴在桌上,盯着屏幕,不想思考了。

小时候王源挺好的,自己说什么都信,叫他从家里带什么都带,因为年纪相仿,总叫自己凯哥,跟在身后,温温吞吞的,从不大声说话,十足是个…好孩子。

到底是什么时候起,王源会拼命反驳了呢。

王俊凯想不通。

十几岁时一起飙车逛街嗨酒吧的时候起,王源就和自己疏离了吧。

他每次都叫他,他每次都借口有事不来。

他凌晨喝到在路边吐了,他飙车撞电线杆上了,他跟人在酒吧打起来了,王源倒是出现得很快。

所以他没怀疑过王源对自己的好。

哥们儿嘛,理所应当。

小跟班嘛,正常。

可有一天这个哥们儿,这个唯一的小跟班要跑了,他就慌了,他从来没跟王源真生气过,就算有,也不会多严重,他气到第一次爆粗口,第一次想揍王源,第一次控制不住自己。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这好像,不太正常。

他犹豫半天,终于按下通话键,那头很快接起来——“喂?哪位?”

“是我。”

“嗯。”

“你也知道我脾气有点急,那个时候乱说话,是我不好。”

“嗯。”

“我认输了,我只是不想你离开我身边,我已经习惯我们两个人了,你不在,我都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我刚才还在想,我是不是不正常,我怎么这么烦人,这也不许那也不许的,不让你干这干那,我自己那时候也没想好想做什么,怎么就拦着你不许你去留学呢……”

“讲重点吧,我还有两分钟。”

“哎,两分钟?!我…我…对不起…那个…哎呀怎么说…我想…”

“还有一分钟。”

谁也不知道,核弹炸裂男子王俊凯竟然头一次涨红了脸跟人低头,声音软趴趴的,“王源,我想你了。”

那头半天没说话。

王俊凯以为被挂了,确认过屏幕后“喂”了一声。

“没挂。”

好像没什么起伏。

王俊凯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有些东西郁结在这里,一下子散不开。

“你来做我的经纪人好不好?”

“好。”

是从什么时候起,对王俊凯只有点头了呢。

王源自己也不记得了。

可能是五岁摔倒被他紧张无措的样子吓到的时候吧。

可能是八岁自己衣服脏了非要拉着他换衣服的时候吧。

可能是只有一个冰淇淋还要留给他吃的时候吧。

两艘并列而行的船,顺风时一起前进,互相鼓励,逆风时分不清方向,可能还会互相冲撞。

他们两个就是这种关系吧。

逆风的时候,王俊凯有一大把狐朋狗友,整天无所事事,泡吧打架。

王源敏感早熟,夜里三四点跑到酒吧门口拽人的时候,把这个傻子背上的时候,亲眼看到傻子身上替人挨的拳脚之后,到底没忍住,红着眼骂了句臭傻逼。

可傻子醉醺醺的,在背上摇来摇去,还很开心。

十几岁听不进劝,第二天也只会生龙活虎地又扎进人群里嗨。

王源没办法。

只有走。

走,也是测试。

测试他这样做,有没有一份回应。

如今这回应算不上很好,也不错了。

他递了辞职信,董事长也不留他,说好了的,自由随他。

再说,他为公司这几年也挣了不少钱,拓宽了不少人脉。

再次出现在王俊凯面前的王源不想只点头了。

他全都不准。

“戒烟。”

“准时。”

“态度。”

“不许说脏话。”

“做不到罚俯卧撑。”

“不听话我就走人。”

王源一条一条陈述着,王俊凯只觉得挺久没见,王源像是心情不好,疏离又庄重,和从前软萌可爱的王源完全不一样,他顺着王源的方针乖巧几天后终于受不了了,谁热脸贴冷屁股贴多了都会觉得脸疼吧,王源私下从不多说一句话,只做事教训他,对他的示好视而不见。

他觉得憋屈。

他道歉了,服软了,打脸了,两个人怎么回不到原来了。

他醉醺醺地歪在沙发上,周围递过酒来,他便往肚子里灌,吐过两三次后心里燥热得紧,迷迷糊糊中就看见包间被一人打开,外头明亮的光线照在这人背上,看不清模样,但声音很熟悉——“你出来。”

他自然是立刻站起来,歪歪扭扭走过去,“你来了……”

这一幕倒是似曾相识。

王源不喜欢他和狐朋狗友喝酒玩乐。

他喜欢王源来每个地方找他。

不对。

他好喜欢王源来找他。

他好喜欢……王源……

十九年的不解憋屈一下子想明白了,王俊凯在出租车里摇头晃脑,想找出其他的论点来反驳自己,但酒精到底是酒精,他只觉得脑子里一汪泉眼,全是浆糊。

只记得好喜欢王源。

但王源这么凶,这么严肃不可爱,还喜欢干什么呢。

哎。

二十几岁的偶像叹了口气,打了个嗝。

王源什么也没说,伸了只手过来,隔着衣服按在王俊凯的胃上,轻轻揉着,“你什么时候能长大,王俊凯……”

王俊凯当然不服气,赶紧反驳,“我可比你大一岁!”

醉酒后的王俊凯从来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

王源很清楚,他边揉着肚子边笑了,“有用吗,你还是这个样子。”

王源的手法不急不徐,按得王俊凯好受了些,甚至舒服地张开了整个身子,斜躺在座位上,然后理所当然地遭到了额头一击,王源经纪人式的口吻出现,“姿态!”

“什么样!喝醉了还姿态了毛线!”

“不准说脏话!”

“毛线算tm哪门子脏话?!”

“俯卧撑加五十个。”

“操!我这是被你急的!”

“再加五十。”

“王源!”

“凶我吗,再加五十!”

王俊凯此刻浆糊一般的脑子斗不过王源,在王源搀扶下进门后又觉得很没面子,正想再争取一下宽大处理或者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脚底却被门一绊,带着王源一块撞了地。

王源反应很快,一瞬间就要起身。

两人手脚缠在一起,姿势很不好看。

但王俊凯鬼使神差般下意识搂回了他。

“放手。”

又是经纪人口吻。

王俊凯把脑袋放到王源胸前磨蹭,王源单膝跪地,半起不起,被他这个动作吓得一愣,就要打额头,又被预料到一般给截下了。

王俊凯像只猫咪一样寻找着内心的安稳,右手慢慢把手指交缠进王源的指间,唇角不由自主地扬起来。

王源这次真愣了。

甚至有点懵。

王俊凯撒娇卖萌什么的早就见过,冲他叫哥哥要糖吃都很普遍了,但还是第一次,十指紧扣这种动作,太不寻常太容易让人误会的动作。

王俊凯给酒灌傻了吧。

不过也好,灌傻的王俊凯才可以亲亲抱抱嘛。

他和往常无数次一样,低头,轻轻吻住那两片薄唇。

往常不到五秒,就会被推开的吻这次却被薄唇的主人逮个正着,王俊凯刚才因为醉酒而微张的眼睛突然瞪住他,一转眼将他压在身下,酒气从面前呼啸而来,王俊凯眼神咄咄逼人,“你刚才在干什么?!”

应该是醉了的。

应该是在发酒疯。

王源紧张了一瞬间的心又被自己安顿下来,不自觉地撩拨着声线,“亲你啊。”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每次都亲你。”

王俊凯脑子里那汪泉眼突然不再冒浆糊了,他清清楚楚地听到王源说每次都亲,就是说几年前,每次他喝醉了,王源都亲他了?!

“为什么亲我?!”

王源大眼睛忽闪忽闪,理直气壮,反正喝醉了,喝醉了的王俊凯随便欺负,随便告白,他眼含笑意,去捡王俊凯撑在自己身边的手,交缠,“因为,我好喜欢你。”

王源,好喜欢王俊凯。

为了王俊凯离开,又为了王俊凯回来。

人这一生很难遇到想要付出一切的目标。

但王源早熟又敏感的世界里走进了一个王俊凯,从此他的世界就只想为他考虑,为他打算。

王俊凯多厉害啊,他那么热爱唱歌,应该去唱。

可富二代普遍爱染的恶习怎么办啊,打架斗殴,酗酒飙车,十几岁的王源拿王俊凯根本没办法。

但他也没想到,二十几岁的王源更拿王俊凯没办法。

王俊凯呆了二三十秒后,突然起身,一把抱起王源。

王源不知道他怎么了,挣扎了几下根本下不来,再一看他是往卧室走,急了,蹬腿要跳。

“你放开我!”

王俊凯也急,顺势把人一放,就着墙将人围在怀里,眼睛红了,“我今天才知道,我该早知道的!”

王源呆呆看着他,王俊凯好像,是清醒的。

“我该怎么做,”王俊凯想了一会儿,“你想要我怎么做?弹额头也好,做俯卧撑也好,你罚我吧,像个傻子一样没明白的时候,我干了很多让你伤心的事情吧,你打我好不好?”

王源点头,“对,是很多。”

但他还有个问题,“这跟你抱我进卧室有什么关系。”

他想问这个。

大度一点,暗恋的辛酸倒没有什么。

眼前的事情,才是重点。

他盯着王俊凯,想要一个答案。

然后王俊凯说,“因为,我好喜欢你。”

好喜欢你,所以想亲亲你,抱抱你,和你在一张床上做最亲密的事情,想和你距离为零。

王源不争气地腿软了一下,“谁要跟你睡了!”

王俊凯笃定的眼神看着他,“你。”

“我什么时候答应了?!”

“刚才亲我的时候。”

“你放屁!”

“你说脏话。”

“那怎么了?我又不是艺人。”

“你是艺人的男朋友,不准说脏话,要罚。”

“谁答应你了?罚什么罚?!”

“罚你睡我,好不好。”

“别闹了,去醒醒酒!”

“我没闹,我早醒了,我以后不喝酒了。”

王源被面前这人正经严肃的面孔震慑得手足无措,“啊?!”

“戒烟,准时,态度好,不说脏话。”

要怎么弥补这几年呢,王俊凯的情商久违地出了点主意,顺着王源做王源希望自己做到的事情吧。

既然喜欢他,那肯定和他喜欢王源一样,想亲亲抱抱睡觉觉。

给王源睡他。

王俊凯头一低,衔住那两片心形唇轻轻厮磨,笨拙地换着角度在唇齿间攻城略地。

王源哪里受过这么深的吻,拼命撑在墙上,毫不客气地含糊反对,“我不……罚你了……别!别摸!”

回应他的是更深一层的触摸和暂时停息的吻,王俊凯哪里舍得让人逃跑,“反对,无效。”

评论
热度(1855)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