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尖子生

诺顿大叔:



因为安安的这张图


才有了水泥都糊不住的脑洞和狗血


老师凯x学生源,可能会ooc…… 


pic : @后来的安安  (拿到图授权啦,真好看!!)









01




月考的卷子刚发下来,尖子班里听不见几声议论,这是省重点的班级,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进不来。讲台上,身着一身剪裁得体,质量上乘西装的数学老师,吩咐班上同学先自行温习,稍后来讲义。




多数人端正坐着,低头看卷子,也有女生偷偷抬眼去看正在班上巡视的老师。他今年刚刚接管他们班,听说是国内一等一高校毕业的高材生,这其实也不稀奇,稀奇的是他长成那样子,高挺鼻梁之上,是一双长睫浓密的桃花眼,简直多看人一眼就要晕过去,架着眼镜也不减半分多情。哪里像是数学高材生的样子!




但讲起课来,却是半分不差,条缕清晰谈笑风生,不光女生们小鹿乱撞,男生们也被收得服帖。下课铃响起时,大家都觉得意犹未尽。王俊凯收拾着自己的讲义,留了一些功课,才将手腕处的扣子解开两颗,向着第二排第二座的人点了下下巴,淡淡道:“王源,你跟我来办公室一下。”




班上同学听了,却没什么反应,该干嘛干嘛。王源本就是数学委员,成绩又极好,平时都排在年级前五,最近几次更回回都是第一,师生之间的交流也属再正常不过。眼见王源静了一静,才走出去,看起来不像他们想的那么高兴,反倒有些抗拒。






数学实验室里,银色西装丢到一旁,原先胸前扣的一丝不苟的扣子已经解开几颗,衬衫袖子挽到手肘处,顺着肌肉匀称的手臂向下,修长手指伸到了身前人的前面,从下(身)青春稚嫩的毛发里,安慰着他正滴着水的前端。




“呜……”王源压住呜咽,任着身后的人予取予求,竟还有力气愤然低骂:“你他妈轻一点!”




王俊凯在他身后喘着气,动作有些野蛮难耐,跟先前讲台上的那个人全然不同,此时将脸贴近王源汗涔涔的头发,沙哑声音钻入王源耳朵:“这阵子考试都没碰你,忍很久了。”




王源被他撞得吃痛,才不管他说什么,下面猛然一夹,听到王俊凯闷哼一声,方有一些解气,他回头骂王俊凯,眼角红红的,不知道是难过,还是愤怒:“你变态!禽兽不如!真该让其他人看看,你正在对自己学生做什么事!”




王俊凯重重向前一顶,将王源固定在墙壁和自己之间,他一手握住王源尖巧的下巴,语气有些嘲意:“那你就去揭发我,顺便再让他们知道,最近几次考试你能到年级第一,都是因为我在数学卷子上帮你动了手脚,多加了几分。”他沙哑的笑声就在耳边,王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乖下来,由着王俊凯手伸到他胸前,掐住一粒,他默默哼着,眉头皱得死紧。




少年身体毕竟不经事,唯一的经历就是跟王俊凯,到后面王源自己也耐不住,咬着手指不让自己叫出来。他的动作大大刺激了王俊凯,他顶撞的动作更用力起来,几乎要把王源给弄散架了,生理反应下,王源泪流不止,他声音委屈起来,像小猫爪子挠着人心间:“你慢一点……”




王俊凯受不了王源这样的语气,看他背因为情动全红了,蝴蝶一样的肩胛骨可爱得紧,他将嘴唇贴在上面摩挲,吻的间隙哄着王源:“你乖乖的……”




Gc来临的时候,王源觉得自己眼前都变成了白色,他窒息一般瑟缩颤抖着,任王俊凯把他紧紧钉在自己身体里,感觉自己就像掉入一个大网中濒死的动物,而这重重密不透风的大网,编织起来只有三个字,王俊凯。








02






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王源穿得整整齐齐,重新恢复成别人眼中,生人勿近,不苟言笑的尖子生。他本来就长得极好,只是性子有些冷,眼里除了学习再没其他事,在女生看来是禁yu系,在男生看来则油盐不进,没什么意思。




班上亲近的人只有后座的刘志宏,看他满脸潮红的回来,以为被王俊凯骂了,伸长脖子着急问他:“老师找你干嘛了?”




王源心里难过,语气不太好:“没干嘛,你别问了。”他平时很少发脾气,刘志宏被唬的愣了愣,讪讪缩回脖子,不再讲话了。王源更是难过起来,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王俊凯衣冠禽兽。








本来课业累重,况且又是省重点,但为响应国jia政策上的快乐学习,校方也不得不多开几门课,其中游泳课是家长们一致通过的,当时投票的时候,七嘴八舌都在说,又能强身健体,又能劳逸结合,游泳不错的。




一学期上下来相安无事,顺顺利利,只是游泳课考试那天,教练却恰好因妻子生产请了假。泳池水边,一排细胳膊细腿的尖子班学生,眼睁睁看着平日西装革履的数学老师脱了上衣,露出线条姣好的身体,迈开长腿慢慢向他们走进。他许是戴了隐形,金丝边眼镜也摘掉了,一双桃花眼目带笑意,走近一步,就听得有人倒吸一口气。




王俊凯拿着秒表文件夹类的东西,站到学生面前,笑说:“大家都知道方老师请假了,我知道大家都很舍不得他,我也不想抢他的位置,只是这该来的考试还是要考,我又恰好是你们老师中游泳最好的一个。所以,不好意思啊,数学课你们要见到我,今天游泳课,你们还是要再见我一次。”




他话刚说完,就有女生偷偷笑起来,高兴坏了的样子,王源瞥了眼笑出声响的那女生,又回转过头,心想,哼,不知道有多少人盼着见这禽兽老师呢!




一班分成几组来考试,大家按王俊凯意思分好组,各自散开,王源也乖顺跟刘志宏一块走,王俊凯叫住了他。




“王源,你帮老师计下时间。”也真是滴水不漏的一句话,平日是数学老师跟数学委员配合,今日就算有了体育委员,也只让人护着泳池人安全,统计数据这种事,交给数学最好的学生,再理所应当不过。




王源恨死他了,感觉到王俊凯将表格递给他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地捏了捏他手腕骨,他瞪着高他半个头的人,故意将纸张弄得哗哗响,跟平时文文静静的人判若两人。




但两人平时不管什么事都配合多了,这次竟也默契得很,分数一个都没差错,异常顺利。好不容易盼到自己考了,王源也不管身边人怎么想,胡乱将表格塞到王俊凯手里,在旁人看来几乎有点骄纵任性了,只有王俊凯仍温和地笑着,其他人都觉得王俊凯脾气真好。




王源下了水就开心了,先前阴霾一扫而光,虽是考试,可他水性从小就好,丝毫不见压力,在水下宛如一条快活自在的小鱼,马上就超越了所有人。少年的身体匀称,手脚比例十分修长,泳姿活泼优美,全然不是平日尖子生一板一眼的样子。




王俊凯眯着眼,一错不错盯着他最快到达终点,按下秒表,对着记分的人报了数据,声音有点哑。








03






学校男生格子间浴室里。王源背抵着坚硬墙壁,他的腿挂在王俊凯胳膊里,被他折成大开的姿势。王俊凯进来的很急,他痛得不行,隔壁间哗哗水流声不断,他又羞耻,又害怕,眼泪顺着喷洒下来的水流一起涌出,手指掐到王俊凯背里。




“死变态!老禽兽!伪君子!强j犯!……”王源边哭,边低哑着声音骂,王俊凯低下头,用力的表情有些狠,与王源很近地对视,说话间气息都喷在他脸上,他说:“你以后,不准随随便便在别人面前游泳。”




王源想踢他,偏一只脚挂在他手里,全使不上力,他瞪着王俊凯:“要你管啊!关你他妈什么事!”




王俊凯重重顶了他一下,缓慢地说:“我说不准就是不准。”




他动作幅度大起来,每次进出都深而用力,王源已经没力气跟他计较其他事,他被王俊凯的技巧弄得舒服起来,不由张开嘴,忍耐着哼出声来。他眼角是很好看的潮红色,白皙的脸颊也飞上了红晕,张开嘴露出小巧莹白的兔牙来,一双嘴唇更是艳的过分,王俊凯受不了地低下头,似乎忍了很久,才好不容易将嘴唇移下几分,亲在王源下巴上。




王源像被烙铁烫到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王俊凯用大手覆住他湿润的眼睛,盯着王源微张的嘴唇,没有过很久,便呼吸粗重地she了出来。








期中考时,英文考试由王俊凯监考,他依然穿着正正经经的衬衫西服,袖子扣得严实,用被眼镜挡住的眼镜巡视着班级动静。王源没有心思再去骂他,安安静静做着试卷,他坐的端正,下笔很稳,侧脸因为冷静,而有另外一种好看。王俊凯只盯着一会便转开了。




英语是王源强项,他很快就做完了,连作文都流畅顺利。例行检查时,他看见王俊凯走到了教室外面,与隔壁教室的监考老师一起倚着栏杆,似在闲聊。那监考老师是隔壁班的语文老师,看过去跟王俊凯差不多大,二十五六的样子,留着齐肩长发,长裙及膝,脚下踩一双细短高跟鞋。




两人像是聊到什么有趣的事,双双笑起来,王源突然烦躁极了,低下头,英文字霎时变得歪歪扭扭,一个字都像不认识了一样,他根本检查不进去。




他第一个交卷的时候,王俊凯愣住了,但也很快压住声音,用旁人听不出差别的音调问他:“都检查完了吗?”


王源没有回答他的话,用微红的眼睛瞥了他一眼,王俊凯觉得那眼里有怒意,有委屈,有难过,有说不上来的东西,心里诧异,他今天难道又做错什么了?






成绩下来,王源果然失在英语成绩上,他拉下十来分,王俊凯怎么也不可能在本来已经很高的数学分上,再活生生帮他变出这么多分来。王源跌出了前五名,年级排名第七。




他妈看了分数没说什么,只说下次再考好就是了。他爸试着安慰,万一上不了最好的,次一点也没关系,不要给自己那么大压力。不料弄巧成拙,王源听了,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很久,他只一动不动躺着,一声不吭。




很久之后,方有敲门声,王源不答不应,直到门外响起王俊凯声音,隔着门,他的声音也有些闷闷的:“王源,是老师我啊。”




王源撑起身来,恨恨地跑去开门,他妈不疑有他,听了王俊凯此行来家访的话,又说刚刚已经跟老师谈过,你跟老师聊聊天。也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反正王源一看动静,就觉得自己爸妈被王俊凯完全收买服帖了。






王源很不礼貌,不打招呼,就扭头走近自己房间里,王俊凯苦笑着在他身后关了门,想了想,又反锁了。




王俊凯向他走近,语气几乎有些哄人的意思:“一次没考好也很正常,你心态要好一点。”




王源听着罪魁祸首的话就难受,他心里堵着,却一个字都不想跟王俊凯讲,又不痛快,撅着嘴往王俊凯砸过去一个东西。王俊凯接住了,倒也不恼,端详着手里兔子模样的玩偶,摸了摸挺翘的屁(股)。




王源不理他,把自己摔在床上,鸵鸟一样趴着。王俊凯只盯了一下就觉得喉咙发紧,他忙转开头,去看王源房间里挨着墙的书架。他看见书架上顾城的诗集,拿出来翻了翻,里面有些地方还划了线,王俊凯以大人的口吻,硬梆梆地说:“你少看点顾城的书,至少……高考完了再来看也来得及。”




王源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走过去劈手夺了王俊凯手里的书,塞到书架上,不跟王俊凯对着干不舒服:“你有什么资格管我,除了会草我你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的话让王俊凯脑门跳了跳,他眼神变得有些危险,把王源逼在自己和书架之间:“你信不信我敢在这里草你?”




王源眼睛红起来,啪地打了一下他的脸,他用上了力气,王俊凯脸红了一半,打完后他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但还是卯足力气跟王俊凯眯起来的眼睛对视,输人不输阵。




王源忽然感到委屈万分,自己连着被王俊凯上了这么久,对方转头就跟隔壁班女老师有说有笑。因为他,成绩考成那样,现在人到了自己家里,还要这样逼视威胁他,王源难过死了。他抹了一下眼睛,王俊凯立刻拿他没辙了,第一次有些疲惫地说:“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不说还好,越说王源越难过,他倔强要死地抹着泪,不说话,王俊凯叹了口气,去牵他的手,被他啪地一下打掉了。王俊凯没有再生气,重新用了些力气去捉住他的手,向前走了一步,把情绪失控的王源按到自己怀里。他只要真用了力气,王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再说现在他也不想抗争,哽咽地靠在王俊凯身上,把考试的失利,心里的委屈,对王俊凯复杂的感情一并哭了出来。


眼泪濡湿了王俊凯的胸膛,他摸着王源柔软的头发,轻轻吻在他发间。










04






这一次之后,两人关系缓和了起来。王源也在下一次月考重新拿到了年级第一。他一身干干净净的校服,抱着刚收上来的数学练习卷,清清淡淡地穿过走廊,白皙精致的侧脸,跟画出来的一样。




王源将试卷放在王俊凯办公桌上,对方除下眼镜,捏了捏鼻梁,临近期末,老师学生都是打仗一样的忙碌。王源转身要走,王俊凯不动声色牵住他手腕,捏了一下放开,王源回过头,见他笑出两颗好看的虎牙,音色低沉得体:“谢谢你啊,小源。”




王源看不惯他这种道貌岸然的样子,忍了忍,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夏天来了,王俊凯的西服变成了衬衫,落拓扎在腰间,显出有些性(感)的腰身来,讲课写字时,胸前解开两颗扣子的衬衫分开些,可以看到凌厉的锁骨线条。王源撑着脑袋看他,女生们也迷的不行,眼睛里桃花都要跳出来,王源愤然地想,你们看看就好了,我可是摸过的。




自习时,王俊凯背着手一排排巡视过去,不少女生争着要他解题,他都耐心答了,声音如丝绒一样温柔。天气热了,王源有些烦躁,不耐地用笔尖点着卷面,叫道:“老师,我这道题不会。”




王俊凯走到他课桌边,低下头,看王源用笔点着一行字,有些狡黠地说:“老师,这道题怎么解?”




那一行字写得龙飞凤舞,用的净是大胆的字眼:“你刚刚讲课的时候真性(感)。”




王俊凯眸色深了深,他自然而然接过王源的笔,碰了碰他小指尖,嘴里说:“你看,是这样子……”




他也写了一行字回给王源,王源一看就后悔自己刚刚做错了事,脸红起来,他是脑袋烧坏了,才去跟王俊凯比谁更不要脸。




王俊凯写的是:“信不信我有机会在讲台上干你?”








他暂时还没有机会。周五放学后,王源被他以交流教师事务的理由,带回了单人间的教师宿舍。他们忙着备考,已经许久没有发生关系,但是王俊凯前面准备很多,给王源弄舒服了才进到他身体里。


滚烫如铁的东西烧的王源耐不住地叫唤起来,他害怕弄出声响,死死咬着嘴唇,很快破了血。王俊凯汗滴下来,他俊逸的脸也伏下来,有那么一瞬间,王源都以为他要亲自己了,但他却伸出了手,用指腹轻轻擦掉他嘴角的血迹,喘着说:“不要自己把自己弄伤。”




王源不可置信瞪着他,不知道现在是谁对他做着最过分的事,他踹了王俊凯一脚,还穿着白袜子的脚马上被捉住了,复又被压成让人羞耻的姿势,王源恨恨地骂人:“禽兽!说什么不要弄伤自己,又对自己的学生做这种事!变态!”




王俊凯听不下去了,他嘴近到王源唇边,王源吓得完全噤了声,感觉王俊凯亲在自己嘴角,有些疲倦地说:“你不骂我就是不痛快。”


王源扭过头去,不再看他。心里想,因为只有骂王俊凯,他才能找出一点他们这样不正常关系的理由。否则他们这样,又算是什么。






期末的成绩出来,王源心想事成拿了第一,回校的时候,王俊凯却叫住他,认认真真对他说:“这次是你应得的,我没有帮你多改一分。”




王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那边刘志宏叫了他一声,王俊凯扬了扬头,看着他,说,去吧。




一回到班上就炸开了锅,有人也是刚知道的消息,说数学老师要去读博,下学期不再教他们班了。王源征在那里,脑袋嗡嗡嗡响,什么都听不见了。他猛地回过神来,冲出去要往教师办公室跑,不想撞进了正进到班级的人怀里,那人抓住他双臂,浓眉蹙起,低沉道:“乱跑什么?”




王源呆呆看着他,王俊凯见他神情不对,料想他应该是知道自己要走的消息,碍于班上人多,他不便多说什么,拿出老师的语气让王源先回座位上,才走到讲台上,正式公布了自己要去读博的消息。


“我会想念大家的。”他脸朝着王源,最后有些动情地说道。




有人伤心得啜泣起来,王源狠狠扭过脸去,避开王俊凯的凝视,他不再多说一句话。






考完试,量是重点班,也终有了松懈的间隙,夜间班上组织了去k歌,说什么都要拉着王俊凯一起,大家众口一词,要给老师饯行。王俊凯再推迟不掉,一起去了。




进了包厢,王源静静待在角落里,刘志宏看出来他情绪不对,逗了一会还是那样,便不再管他了。王俊凯拿了可乐过来,递给他,王源却不接,他连看都不看王俊凯了,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王俊凯放下饮料,叹气道:“你乖乖的好不好?”




王源觉得他很可笑,只是他连嘲笑都笑不出来。






过了一会,有人拿了麦,兴奋宣布:“下面,让王老师给大家唱一首。”




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地上去了,音乐响起来,是一首通俗情歌,有些伤感的《水星记》。一开始,王源仍是没有看他,但他第一次听王俊凯唱歌,对方声线意料之外好听,高低转音均是可以媲美专业的水准。更重要的是,他唱得太伤感了。




王源终于转过头,视线牢牢盯着他。光线有些昏暗,王俊凯衬衫解开了好几颗,兴许是热的,汗珠从他脸颊边,额头上冒出来,他的眼神有些迷蒙,声音像撕碎了一样。




王源心猛地揪痛起来,此时唱到最紧要地方,王俊凯脸转了过来,直直地,毫不遮掩地望着他,似有一些迷恋,他嘶哑着声音唱:




还要多远才能进入你的心


还要多久才能和你接近


咫尺远近却无法靠近的那个人


要怎么探寻要多么幸运


才敢让你发觉你并不孤寂


……




他脸上都是汗,眼角也红着,看起来像是泪。王源彻底失控了,眼泪决堤一般流出来,他泪眼婆娑地冲出包厢,挨着墙壁放声委屈地大哭起来,根本无暇去管来来往往盯着他看的服务生客人。




不一会,包厢门重新被推开,音乐声先传过来,然后是王俊凯热汗淋漓的脸,就是这样,王源还觉得他好看的要死。他心痛得要死要活,根本不想再理王俊凯,抹了一下眼睛,跑掉了。王俊凯跟在他后面,脚步迈的坚定,王源怎么跑,似乎都落在他这张重网里。




跑到楼下KTV门口,外面却下起了大雨,天都要和他作对,王源不知所措看着雨帘,眼前朦胧不清。有人捉住了他手腕,他怔怔回过头,见王俊凯认输一般说:“好了,不要再任性了。”




王源甩开他的手,就要跑进雨里,被王俊凯一把拽到怀里来,他紧紧箍住王源,也不再管旁边的那些人,贴着王源的耳边说:“高考考到s城好不好,我在那边等你。”




王源呆住了。又忍不住难过起来,他捶着王俊凯的背:“你混蛋!禽兽!上完自己的学生就跑!”




王俊凯再不管别人,这种话还是管一管的,他捂住王源的嘴,不管他挣扎踢打,把他拉进了一个乌漆麻黑的空闲包厢里,仍是紧紧抱住他:“你明年就高三了,要好好学习。我怕我跟你呆一起,控制不住……”




他话说得含糊,王源却听懂了,他心里高兴起来,耳朵脸颊也燥热起来,却反驳骂着说:“我成绩好的不得了,这学期也没拉下过!”




王俊凯听了心情也大好,他缓缓说:“你不舍得我走。”




王源本来缓和的情绪被他这话又弄得难过起他,他挣扎着,拳打脚踢着,终于从王俊凯怀里挣脱开,黑暗里王俊凯看不太清他的表情,只听他嘶声骂起来:“你他妈走啊!谁要跟你去s城!我才不去!”


说到后面声音都破了,王俊凯心里也悲拗,牵住他手,很慢地说:




“第一次见你,穿着过大的衬衫,拿着一叠作业本,来到教室办公室,脸上还有点汗,那时候就想上你了。”




王源安静了些,逼回去的眼泪又淌出来。




“我做的太急了,是不对。但我是过来人,知道高中里留不住什么刻骨铭心的记忆,我只能靠这种方式让你记住我。”




王源吸了下鼻子,用短袖擦了擦鼻涕眼泪汗水,他心里要像气球一样飘起来,但嘴上还是要说:“谁说我记住你了。”




他私下撒娇耍坏的样子,王俊凯真是爱得紧,一笑,手追着他的脸过来,捧住了,又坐近了些,王源感觉到他凑过来,他们两人都臭哄哄汗黏黏的,但是抵在一起的高挺鼻尖却意外冰凉,王源舒服地闭了眼睛。




王俊凯开始吻他。他们做了那么久的事,唯独这件事没有做过,像心知肚明,这一吻代表着什么。




他亲得小心翼翼,动作也很轻柔,嘴唇湿热柔软,王源微微颤抖起来,想,原来接吻是这样的事情,是他人生经历过最好的,最甜美的事情。




他抓住王俊凯胳膊,主动替他摘掉眼镜,微张着嘴唇凑上去。




“我早就想这么干了。”他边亲边说,语气嚣张得很。




王俊凯不由发笑,摩挲着他可爱的招风耳。心想,小孩,你根本不知道大人世界有多危险。






the end



评论
热度(648)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