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我让你失忆

不是你家大头:

715贺文


写在前面的一些话:本意是想在这个特别的日子写一些特别的东西,本来想好的是轻轻松松的甜文,但是刚码出开头的时候,那些文字就不受控起来,我好像老有这种情况,在那个虚拟的故事里,他们就是真实的活着的,他们有自己的想法和逻辑,他们有自己想说的话,而我,只需要给一个背景和在事情要失控的时候紧紧的抓住那个框架而已。


这篇文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产生的。


最后的那句话,是他们想跟我说的。


我们在灿烂的年纪知道什么是爱,却在朝夕相对中丢失最初的动心


如果命运选择给这份爱新生,你是否会牢牢抓住


他说,他也会牢牢抓住


因为他能懂


爱的深了是会痛的


但是不放弃


总会雨过天晴


看见绚丽的花




我让你失忆  (短篇)1W字  全文完


王源在离家出走三个小时之后出了车祸,彼时的王俊凯正在法庭上辩护一场离婚官司,他的原告大获全胜,那位出轨的被告不止被剥夺了监护权,连夫妻共同财产也只拿到五分之一,宣判结束的时候,王俊凯整理着文件,看了眼开了静音的手机。


手机上十几个未接来电,拿起的时候,屏幕又闪出了来电显示,一个座机号码。


他按了接听,那边乱哄哄的,一位年轻的女士语带焦急的说:“您好,我是中心医院的护士,请问您认识患者王源吗?他现在在中心医院手术室进行手术,请问您可以到场吗?”


王俊凯感觉脑子里“嗡”的一下,然后是一阵耳鸣,他扶住了辩护台,手指紧紧的抓着台沿,感觉头发晕,眼前的东西都在晃,他狠狠地闭了闭眼,深呼吸了几下,那股眩晕感才慢慢消退。


手机那边“喂……”了几声,王俊凯咳了一下,才开口问:“我马上过去,他什么手术,严重吗?”护士小姐说:“是车祸,肋骨骨折伴随颅内出血,现在还在急救,你快点过来吧。”


原告走过来打算跟王俊凯道个谢,却看到这个冷峻严肃又专业的律师一阵风一样跑了出去。


他到的时候,手术还没有结束,主治医师都在里面,他问不到具体情况,索性跑到护士站去打听,护士跟他说王源是在去杨梅山的小路上出事的,连人带摩托车都被甩到了路边,那边一向荒凉,幸好有对小情侣去墓园祭拜,帮他打了急救电话,不然怕是死在路边都没人知道。


王俊凯要了那对小情侣的电话,然后又回了急救室门口,颓丧的坐在椅子上,他知道王源去杨梅山干嘛,他父母埋在那里,近几个月,王源总是往那儿跑。


王俊凯记得,今天早上王源仰着头,满脸都是泪,眼里盛满了悲伤,哭着跟他说:“我要回娘家了。”那时候的王俊凯站的高高的,俯身看他:“你除了这里,还有哪里能回?”王源歇斯底里的叫喊起来:“离婚!我要跟你离婚!”


王俊凯当时笑了出来:“你想再去法院被调解一次的话,我可以陪你。”


王源带着怒气冲出门去,门撞在墙上发出巨大的声响,王俊凯看了会儿大敞的门,在餐桌上随手拿了个三明治跟着走了出去。


一个上班。


一个......大概去父母墓碑前哭去了吧。


王源从手术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他躺在病床上,头发被剃掉了,露出白白的头皮,眼睛紧紧闭着,黑色的睫毛动也不动,身上绑着束带,整个人只有轻轻起伏的胸口带着生气。


王俊凯坐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


......


两天后的深夜,王源醒了过来,他刚一睁开眼睛,就被吓了一跳,他面前坐着一个男人,头发凌乱,眼睛红红的,眼睑下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胡子拉碴,像恐怖片被鬼追过几圈的倒霉男主。


“哎哟我去!”王源哑着嗓子感慨了一声,那人看着自己,先是恍惚了一下,然后双眼迸出狂喜,又在下一秒硬生生的压抑下去,于是表情扭曲着假装不在意的问:“醒了?”声音有些发颤。


“噗哈哈...哎哟...”王源忍不住笑了出来,然后眼前一阵漆黑,差点没晕过去,他缓了缓,再不敢用力,小声的说:“怎么我的头这么疼?”


王俊凯站了起来,用开水瓶给王源倒了杯水,然后拿棉签沾湿,轻轻的在王源的唇上碾着,王源忍不住伸出舌尖舔了舔唇,耷拉着眼看向王俊凯,可怜巴巴的。


王俊凯很久很久都没见过王源这个表情了,有些挨不住,轻咳了一声说:“颅内出血,手术刚做完,你别乱动。”


王源瞪大了眼睛:“脑子被开了?”说完又茫然道:“等等,我是谁?”王俊凯静静的看着他:“你想说什么?想说你车祸撞坏了脑子失忆了?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认识我?然后呢?”他俯下身体,整个人笼罩在他上方,沉黑的眼眸一瞬不瞬的盯着他:“搬出去?去哪儿?开酒吧的李枫那里?开花店的夏至?还是那个带你飙车的林海?”


王源还来不及体会失忆的悲伤,就被堵的上气不接下气了,他努力的翻了个白眼,轻喘着说:“凶个屁啊,你是谁啊?”


王俊凯又往下弯了几分,声音带着凉意:“我是你老公。”


王源震惊的瞪大了眼珠子,颤抖着问:“开......开玩笑的吧?”


结果第二天王俊凯就把结婚证扔在了王源的面前。


王源一边对着从护士那借来的小镜子,一边比对照片上的人。


先是被自己的光头吓了一跳,然后再无语的看着结婚证上的照片。


王俊凯帅气的板着脸,严肃的不得了,他旁边的自己,眼神疲惫,嘴角挂着牵强的笑,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张结婚证上幸福的合照。


住院的日子,王俊凯没去上班,每天在病房里看着王源,用一种洞悉一切的眼神,王源偷偷用眼角撇他,除去第一天邋遢了点,之后的王俊凯还是非常帅气的,就是那种精英式的沉稳。


帅是帅,但是眼神吓人,沉郁又带着风雨欲来的凌厉,有一回王源问:“你为什么觉得我会为了跟你离婚装失忆?是不是我出车祸之前本来就想跟你离婚?我们其实感情不好吧?”


然后被他用这种眼神盯了半个小时,背对着都能感觉到扎进肉里的视线,吓得王源再不敢提了,反正时间久了,他总能接受自己是真的失忆的事实。


王源出院的时候,头发长成了平头,坐在车子的副驾驶上,对着后视镜扭来扭去的照,王俊凯冷眼看着,将车子开上了回家的路。


他们家不是很大,普通的三居室,地段倒是不错,家里很整洁,装修的也很温馨,到处都是毛绒绒的地毯,每个房间的墙上都贴着素雅的壁纸,王源进来到处转了转,跟王俊凯说:“你们家不错啊,挺舒服的。”


对上王俊凯的眼神,又赶紧改口:“我们家不错啊,挺舒服的,都是你弄的?”


王俊凯脱了外套看着他:“一半一半。”


王源笑了起来:“那这壁纸不可能是我选的,我喜欢粗犷风。”


王俊凯又用那种眼神看他了。


把东西整理好了,王源看了眼墙上的时钟,快十二点了,他摸了摸肚子窝在沙发里,对晾完衣服进来的王俊凯说:“我饿了。”


王俊凯看着他:“那做饭吧。”


王源看着他:“哦。”


然后两人脸对脸的看了一会儿。


王源说:“你去做啊。”


王俊凯挑了挑眉:“家里都是你做饭。”


王源梗着脖子:“不可能!我不喜欢做饭!”


王俊凯看了他一会儿说:“你不做饭我也不会跟你离婚的,叫外卖吧。”


吃饭的时候,王源一边嘴里塞的鼓鼓囊囊的嚼吧嚼吧,一边还抽空跟王俊凯沟通:“你真误会我了,医生不是说了么?是有可能失忆的。”


王俊凯慢慢的吞咽下嘴里的食物,说:“也可能不会。”


王源叹气:“我图什么啊我装失忆,我都忘了为什么要跟你离婚了,讲真的,你不会是出轨了吧。”


王俊凯摇头:“没有。”


王源想了想:“那是我出轨了?”


王俊凯又用那种眼神盯着他:“没有。”


王源松了口气:“那就是其他问题了,我看了结婚证,我们结婚六年了,估计是互相没有新鲜感了吧。”


王俊凯突然放下碗筷,陶瓷的碗底重重的磕上大理石的餐桌,把王源吓了一跳,抬头看着他。


王俊凯站了起来,走到客厅拿起外套和公文包,站定了一会儿又走到王源面前:“不是互相。”


说完就出门去了。


王源这才反应过来他是在回应之前的话。


不是互相没有新鲜感了,那就是他们其中有一个对对方感到厌倦了?


切~


王源翻了个白眼,弄的好像自己不喜欢他了想跟他离婚然后赶紧去寻找第二春一样,也不看看他自己那副样子,又有多喜欢?


王俊凯不在家,王源把家里翻了个遍,虽然家里是三居室,但是除了主卧室,另外一间装修成了书房,另一间堆满了健身器材,连个可以凑合的沙发都没有。


分居是不可能分居了。


他窝在主卧室翻箱倒柜的倒腾了一个下午,衣柜里堆满了衣服,两个风格,半边是正装西服,另半边是棉质的休闲服或者运动装,应该是他自己穿的。


床头柜里也没放多少东西,几管润滑剂,几盒套子,再就是手机充电器空调遥控器。整个房子里没有证明他们相恋或者结婚的东西,连一张合照都没有,王源坐在地毯上沉思,不知道王俊凯把这些东西收到哪儿去了。


晚上王俊凯回来,直接拎回来一堆打包的饭菜放在餐厅,自己回房间换衣服去了,王源迎了出来,去厨房拿出碗筷过来把菜都装出来,坐在餐桌等王俊凯出来吃饭。


王俊凯洗了澡出来的时候,王源已经等了好一会儿了,见王俊凯穿着浴袍头发湿漉漉的,不满的噘嘴说他:“你也不说你洗澡,早知道我就先吃了,你看看,饭菜都冷了。”


王俊凯突然愣在那里,然后上前走了一步,喊了声他的名字:“王源?”脸上不是一贯冷漠的表情,带着些茫然还有抑制不住的激动。“啊?”王源看他:“你给我热么?”王俊凯像是才清醒过来,又站定了看他:“好。”


王源吓了一跳,他都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


饭菜热好,王俊凯也坐下跟王源一起吃,王源吃着饭问王俊凯:“我没有家人吗?怎么都没看见?还有我以前的手机呢?”


王俊凯顿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王源:“我说了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婚,你这样有意思吗?”


王源也被他惹烦躁了,皱着眉看他:“你这人怎么这么固执呢,我都解释多少遍了,我真是一点都想不起来了,先不说离婚的事情,你做为我的伴侣,难道不该跟我多提提我们之前的事情吗?我的生活,你的生活......”


“砰......”碎裂的声音打断了王源的话。


王俊凯把手中的碗重重的砸在了餐厅地面的瓷砖上,碎片四溅,王源甚至有被其中一片滑过脚踝的错觉。


他看见对面的人脸色铁青的站了起来,沉郁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他,咬着牙压抑住自己,一字一句的说:“王源,我给过你机会的,是你自己不要,现在没有第二次了,无论怎么样,你都不可能逃开。”


他一定用了很大的力气克制自己,脖颈边的青筋都浮了出来,他很生气,想撕碎自己的那种,可是他硬生生的忍着,胸膛剧烈的起伏。


王源却从他这幅神态中读出了翻涌而来的悲伤,就像夏天雷雨前的乌云,黑沉沉的铺满整个天空,压的人呼吸憋闷。


他尽量放轻了声音说:“你想骂我就骂我嘛,砸碗干嘛呀,浪费还不好打扫。”


说完他站起身转到厨房,拿了扫帚,拉开餐厅的椅子,正准备弯腰的时候,被人从身后抱住了,王俊凯从身后紧紧的把他拥进怀里,王源的脊背贴在他的胸口,感觉到他心脏在快速的跳动,他双手绕到王源身前勒住了他的手肘和腰身,头靠着他的头,声音颤抖着说:“对不起。”


没等王源反应过来,他又迅速放开了他,回了书房。


王源打扫完接着吃饭,然后洗了个澡再看了会儿电视,就回房间睡了,等王源睡醒的时候,床上还是只有他一个人,他下了床,轻轻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客厅的时钟显示此时已经是凌晨两点了,王源往边上的书房看了一眼,门缝下面并没有透出灯光来。


沙发上扔着王俊凯的衣服,还有一条薄被,想来王俊凯晚上睡在这里。


王源在黑暗里慢慢的走了一圈,然后看见了站在客厅阳台上抽着烟的王俊凯,他穿着黑色的睡衣,头发乱乱的,一手拿着烟放在嘴边吸了一口,然后把烟雾吐进寂寥的夜空中,有些凉的夜风吹进了落地窗,白色的帘纱在风中轻摆着。


王源站在门里面,看着那背影好一会儿,直到王俊凯感受到他的视线,转过头来。


外面的月光很亮,照的王俊凯眼里晶莹一片。


他一定很痛苦,王源心想,不然不会克制不住自己,一边抽烟,一边流泪。


他也知道了,有些事不能再提,有些话不能说出口。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王源木木的坐在床上,一直在想昨天晚上,用那样直白而又悲伤的眼神看着他的王俊凯。


结婚六年,在自己想要放弃这段婚姻的时候,王俊凯用这样偏执的姿态挽留着,他还在爱吗?可是他给不了王俊凯以前的自己了。


王源吃完王俊凯留的早餐,又开始在家里翻来翻去,最后在书房翻出了画板和画笔,他坐在书房的地毯上,随意的动了两笔,接着脑子里忽然跳出了穿着西服的王俊凯,忍不住画了起来。


中午吃完王俊凯叫的外卖,下午又接着画。


等王俊凯回家的时候,王源已经画的差不多了,见王俊凯进书房找他,又赶紧把画捂住,笑着说:“只是草稿,先不给你看,等我上完色再送你。”


王俊凯定定的看着他,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说什么。王源等了半天,他又转身就走。


王源莫名的收了画,出书房的时候,也没见王俊凯,索性去了餐厅,过了好一会儿才看见王俊凯走过来,额发湿漉漉的,眼睛也有点红,王源心想不知道又是触到哪根弦了,该不会偷偷哭去了吧。


这天晚上洗完澡,王源直接推开了书房的门,王俊凯坐在电脑前,脸上架着金丝边的眼镜,见王源进来,还带着些许诧异,他对着王源疑问的挑了挑眉。


王源看着他说:“你晚上睡主卧吧,我铺了两条被子。”说完也没等王俊凯回答,又转身出去了。


王源都差不多快睡着的时候,边上的被子被人轻手轻脚的掀开了,王源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声,边上的人僵在那里等了一会儿,然后又继续躺下,盖上了被子,整个人躺平了一动也不动。


王源迷糊了一会儿又慢慢清醒过来,他转头看见王俊凯跟块木头一样躺着,笑了一下,慢慢的从被子下面伸出手去,撩开王俊凯的被子,用食指勾住了他的小拇指,触到的一瞬间,王俊凯忽然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王源,眼神黑的发亮。


王源侧着身子往他那边挪了挪,低声说:“明天早上可以喝粥吗?我不想吃三明治了。”不知道是此时的气氛太好了,还是王源这乖巧的样子取悦了王俊凯,他难得的勾起一点嘴角,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低低的“嗯”了一声。


王源回了一个笑脸,就这样勾着王俊凯的手指慢慢的睡去,他不知道身边的人就这样看了他一整夜,直到天亮了才起床去给他熬小米粥。


从这个夜晚之后,他们之间有什么改变了,王俊凯在家的时候会放柔了表情,再不是那副冷冰冰的样子,也时常在王源跟他说话的时候,眼里带上笑意,而王源,也不会再问那些触及到王俊凯逆鳞的问题。


再回家之后的第三个周末,王俊凯终于不忙了,早上王源起床的时候,看见在厨房忙碌的他,还诧异的问:“你今天不上班啊?”


王俊凯端着一个砂锅走出来,随意道:“不用,你洗漱了吗?”见王源点头,他又低头给王源盛了碗粥:“那过来吃吧,我弄了点小菜配着吃。”


王源伸了个懒腰,然后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吃早饭的时候王源看了看外面的,兴奋的说:“王俊凯,天气好好啊,我们吃完饭出去玩会儿吧。”


王俊凯僵在那里,看了王源一眼,眼神里有抗拒和不知所措。


王源自顾自的手舞足蹈的跟王俊凯比划:“我都好久没出去了,我们去哪?逛逛超市?或者去公园?还是去爬山?”


王俊凯停了好长时间才说:“你想去哪?”


王源咬着筷子想了想说:“我们去逛街,然后去看电影,看完电影大吃一顿,下午去逛超市,买点菜回来,晚上在家做饭,吃完饭我们再去公园散步,你觉得怎么样?”


王俊凯又用那种沉郁的眼神看着他:“你做饭吗?”


王源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们逛街的时候买本菜谱吧,我凑合着做,你别嫌弃。”


王俊凯偏头眨了眨眼睛,把那些湿润掩饰掉,然后转过头看着他:“不会。”不会嫌弃的。


在外面的时候王俊凯离王源很近,王源看什么都新鲜,这里看看那里碰碰,但是只要回头,就能看见王俊凯,这人面无表情的,看起来不是多紧张王源的样子,但就是跟的很紧,怕一眨眼就把王源弄丢了。


他们一起看了个科幻电影,然后去了楼上的餐厅吃饭。


王源吃饭的时候跟王俊凯抱怨,最近外卖吃过了,整个人像是被香精腌制过一样,连这种餐厅的菜都接受不了了,还不如回家随便炒个菜吃呢。


王俊凯只淡淡的听,微微的点头附和他。


这附近有个大型的超市,王源让王俊凯把车开到超市的地下停车场,他自己从天桥过去,到超市门口等他,一上午都好好的,因为这句话王俊凯又好像有些克制不住自己了,王源及时的改变主意,跟他一起上了车。


他们一起在超市里挑了菜谱上的蔬菜,还有一些鸡肉跟牛腩,临出门的时候,王源钻进了超市的大冰柜里,王俊凯在他身后拉住他腰侧的衣服,以防止他栽进去,王源抱了许多出来,放进购物车,一脸心满意足,王俊凯推着车子温和的看着他。


快要走到收银台的时候,王源突然想起来还有个配料没有买,让王俊凯赶紧去拿,王俊凯犹豫又凝重的看着他,王源推了他一把,不满道:“哎呀你快去,我不想走了,我在这等你。”


王俊凯蹙着眉,终是拗不过他,快步朝后面的货架走去。


等他回来的时候,留在原地的只有那个没有人要的购物车,往前走是收银台,排满了人,王俊凯一条一条的看过去,没有王源。


往后是高高的一排排货架,熙熙攘攘的人,没有王源,都没有。


他不在。


他走了。


他离开了。


王俊凯脸色发白,一阵眩晕涌了上来,他捏紧了自己的拳,颓然的塌下了肩膀,弯下了腰,心脏在乱七八糟的跳,身躯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了。


他忽然站直了身子,眼神四处飘散出去,其实已经看不太清了,周围都是模糊的,他现在需要找个垃圾桶,太晕了,他想吐。


身边的人撞到了他,然后说着什么,好像是在道歉,但是王俊凯听不清。


他被撞的一个踉跄,几乎狼狈的要摔倒。


然后他被一只手捏住手肘拉住了。


王俊凯猛的抬头,他看见王源的脸,从模糊到清晰。


王源在说着什么,王俊凯皱着眉,隔了一会儿才听清。


王源问他:“配料买回来就赶紧去排队啊,在这乱转什么呢?”


问完他才看清王俊凯的样子。


脸色惨白,满头满脸的汗,王源看起来很着急,双手捧住王俊凯的脸:“怎么了?不舒服?”


王俊凯狠狠的抱住了他,勒的他胸腔都被挤压的痛了。


王源也抱住了他,在他后背慢慢的安抚着,两人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身边走过了多少人,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带着一脸好奇的看着他们,都不管了。


直到王源轻轻的喊了一声他的名字,王俊凯才慢慢的松开了他。


他低头看着王源,那眼神里有痛,有爱,有那些沉郁背后的,属于王俊凯的温柔,对着这样的眼神,王源不可抑制的,带着又酸又涨的心情,闭着眼睛吻了上去。


在那一天,王俊凯终于确信,王源是真的失忆了。


如果没有失忆,王源不会抱他,更不会吻他,也不会在他曾经砸的一塌糊涂的厨房给他做饭,更不会在超市收银台结账的时候,顺手拿了一个润滑剂和一盒套子,那时的他回头对王俊凯眨眨眼说:“我看了下,家里的都过期了。”说完他又靠在王俊凯身上,在他耳边悄声说:“夫夫间和谐的性/生活可是非常有必要的。”


王源失忆了!


这个念头升起的时候让王俊凯雀跃,随之而来的是压得心里难受的患得患失,他会再想起来吗?会想起那些糟糕的日子吗?会把眼前给的都收回去吗?


王源从厨房走出来,对王俊凯笑笑说:“牛腩你帮下忙,我不太会做。”王俊凯连忙起身跟着他进了厨房。


王源接着切需要跟牛腩一起炖的萝卜,王俊凯站在他身后看着他的背影,王源切了一会儿,回头对上王俊凯探究又不安的眼神,笑着说:“王先生,我现在想让你从背后抱抱我。”


王俊凯愣了下,在王源转过头去之后,上前一步,抱住了他。


他的手肘有点颤抖,而且感觉很生涩,像是不太习惯这种亲密的动作,他鼻子凑近王源的后脑勺,轻轻的嗅了一下那清爽的味道,王源往后蹭了蹭他的鼻尖,笑了一声。


他切完了萝卜把刀放在案板上,偏了偏头,王俊凯对上他含笑的视线,眼尾软了下来,带着温情的笑意,王源迎着那目光,吻上了眼前的抿紧的薄唇。


不比下午的急切,这个吻温馨而柔软,彼此都感受到了对方的包容与体贴,王源回身搂住王俊凯的腰,仰着头跟他交换唾液,在王俊凯越来越用力的时候轻轻推开了他,歪头调皮的笑着说:“帮我炖牛腩吧。”


晚饭吃过之后,王俊凯收拾了碗筷,他手上动作利落,脚步轻快,看起来心情很好,只是习惯性的抿着唇,唇角向下,看着很严肃的样子,王源已经摸透了他的脾性,只要不说离婚,或者离开之类的话,他是个很好脾气的人,说什么他都会答应。


他不热情,不浪漫,不会说好听的话,可是他把这一切都沉沉的藏在眼底,以前的他大概看不到,现在的他却看懂了。


如果失忆前的王源读不懂他,那失忆后的他可以。


他们手牵着手去了离家不算远的一个大公园,秋天的晚上有些凉意,王源依偎在王俊凯怀里,这严肃少话的男人难得的问他冷不冷,王源夸张的抖了下:“要冻死了。”然后眼看王俊凯站定了身子,脸上出现纠结的表情:“要不要回家?”


明明是想跟王源散步,又担心王源会冻着,眼神里带着苦恼。


王源笑了起来:“骗你的,都走了这么大段路了怎么会冷。”


王俊凯眼角带笑看着他,什么也没说,牵着他继续往前走。


散完步回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王俊凯帮王源放了洗澡水,坚持让他泡一下,王源问他要不要一起泡的时候,他几乎掩饰不住慌乱的走了,王源在他身后憋笑憋的脸都红了。


等两人都洗完了澡,王俊凯还装模作样的去书房办公,王源背着手门也不敲的走了进去,递给王俊凯自己送他的画,然后拉住王俊凯的手说:“我数到三,你要是不关电脑,我就自己先睡了。”


这句话说完,王俊凯就直接按下了电源,对着那张画沉默了很久,然后任由王源拉着他回了房。


像是在心里困了很久的野兽被释放出来,叼着他最爱最香甜的猎物,先是慢慢的逗弄,再一口一口的品尝,就算捧在怀里闻着,嘴里嚼着,心里还是在空虚的叫着不够不够。


王俊凯怕自己伤到王源,期间一直在克制,绷紧着脸,下身尽量轻柔些的顶弄,王源伸手替他擦他额头的汗水,撑着身子搂住他的脖子,舔上他的喉结,鼻腔中发出诱人的呢喃。


他眼尾泛着桃色,半眯着眼睛,微微蹙眉,潮湿而带着绯色的目光朝他看来,他唇色潋滟,,半张着,露出一点舌尖。


他说:“王俊凯,用力点,我不会坏的。”


想在他身上沉沦下去,想永远埋在他体内,想时间停留在这一刻,想他。


毫无顾忌的释放出来那一刻,王俊凯有种想狠狠哭一场的冲动。


他们整整做了五次,做到最后王源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王俊凯在浴室给他清洗完,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发现自己没有弄伤他,松了口气,王源搂住他的脖子,脸贴在他胸口,用气音撒娇说困,王俊凯手掌轻抚他光裸的背,直到王源沉沉睡去。


王俊凯看了一会儿,轻轻的拿开王源的手臂,然后下了床,回身替王源掖好被子,穿上睡袍开门出了卧室。


他拿起客厅茶几上的烟,打开落地窗的门,站在了阳台上,像之前的每一夜一样,点燃了烟,把烟雾吐进寂寥的夜里。


他认识王源的时候,是在大三,王源来法学院找他朋友,身上背着画架,带着明亮的笑容,一头撞进了王俊凯怀里。


这位浪漫娇贵的艺术生就这样对他一见钟情了。


王俊凯冷漠,内向,不合群,不爱说话,连笑都不会,可是王源就是喜欢,一头栽了进去,捧上了自己的真心和所有热情。


在王俊凯生日那天,这个傻子冒着雨,在王俊凯宿舍楼下从怀里掏出了他给王俊凯画的画,画里的王俊凯眼神柔软清澈,歪着头看向画外的王俊凯,嘴角扬起,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笑眯了眼睛,他的肩膀上坐着小小的王源,也歪着脑袋在笑,像个白乎乎圆嘟嘟的团子,一大一小都笑的傻气极了,王俊凯看了一会儿,然后又看着眼前一脸期待的王源,第一次说了很长的一句话。


“我推开你很多次了,这是我最后一次问你,你确定要跟我在一起,以后都不会离开我吗?”


不会像把我当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的父母那样,也不会像因为不想抚养我而站在街头吵架的外婆和奶奶那样,你会一直跟我在一起,以后都不离开吗?


王源认真的点着头说:“我不离开你,永远都不会。”


王俊凯把浑身湿透的他抱进怀里,沉着嗓子说:“你已经没有机会后悔了。”


他知道王源有多喜欢他,也知道怎么才可以让王源更喜欢,他变得温柔,变得细心体贴,变得会说情话,他懂什么样的吻会让王源心动,也知道什么体位是王源最难以抗拒的。


他故意在王源收到佛罗伦萨美术学院offer开始准备材料的时候提出了分手,王源在他眼前撕掉那份录取通知书之后他是得意的。


这种占有欲越来越变本加厉,他觉得心中的欲/望像填不满一样,从王源不许离开他身边,到王源不许有朋友,他蛮横而霸道的束缚王源的一切,可是却又温柔而体贴的爱着他,他有时无比笃定王源不会离开他,可是晚上却会梦见自己找遍所有地方都找不到王源。


事情在王源毕业那年有了转机,王源的父母意外去世了,他变成了王源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靠的人,这种满足感甚至超过了替王源悲伤的共情。


他们在那一年结了婚,他是王源法定的伴侣,他是王源的一切,这太让人陶醉了。


在结婚的前三年里,王源一直郁郁寡欢,思念父母,又或者只是悼念自己的自由,王俊凯知道,可是没有什么比他一回家就能看见王源来的更安心了,他会习惯的,我们会一直这样在一起,他不会被别人觊觎,不会被人偷走,没有人能看见他,只有我,只有我拥有他,全部的他,真是太美妙了,每次一想到这些,他下身都会硬的不行。


在王俊凯第无数次删掉王源发在微博的画时,王源终于忍不住砸掉了手机。


王俊凯问他:“你为什么要让别人看你的画,你希望别人能找出你?希望别人认识你?或者你想跟谁走?”


他看着王俊凯,满目的痛苦,他说:“王俊凯,你有病,你去看看心理医生吧。”


他淡淡的回答王源:“你知道的,你就是我的药。”


王源渐渐的变了,他不爱笑,冷漠,内向,不爱说话,就像他刚认识的王俊凯,只是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离开这个房子,他们结婚的时候一起布置的房子。


直到一年前,他发现了王俊凯的笔记。


笔记的最后一页写着:我今天很开心,王源终于失去了全部,我会填进去,填满他的世界,只有我,那里只有我。


日期是他父母去世那天。


他有时候会安静的画画,又会突然把书房砸的一塌糊涂,有时候会在厨房做菜,然后再端出来砸在等着吃饭的王俊凯身上。


他们的合照,他们的回忆,他为王俊凯画的许多画,都被撕碎扔在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王俊凯在他熟睡的时候一片片捡回来粘好,藏进办公室的保险箱。


家里的地板上都是坑坑点点,墙上很多划痕和污渍,这个房子就像他们的婚姻,斑斑驳驳,摇摇欲坠。


那时候的王俊凯才明白,他的爱毁掉了王源,他用自己的自私带走了王源所有的温暖,可是除了强硬的留住他,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现在这些都被一场车祸带走了,一个对着他笑,会吻他,会在他进入的时候抱着他的王源回来了,他虔诚的向上苍祈愿,如果这是命运赐予的新生,他会好好珍惜,学着怎么去爱一个人,他的王源会重新变好的,会健康,会笑,会做喜欢的事情,会接受他,也会有自由。


他立在夜色中,沉浸在思绪里,然后被人从身后抱住。


王俊凯回头,看见睡眼朦胧的王源,充满依恋的抱住他,他转过身来,将王源抱进怀里,嗅着他发间的清爽味道,几乎要落下泪来。


王源靠在他怀里,不满的说:“以后不要出来抽烟了,我睡醒找不到你,会生气。”


王俊凯顿了下,答应了他:“好。”


王源满意的仰头看他:“你喜欢这一天吗?”


王俊凯抿了抿唇,沉默了半响,红着眼睛,眼角湿润,看着王源,声音里带着哽咽:“喜欢,这是最好的日子。”


王源印上他的唇:“以后都会这样,永远都是。”


王俊凯,你在结婚的那天晚上跟我说,幸福的日子就是白天约会,晚上吃我做的饭,接着出去散步,然后回家做\爱。


可惜我们浪费了六年,我们用了六年时间互相伤害,却在一场车祸之后,才清楚明白,我们还是深爱着彼此。


之前的王源,已经不知道怎么陪你走下去了。


失忆的王源,却可以学会怎么爱你。


就像地板上的地毯,墙壁上的墙纸,我们把那些歇斯底里的伤害,同归于尽的疯狂都埋进土里,撒上一把种子,你给它浇水,我给它太阳,然后在某一天,它会长出根茎,开出绚丽的花。



评论
热度(1343)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