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往后余生(完结)

念念如尘:

*架空(715贺文)


 


 


 



 


 


 


王源这个月第五次相亲又以失败告终,原因还是乐小天。


 


 


欧丽钰作为王源的直系生母也在这个月砸坏了第十个搪瓷碗,并让放话半个小时内看不见王源就把乐小天送去孤儿院。


 


 


白色路虎的车头几乎是瞬间在十字路口掉了方向,王俊凯也在一分钟之后收到王源要他去幼儿园接乐小天回自己家的微信语音。


 


 


于是乐宇集团2017年第二季度的股东大会就被莫名叫了暂停,乐宇董事长王俊凯的四个秘书就站在工位上眼睁睁地看着老板目不斜视地走了出去,又在一个多小时之后面无表情地单臂抱着一个奶孩子出现,空余的那个手臂上挂着绿色的小书包和玩具零食,食指还被小孩的小手攥在手心。


 


 


乐宇所有的微信群已经炸了,为首的秘书陈婵倒吸了一口气保持面色平和地迎上去,“王总。”


 


 


王俊凯把手指从小孩的小手里挣脱出来后指纹解锁门禁推开办公室的门,“十分钟后会议继续,你进来工作,看着他。”


 


 


“明白。”


 


 


陈婵跟在王俊凯的身后进了办公室的门,笔直站在门口看着王俊凯弯腰将小孩放进黑色软皮沙发里,又把点读机和玩具都一一抽出来摆在桌子上,然后单膝后撤蹲在小孩面前,抬手用指背擦了擦小孩额头上的潮汗,声线音量很低,“这是零食,这是玩具,点这里听故事,上厕所就叫这个阿姨。”


 


 


乐小天顺着王俊凯手指的方向掀起长长的睫毛看了一眼陈婵又低下眼,奶音有些闷,“Daddy呢?”


 


 


王俊凯微歪着头,“路上跟你说过,他马上就来接你。”


 


 


“你呢?”


 


 


“我现在有点事。”


 


 


“我可以寄几回家。”


 


 


胶原蛋白过量的小脸蛋谈判的意思很明显,王俊凯的眉眼升温了几度,“等等王源来找不到你怎么办?”


 


 


玻璃珠一样透亮的眸子里瞬间画了一个小问号,“你不会带他来找我吗?”


 


 


“不会。”王俊凯薄唇微启。


 


 


乐小天闭上嘴盯着王俊凯看了一会,直到确认瞳孔里的大人脸是真的没有商量余地之后,不过一个手掌宽的小肩膀才泄了气。


 


 


王俊凯见状便低了低眸站起身,再抬眼刚刚神色里的温度已经尽数褪去,望向陈婵的目光还是往日的冷薄,“辛苦。”


 


 


“没事的王总。”


 


 


陈婵朝王俊凯点了点头向前走了两步靠近乐小天,王俊凯拿起沙发上的西装往门口走。


 


 


只有身后的一小团似乎静止在了空气里。


 


 


“王源来的时候会给你买汉堡和薯条。”


 


 


修长手指拉开门的一瞬,黑亮的皮鞋还是停了下来。


 


 


小皮球这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充了点气,“大份的吗?”


 


 


“......知道了。”


 


 


只是乐小天直到王俊凯开完会把他带回家都没见到王源,王俊凯面无表情地念了八个睡前故事乐小天才睡着,再抬眼看表已是晚上十一点过,撤掉领带衬衣西裤站在花洒下放空十分钟后关掉水龙头吹干头发,然后套上低调舒适的家居服打开电脑处理今天残留的事务。


 


 


邮件一一回复,文件一一签字。


 


 


除了多出来的那八个睡前故事,其余都是王俊凯每天的程序。


 


 


凌晨零点五十五,一楼出现声响。


 


 


英气的桃花眼浅浅一抬,落地窗外的细碎光影忽然落入屋内干燥的空气纹理。


 


 


停下敲键盘的指尖再套好钢笔笔帽,长腿跨出书桌站起来走出书房下楼,被调节到最适度光晕的空旷客厅中央,制造声响的细瘦身影正仰头往胃里灌牛奶,挽起袖口露出的手臂白皙精细,隐约因为握牛奶盒这个动作而浅起的血管一路向下消失在指骨分明的手掌心,王俊凯眼睫微动,整个场景看着真温柔干净。


 


 


如果没有那从玄关开始一路到客厅中央凌乱散落在各地的皮鞋钱包手机领带和西装外套的话。


 


 


“阿姨又说你了?”王俊凯走过去从西装外套开始拾东西。


 


 


似乎是牛奶还没完全从食道滑进胃,王源看着王俊凯动作没说话。


 


 


王俊凯在黑夜缭绕的暖黄安静里也下意识转眸去看王源。


 


 


凌晨一点的时针分针重合。


 


 


黑色西裤上方的白色衬衣领口纽扣开到了第三颗,白皙脖颈散发的气息一直连着精致唇角,以及望着他的那双黑色眼眸。


 


 


五秒后王俊凯移开视线又去拾被丢在地上的领带,“说话。”


 


 


“小天几点睡的?”王源回身把牛奶放在桌上,又一下趴进沙发里。


 


 


“九点。”


 


 


“简单点王俊凯。”


 


 


“十点。”王俊凯神色未动地把最后一件东西拾起放好,然后垂眸居高临下地看着沙发里的四仰八叉,重复刚才的问题变成了陈述句,“阿姨又说你了。”


 


 


“老样子。”王源翻了个身慢慢从沙发里坐起来。


 


 


“你听阿姨的话就不会被念了。”


 


 


“你少说点话就不会被我骂了。”


 


 


“......”


 


 


“王俊凯。”王源仰头去看王俊凯瞳孔里和以往一样在这个时刻总会出现的发愁,脸颊的皮肤反着的屋顶琉璃光突然折射进眼睛,“抱我去楼上睡觉。”


 


 


好看的眉头瞬间拧起,“腿怎么了?”


 


 


“没怎么。”漂亮眸子里的戏谑这才清晰,“但你不抱我上去,我今晚就在这睡。”


 


 


“......”


 


 


王俊凯抬脚就上了楼。


 


 


王源看着王俊凯直到他背影消失也没什么表情,抽出手机定了个闹钟又点开消消乐,第510关是打女巫,小精灵们跳跃在频幕上闪闪烁烁,修长的指尖上下左右移动着,只是血还没打掉一半手机就被抽走了,王源微微抬眸,王俊凯背对他微勾腰坐在沙发那头边上,材质良好的深色家居服勾勒着宽瘦的背,上面应该缠满了这个人的气味。


 


 


从沙发这头爬过去再趴上那个背,困倦就忽然尽数抵达。


 


 


王俊凯用胸膛深深叹了口气后起身,胳膊反向绕住王源的腿,一手还拿着王源的手机。


 


 


盛夏裹着繁密的枝叶几番流连,墙角的小花猫舔着糖果记忆深夜。


 


 


“别忘了给我的手机充电。”


 


 


“恩。”


 


 


“王俊凯,我们这样像不像婚后多年。”


 


 


“你再说一句我就把你丢下去。”


 


 


“王俊凯。”


 


 


“恩?”


 


 


“我们结婚吧。”


 


 


 



 


 


 


王源决定照顾乐小天的那天是两年前十二月的第二个星期日,王俊凯记得很清楚。


 


 


因为那天是乐正枫的头七。


 


 


乐正枫是王俊凯的哥哥,比王俊凯大两岁,没血缘。


 


 


王俊凯的亲生父亲在王俊凯出生的第三天被路上的小偷一刀捅进心脏,于是在他十四岁那年他的母亲张梦就带着他嫁给了乐正枫的父亲乐诚,十年后二人出海游玩被海啸卷进大海,至今下落不明。


 


 


再五年是乐正枫,三十一岁,黑色摩托被巨型货车从中间直接劈断。


 


 


王源的父母和乐诚是世交,王源是乐正枫看着长大的,比乐正枫小四岁,两个人幼稚园同园小学初中同校,后来王俊凯进入他们的生活,于是乐正枫就带着王俊凯和王源将他们生活的那座城市读了一遍又一遍。


 


 


街边烧烤江域越野,真人冒险手制弹弓,从懵懂未知的十四岁到初经人事的刚成年。


 


 


乐正枫外热内冷,王俊凯外冷内热,只有王源内外一般炙热,他常常站在中午垂直而下的阳光里等王俊凯和乐正枫去打球,朝他们笑着大力挥手的时候,光线总会雀跃在那近乎透明的皮肤上,反托着那张小脸宛如绿杆撑起的曼珠沙华,红艳清纯又绝色。


 


 


这种明媚就和王俊凯脸上总呈现出的冷相悖,王俊凯在他们还年少的故事里大多都是旁观者的角色,经常脸上没什么表情地盯着王源亮着那双眼睛听乐正枫瞎扯,甚至那双眼睛和他四目相对都不能让他回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又或是王源最爱像逗猫一样对着他神色生动肢体乱颤的时候,他也只是直直盯着那张脸,然后单手抓住王源的手腕,将人推远一些。


 


 


只有偶尔几次乐正枫实在扛不住早睡的时候,王俊凯才会接过王源递给他的游戏手柄,陪人对战到深夜。


 


 


但就这样,单就仅仅这样,王源还是在16岁除夕那个晚上骑着摩托碾碎了王俊凯下午送脚崴的同班女生回家的那辆山地车。


 


 


那天王俊凯在钟声敲响的那一刻站在山地车的残骸里凝视了骑摩托车屁股冒烟渐行渐远的那个后脑勺快一分钟。


 


 


而在那一分钟里,除了目光里承着的那个人,还有头顶零点分崩离析的礼花碎末,身旁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乐正枫和楼上窗户玻璃里看八卦的乐诚张梦。


 


 


那个场景是王俊凯长大以后记忆点的唯一象牙塔,乳白色的墙壁似乎拼了命阻止着后来从头顶烟花开始,在那个场景里,所有人事物的一个一个消失。


 


 


他好像向来要比别人笑得辛苦一些,但18岁那年的第一天,他还是不辞辛苦地笑了。这种笑在成年以后还有一次,是乐正枫29岁迎来乐小天的那天,乐诚和张梦没能见到的场景,王俊凯看得两眼通红。


 


 


其实乐诚和张梦消失之后乐正枫都没怎么跟王俊凯见过面,人在巨大的悲伤下最容易落入俗套,“乐家外姓小儿子克亲”这几个字的唾液淹得乐正枫呼吸困难,也让他在三十一岁闭眼之前看着自己的妻子孙楚云。


 


 


“带小天走,离家和小凯越远越好。”


 


 


王俊凯站在病房天花板上灯光照不到的阴影后方脸色惨白,但没有任何因这句话而变的表情,王源站在乐正枫的床侧红着眼睛张了张嘴,到最后也是一句话没说。


 


 


第五天孙楚云就听乐正枫的话走了,两周后发来乐正枫股票出让意向书企图把乐正枫在公司的股份变现。


 


 


只是当时乐小天还坐在王俊凯身边的小板凳上喝奶粉。


 


 


王俊凯向后退了一步背靠着墙突然极度缺氧,血液顺着繁杂的血管流回心脏的那一刻,目光可及处是王源,只有王源。


 


 


而王源说,“你跟我结婚,我照顾乐小天。”


 


 


乐小天在婴儿床里睡得很熟,一小节胳膊还缠着黑布,王俊凯坐在床沿边,听到王源的这句话眸色深进黑夜。


 


 


这是王源21岁大学毕业之后不知道第多少次跟王俊凯提结婚。


 


 


虽然他们连成为恋人这个前提条件都没有。


 


 


甚至王源第一次提结婚这两个字,是乐诚和张梦被确认失踪半年多,乐正枫搬出别墅,所有人对王俊凯都是避而远之的时候,当时王俊凯不过把大晚上被雨淋没带伞的人接回家暂宿一夜,人就穿着他宽大的T恤窝在他的床上一字一句,“王俊凯,我们结婚吧。”


 


 


然后王俊凯就人生第一次打翻了水杯。


 


 


其实自16岁那个除夕的山地车残骸开始,王源关于王俊凯这三个字就很直白。


 


 


乐诚和张梦很恩爱乐正枫已经进公司工作的那几年,王俊凯念大学,王源还上高中,两个人的学校虽然同城但离了有二十多公里,可王俊凯还是时不时就能看到在校门口马路对面的长椅上盘腿坐着的人,夏天咬着冰淇淋圣代,冬天把脸藏在衣领后方,背靠着一大片笔直向上的梧桐树,目光穿过熙攘的马路望向他,宽大的高中校服依然遮挡不住的单薄在一群大学生里明亮的刺眼。


 


 


后来王源考进王俊凯的大学选择王俊凯的专业求学王俊凯的导师,从乳臭未干的奶孩子蜕变成骨骼清瘦的成年人后,还会和王俊凯穿一样的衣服,听一样的歌,走一样的路,连被乐正枫明着嘲笑后,都只是甩个抱枕过去便一切照旧。


 


 


以及在那个噩耗出现,24岁的王俊凯连做一整年噩梦的时候,只有22岁的王源对其他所有人关于他“克亲”的言语说了一百遍扯淡。


 


 


只是这些对于那时候血液总在逆流的王俊凯来说都不清晰,尤其是乐诚和张梦失踪,乐正枫搬离别墅,乐家所有亲朋的酒后谈资都是他王俊凯。


 


 


“乐家人那么好真是倒了大霉。”


 


 


“乐正枫这个小孩真是可怜,听说那外姓小孩见人都不笑的。”


 


 


“说不定还会跟乐家争财产。”


 


 


那整整半年,王俊凯都没怎么和人接触,没回过王源的信息,没应过王源的门铃。


 


 


直到那天连夜暴雨,王源发了一条信息求救,王俊凯才出门把湿漉漉的人接回了家。


 


 


只是王俊凯没想到,吹干头发的王源再没走,还要和他结婚。


 


 


把打翻的水杯捡起放好,王俊凯低了低眸声线冷淡,“快睡觉,明天一早就回你自己家去。”


 


 


拒绝的意思传达到位,只是王源第二天突然重感冒,王俊凯把人送到医院打吊针,三瓶药花了四个小时,王源头枕着王俊凯的腿睡了三个半小时,最后一瓶还有五分之一的时候王俊凯找护士要来了枕头垫在王源头下就走了,开车一路飙到家连气还没来得及喘就看到王源半小时前发的短信,“手机钥匙钱包都丢了,来接我。”


 


 


“事不过三,王源。”


 


 


两个小时后王俊凯看着王源窝在他家沙发里拿着完好无缺的手机打游戏,以及桌子上被王源明目张胆摆在那儿的钥匙和钱包面无表情,“没有下次。”


 


 


这句话的结果就是第三天王源一边咳嗽一边躲了王俊凯来抓他去医院打吊针的手快一个小时,然后在王俊凯彻底黑脸前抬眼,“那你答应我,带我回来。”


 


 


瞳孔里充斥的柔软弄得王俊凯一愣,满嘴的原则一秒没慢出了声,“好。”


 


 


“中午我不想喝粥,我要吃蛋炒饭。”


 


 


“好。”


 


 


“你要跟我结婚。”


 


 


“好。”


 


 


“......”


 


 


“过来。”


 


 


王源直线朝王俊凯走过去,“什么时候去登记?”


 


 


王俊凯抓住王源的胳膊,“什么登记?”


 


 


王源闭了闭眼,“结婚。”


 


 


“什么结婚?”


 


 


“......滚你丫的王俊凯。”


 


 


从乐诚和张梦失踪到王源这句话音落,王俊凯第一次嘴角有了温度。


 


 


在所有人都主动或被动离开他的时候,眼前这个人自始至终在努力靠近他,不谈喜欢不讲爱情就要和他结婚,很多时刻无数场景,持之以恒对他晓之以理见缝插针。


 


 


“你脑子呢王源?”


 


 


甚至关于养乐小天的这个场景,乐正枫头七还没过的这个时间,王源居然还能似拿到筹码一样提出要他和他结婚。


 


 


脑袋里在想什么?


 


 


这笔交易两方他王源都是亏算不出来吗?


 


 


“我不亏。”王源抬眼回视那双那段时间几晚都没睡过的猩红眼眸,又将话重复了一遍,“王俊凯,你跟我结婚,我帮你养小孩。”


 


 


公平交易。


 


 


那瞳孔里装着执着寻找星辰的太阳,看得王俊凯有一瞬间失神,但也只是一瞬,下一秒他就抬起双手捏住王源的双肩,如同以往每一次给王源讲课本习题一样循循善诱,“听话,带乐小天离我越远越好,我会给你所有你需要的东西。”


 


 


“你给不起。”王源没一秒就打掉王俊凯的手,又在那人深邃的眼眸里软了语气,“行了,小孩我帮你养,但至少你不要想跑,你跑了,小孩我就扔掉。”


 


 


“你不会。”


 


 


王源微怔,但迅速眯起眼,22岁依旧清澈见底的眼眸里装着仿佛硬要和他王俊凯赌一场的狠戾,“你可以试试。”


 


 


“王源。”王俊凯深深拧起眉头,“我两个爸爸,我妈,乐正枫......”


 


 


“怎么了?”王源打断王俊凯。


 


 


还不够你害怕吗?


 


 


所有和他王俊凯扯上关系的人都死了。


 


 


“你哪来的胆子不怕死?”


 


 


“谁不怕死?”王源忘记自己是第几百遍跟所有人包括王俊凯重复这个问题,但那眼睛里依旧是如第一次一样的不容置疑和坚定,“但这与你无关。”


 


 


与你无关,王俊凯。


 


 


那些扯淡俗套的封建迷信和流言蜚语。


 


 


被包裹在浓稠血液里的心跳加速声音很重,这些年那些远离的背影和此刻的清冽眼眸对比惨烈,这小孩从小时候开始就一直朝着如深渊般的他跑,几乎是拼了命提醒他前面就是悬崖,可小孩就是不肯停,还告诉他,他不过是座拥有大海的风景。


 


 


涌上大脑的情绪闹得王俊凯呼吸困难,抛去无法思考的理智就只剩心,王源还没反应王俊凯就压了下来,唇纹相拓的那一刻美式咖啡里被丢了一颗牛奶糖,于是接下来的每一分力气都在加速溶解这块甜味固体。


 


 


乐小天翻了个身继续酣睡,最新鲜的脑细胞装不下任何喜怒哀乐,王源被吻得微微后仰,腰被有力的手臂紧紧扣在那人怀里,不依不饶的纠缠还在变本加厉,不知道过了多久王俊凯才松了劲,抵着王源的额头目光里的危险一览无遗,王源的脸烧到耳朵尖,“你要和我结婚了吗?”


 


 


那眸子里的光瞬间散了,接着就是猛然向后的倒退。


 


 


王源愣了一秒后怒气瞬间冲上脑袋顶,他一边抄起一旁的书尽数砸向连连后退的王俊凯一边抬手擦了下嘴,“垃圾,就他妈讲不通你。”


 


 


然后王源摔上门就走了,王俊凯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还未来得及破碎的黄昏躲在森林的雾里一路朝南没回头。


 


 


只是王俊凯又在第二天看见站在门口穿着宽大领口T恤提着早餐的王源。


 


 


王俊凯的目光从王源的脖颈一路扫到锁骨,喉结下意识上下滚动。


 


 


从那以后王源夏天在王俊凯家只简单套一件宽大的T恤,晃着光裸的腿在王俊凯面前走来走去,冬天家居服领口也从来都是开到第三颗,时不时还要转头直视王俊凯问刚刚被王俊凯放进嘴里的樱桃好不好吃,头斜靠着沙发白皙皮肤包裹的下巴线条妖娆。


 


 


“还行。”


 


 


“我也要。”


 


 


“就在你手边。”


 


 


“垃圾。”


 


 


“......”


 


 


那段时间王俊凯肩口别着黑布接手了乐宇集团,先前一直是乐正枫在主持,乐诚确认失踪后遗产中关于公司的60%股权由王俊凯和乐正枫平分,而乐正枫过世后留给妻子孙楚云的30%也刚刚交给了王俊凯,所以王俊凯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乐宇最大的股东。


 


 


风言风语很大,但在之后一年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乐宇从股东到管理层再到每一个员工没有不服王俊凯,从过人的决策能力和领导能力到扎实的经管背景,乐宇在王俊凯手里鲜活了一倍,只是没有一个人看见过王俊凯笑,线条精致的侧脸冷意日常高蔓,淹得人濒临窒息。


 


 


三岁多的乐小天也没有想象中难养,王俊凯请了专业的保姆,王源从网上买了一堆养儿子的说明书,常常让王俊凯去超市买乐小天爱吃的零食和喜欢的玩具,睡前故事讲得一次比一次生动,乐小天也越来越黏王源。


 


 


好像时间又慢了下来,突然有了小孩要照顾的王源,以及随时需要支持王源和小孩的王俊凯。


 


 


王源也很久没有再跟王俊凯提过结婚两个字。


 


 


某天王俊凯买了乐小天幼儿园用的橡皮泥的时候,看见了王源给殴丽钰为他安排相亲的女孩子买街边的关东煮。


 


 


这对王俊凯来说是件好事,哪怕后来听到王源的那些相亲都不太顺利。


 


 


成熟有时候似乎就是再不对某件事过分执着。


 


 


所以深夜凌晨一点过半的现在,那薄荷凉味的声音再一次念了那两个字的时候,王俊凯也才感受到背上的重量连同绕着他脖颈的手臂似乎都在传递着这个人的不安。


 


 


将人放到卧室再出来锁上门,王俊凯拿出电话放在耳边。


 


 


“帮我查王源。”


 


 


 



 


 


 


王源一觉醒来是早晨8点05分,乐小天每天早晨需要8点30分到幼儿园门口,几乎是瞬间从床上弹起来,打开衣柜随便捞了件王俊凯的干净衬衣套在身上就跑下楼,然后脚牢牢顿在最后一个台阶上。


 


 


视线正前方是一大一小分坐在餐厅长桌两侧的王俊凯和乐小天,乐小天正张嘴准备吃王俊凯送到嘴边抹好果酱的吐司一角,见他突然出现便停下淡淡看了他一眼才回头张嘴把吐司吃进肚子。


 


 


王俊凯收回手低眸扫了一眼王源的腿和光着的脚,“上去穿裤子。”


 


 


王源还没醒透,看着眼睛里面的一小团满脑袋浆糊,“乐小天你要迟到了你不知道吗?”


 


 


“今天是周六,Daddy。”乐小天保持尊敬的同时眼底的嫌弃一闪而逝,“我只有九点整的绘画班。”


 


 


“......”


 


 


很好。


 


 


王源闭了闭眼就回身往楼上走,不过光脚没踩楼梯两阶人就被王俊凯拉住胳膊向后一转扛在肩上往上走,王源双手撑住王俊凯的肩打了个瞌睡,两个人快消失在楼梯转角的时候乐小天抬起漂亮的眸子扫了一下两个人的姿势,眼底再次闪过一抹嫌弃。


 


 


不过这嫌弃没在乐小天的眼睛里待多久,因为未来三天乐小天再没见到王源,哪怕每天听王俊凯念无聊故事到很晚,王源都没出现。


 


 


于是第四天的幼儿园门口,乐小天终于抱着王俊凯的脖子嚎啕大哭。


 


 


王俊凯拧着眉将抽抽搭搭的小孩放进安全座椅,然后抽出手机拨通了殴丽钰的电话。


 


 


秘书那天很晚发给王俊凯的调查报告里王源的资金账户已经全被冻结,手机号码已被销号,那所和乐小天共同生活的公寓已被销售。


 


 


现在连王源人也消失。


 


 


看来殴丽钰这次是动了真格。


 


 


什么会把一个母亲逼到这个地步?


 


 


王俊凯坐在殴丽钰正对面,看着这个母亲眼睛里明目张胆的敌意忽然失笑。


 


 


王源,这么多年,你胆子还是这么大。


 


 


“这是我名下所有财产的转让书。”王俊凯把一叠文件推到殴丽钰的面前,“请您把他再借给我一个月,彻底交接好公司的事情后,我会离开。”


 


 


殴丽钰翻开文件后瞳孔一震,密密麻麻的清单接收人姓名都是王源。


 


 


“王源很快会成为乐宇最大的股东,届时还请您允许王源照顾乐小天。”


 


 


殴丽钰似乎还没回过神,“你......”


 


 


“阿姨,这段时间,我一直在保护他,请您放心。”


 


 


王俊凯什么意思,殴丽钰听得很明白。


 


 


其实从王源答应照顾乐小天并勒令他王俊凯必须陪伴开始,王俊凯就一直在做安保工作。不允许王源靠近厨房,给王源换安全性能最高的车,给王源的公寓与办公室的地板全部铺上地毯,每星期检查一次王源公寓和办公室的安全隐患,甚至出资专门找团队给王源所在的公司做了一次安全评估,以及强制王源完成身体健康检查,报告显示仅有一点问题的脖颈,王俊凯找了国内外十多个专家联合会诊。


 


 


最后还花三十万给王源求了一个平安符。


 


 


王源刚开始还会被时不时来检查他公寓安全性的人拿着个放大镜排查他公寓墙壁安全隐患给气笑,到最后连知道那巨丑无比的平安符三十多万都能面无表情地将东西塞进钱包。


 


 


那人已草木皆兵,他就想如果能换得那人一个安心。


 


 


可他怎么可能给他一个绝对真空。


 


 


殴丽钰拿着那文件离开后的四个小时王源推开了别墅的门,在王俊凯的视线里换了鞋扯掉领带后才看着那双桃花眼扯起嘴角,“我去出差手机掉了,没有信号给不了.....唔.....”


 


 


这是他们的第二个吻。


 


 


王俊凯将王源抵在门上反复啃咬,之前王源一直故意露在王俊凯眼睛里的脖颈、锁骨、细肩和腿都一一被照顾,电视里的财经新闻从开始到结束王源的重量都还在王俊凯身上,直到一个小奶音冷静地从两个人小腿高度窜入,“Daddy。”


 


 


王俊凯瞬间被王源推出去了一米远,再站稳回眸王源已经抱起乐小天,乐小天紧紧把脸贴着王源的肩,声音闷闷不乐,“想Daddy,很久没见,王叔叔的故事不好听。”


 


 


王源把下巴放在乐小天的头顶闭着眼,“我也很想你。”


 


 


王俊凯站在一旁眸色很深。


 


 


还有一个月。


 


 


他还能拥有这个画面一个月。


 


 


 



 


 


 


乐宇的股份交接不复杂,一个星期流程就全部走完,王俊凯给了陈婵一份王源的喜好清单和生活习惯明细,里面还包括王源喜欢吃的和不能吃的食物。


 


 


“他比我好相处多了。”王俊凯好像想到什么忽然微微牵了牵嘴角后才看着陈婵,“辛苦。”


 


 


陈婵被王俊凯刚刚的那一丝笑意震得愣了两秒才连忙回应,“没事的王总,应该的。”


 


 


拿了外套坐电梯下楼,楼层数一格一格往下降,坐了快两年的电梯构造都是王俊凯最熟悉,这里的心脏应该只有细微的失重感。


 


 


王俊凯用手捏了捏脖颈,电梯门打开下意识抬眸的视线里,孙楚云站在十米远的地方看不清表情。


 


 


刚刚心脏在电梯里的轻微失重忽然如即将坠入深渊一般空洞。


 


 


“我想要回小天,然后用余下一生求得他原谅。”


 


 


两年前被丈夫的突然过世吓懵的女孩如今成熟后用心忏悔要承担母亲的责任。


 


 


那天王源抱着乐小天睡了一整晚,第二天早晨王俊凯抬手给王源揉了快半个小时红肿的眼睛。


 


 


流着相同的血液是世界上最玄妙的事,它似乎代表所有道理,就像四岁的乐小天只用了两周就把孙楚云拉到王源面前,“Daddy,这是我妈妈。”


 


 


残酷却合理。


 


 


而那一个月也只剩下最后一周。


 


 


周六早晨王俊凯吻醒王源,声线里装着西海岸落日的昏黄,“下周我们去西雅图吧。”


 


 


去看看雨城落雨的样子。


 


 


“恩。”


 


 


王源闭着眼睛在被窝里翻了个身。


 


 


周天晚上十点整,殴丽钰的名字出现在王俊凯的手机屏幕上。


 


 


王源在浴室洗澡,雾蒙蒙的水声绕得王俊凯觉得自己似乎快听不清殴丽钰的声音。


 


 


“阿姨想跟你摊牌了,因为源源已经三天没能进食任何东西,从你那吃的东西回我这就全吐了。”


 


 


王俊凯眉头瞬间拧成一个死结,“因为乐小天?”


 


 


“因为你,孩子。”


 


 


全身的输氧细胞忽然全数节节败退。


 


 


“源源很早就跟我说过喜欢你。”


 


 


王俊凯一怔。


 


 


殴丽钰不是没有纠结过那些刺耳的描述,但自己儿子的眼睛实在太过明亮,“妈妈,我高中那几年你生病爸爸忙我不小心睡着的时候,每一次都是王俊凯在照顾你,乐叔叔的那些亲戚朋友后来业务上需要支持每一次都找王俊凯。“


 


 


”可在他们眼里,王俊凯依然是那些事故的罪魁祸首,私下叮嘱自己的小孩不要与他多接触。”


 


 


利用完他的善良还要费劲丢掉他


 


 


“真他妈扯淡。”


 


 


这些事故的最大受害人居然变成起因,甚至连最大受害人本人都信。


 


 


“可我不。”王源看着殴丽钰,“妈妈,他是宝贝,我要拥有。”


 


 


拥有他的全部。


 


 


“所以源源他就做了....一揽子计划。”


 


 


王俊凯没说话,殴丽钰卖自己的儿子也有些尴尬,“从给他安排相亲对象到变卖注销他所有相关物品,再到关他禁闭,源源说你一定会以把所有财产转给他作为筹码救他出来。”


 


 


那天殴丽钰瞳孔里的震惊完全是因为王源居然了解王俊凯到这种程度。


 


 


“那时候他就会有两个威胁你跟他结婚的筹码。”


 


 


王俊凯闭上眼。


 


 


“整垮乐氏,如果你熟视无睹,他会捐掉你给他的所有资产然后带着乐小天露宿街头。”


 


 


那时候的王俊凯也什么都没有,那么让乐小天吃饱饭的最快方式就是王源带着乐小天回家,那么他王俊凯得和他王源结婚。


 


 


王源知道王俊凯对乐家有多少本来不该有的愧疚,所以拿乐小天做筹码,是让王俊凯妥协的唯一方式。


 


 


可是乐小天走了。


 


 


于是一切出口全部塌陷。


 


 


突然在王俊凯不到两周离开他的时候,他没有任何办法要他回来。


 


 


殴丽钰永远记得那个晚上王源的话,“妈妈,我是真的要失去他了。”


 


 


而失去他以后的日子,一想就像死了一样。


 


 


所以早晨闭着眼答应王俊凯去西雅图的王源,被窝里的手指已经抓皱了衣角。


 


 


胸腔吸收氧气的地方忽然用力收缩,王俊凯挂掉电话用一秒顺了顺气后就快步走到浴室门口然后用力推开浴室的门。


 


 


王源穿着衣服坐在花洒底下缩成一团,任由冷水从头浇到脚踝。


 


 


到老去还有那么久。


 


 


余生无他似已殆尽。


 


 


 



 


 


 


华盛顿大学里西雅图市就十多分钟车程,两个人下午四点多才到,进校门的时候王俊凯低眸把王源垂着身侧的手拾起来十指相扣,然后扫了一眼王源兔子一样红的眼睛就拉着人进了校园。


 


 


顺着林荫道一路往前走,途中很多人路过冲着两个人笑,虽然面容很不同,但情绪很饱满。


 


 


王源面无表情了一会耳朵就开始红,又走了一会脸就开始有一下没一下地往王俊凯肩后藏,王俊凯倒没什么反应,一直看手里的地图注意路线,到达通往苏赛罗图书馆的那条路前的时候王俊凯停了下来,王源随便看了一眼,那路大概有五米多宽,左右两侧都是修建良好的草坪。


 


 


“你把眼睛闭上我带你过去。”王俊凯突然开口。


 


 


“你为什么要带我过去?”


 


 


他自己不会走吗?


 


 


“听话。”王俊凯显然又不想解释。


 


 


“......”王源盯着王俊凯看了五秒后才回答,“你不要把我一个人丢在这。”


 


 


这样我会恨你一辈子。


 


 


王俊凯突然伸手捏住王源的后颈往近一拉就低头吻住王源的嘴,辗转反侧了几下才退开一些,音色很蛊惑,“闭眼。”


 


 


王源眸子里闪过一抹狐疑但还是闭上了眼,王俊凯领着王源往前走了十步就突然松了手,王源瞬间往前跨了一步手抓了一下的同时迅速睁开眼,然后他就发现自己不过走进了王俊凯怀里,熟悉的体温和气味一分没减。


 


 


不知道王俊凯在搞什么,眼睛里的慌张褪去的下一秒王源就用力推开王俊凯,然后就看到了王俊凯身后近三十个外国人,以及人人手里拿着的近五十多个各式各样的氢气球。


 


 


王源一愣,还没反应王俊凯就两步走过来将他压进怀里咬住嘴,呼吸被缠绕的前一秒王源睁着眼,一千多只气球飞上天的镜头看着真幸福。


 


 


“你在搞什么?”


 


 


王俊凯抵着王源的额头,“结婚照。”


 


 


“什么?”


 


 


从落地机场开始就有五个随行摄影师在隐蔽拍摄,是王俊凯出国前就敲定好的,项目名称是‘结婚照-婚前旅行。’


 


 


“我们结婚吧。”


 


 


“......”


 


 


“从今天开始,带给你危险的是我,保护你的也是我。”


 


 


殴丽钰偶尔觉得王源像是孤注一掷的时候,王源曾跟殴丽钰说过,“21岁以后我求过王俊凯帮我23060件事,王俊凯拒绝过我128次,而这128次,全部是我向他求婚这件事。”


 


 


也就是说没有那些浑噩糟粕,王俊凯会答应他所有要求。


 


 


因为王源是王俊凯与这个世界最后的联系。


 


 


其实王源的那个计划其实没有抓到王俊凯的软肋,对王俊凯来说,唯一有威胁的,是让王源生这件事。


 


 


王源不可以再因他受伤,是此刻王俊凯活着的唯一目的。


 


 


“王俊凯你给我听着。“王源推开王俊凯再一次重复,”老子怎么样那是老子的命,与你他妈无关,听懂了吗?”


 


 


“我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


 


 


王源觉得自己简直在和驴说话。


 


 


回去的路上王源没忍住,“你哪来的钱搞这种事?”


 


 


王俊凯单眉微挑,“货到付款,回去你付,反正现在你最富。”


 


 


“......”


 


 


“阿姨演技不错。”


 


 


“.....我妈北影硕士毕业。”


 


 


“......”


 


 


 



 


 


 


往后余生,不过是你,非要是你。


 


 


 


 


 


 


 


-END



评论(1)
热度(6329)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