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凯源】论和虎牙接吻是个什么滋味

符城尘:

人物设定:表演系凯X音乐系源
其它:就是想亲一亲


流光溢彩的小灯串与人声带动着氛围,音乐从隐匿在琳琅装饰的黑皮音响中传来,长桌上的蛋糕与饮料散发着甜蜜的气味。王源心不在焉地拨弄着额前的碎发,长卷的睫毛时不时被发梢戳到,簌簌颤动。


再次抬起头时,王源深吸了一口气。不过身形一晃又蓦然定住了。


啊,被捷足先登了。


王源重新靠回椅背,撇着嘴角看向被搭话的王俊凯。王俊凯的短碎发被昏暗的光线染成了不太明显的深棕色,没做发型,看起来十分蓬松柔软。抬眼的时候已经露出了两个浅浅的卧蚕,笑意不多但礼貌。


王俊凯对人笑了笑,反手抓了一把瓜子放在那只对他伸出的手上,隔着一些距离,婉拒之意明显却又不十分令人难堪。


王源蹙着的眉才松开,笑不知怎么带些得意。王俊凯又沉浸在一人小世界里埋头嗑瓜子,王源径直走到他面前。


王俊凯脸上并没有被多次打扰的不耐,甚至在见到王源有些意外。近距离看王俊凯的轮廓柔和不少,鼻梁高挺,唇角微微上扬,朦胧的灯光衬得他的笑容很是温柔。就在时间过久那笑容将要尴尬即逝时,王源连忙挽回。


“音乐系,王源。”


“表演系,王俊凯。”


其实王俊凯不介绍名字也无所谓,学校里不少人都认得他,半是年少成名,半是作品讨人喜欢。平日上大课总会戴着口罩,是以王源不常见他这么坦诚的笑容,一下子没稳住。


“你也想吃瓜子?”王俊凯倒是自在,大大方方地把瓜子盘往王源方向推了推。


王源沉默半晌,抿了抿唇,说,“我想给你一样东西。”


“是什么?”


“把手伸出来。”


王俊凯乖乖摊开手掌,好一会也没见王源有什么动作,便疑惑地用眼神询问,接着嘴唇就被一股蛮劲狠狠撞上,虎牙磕到唇肉疼得他眯起眼睛。


唇上润润的触感还残存着,一半是破了皮渗出的血丝,一半是另一个人轻轻舔过留下的水痕。不过那个人早溜得不见踪影了。


王俊凯舔了一圈下唇,舌尖收回时抵住虎牙尖磨了磨,若有所思。


有胆犯事没胆相许,说的就是王源。他狂奔回宿舍,抱着自己的吉他有一下没一下地拨着琴弦,心驰神荡。


刘志宏被闹得不行,莫名其妙问他,“学校交际舞会你见没见着王俊凯?回来这么快。”


王源一听王俊凯的名字,旖旎的心思又卷土重来,一路从眼角红到耳根。


“我亲到了玫瑰花的刺。”


“什么玩意儿?你新歌?”


“我亲了王俊凯。”王源咂砸嘴,王俊凯的虎牙印在自己唇上所带来的刺痛让他心尖一阵发麻,而且那会尝到的虎牙,些微湿湿,还是抹茶味的。


王俊凯难道是用虎牙磕的瓜子么。


“先不说他的粉丝,你不怕被王俊凯讨厌了?”刘志宏一脸震惊,忙不迭打断他。


“做到做了,能怎么办。”王源一下蔫了,原本从长计议的肖想变成了横冲直撞的偷窃。


王源第一次看见王俊凯的虎牙,就像看见了蛋糕夹心那层最浓郁的芝士,像看见了点缀在气泡酒上那颗最鲜艳的樱桃,像看见了盛满冰淇淋最腻人的那杯脆皮底筒。


一个疑惑鲠在他心头念念不忘。


和虎牙接吻到底是个什么滋味?


王源从小就喜欢唱歌,高一的时候突然对吉他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占了朋友常驻唱的小广场一角练手。当时王俊凯还没在各种影视剧中崭露头角,刚结束一次不尽满意的试镜,穿过公司大楼转了两个拐角就和王源打上了照面。


王源扫弦不太熟练,但声音很稳,少年独有的清亮透彻,温柔细腻又不失磁性,王俊凯停下来静静看了会。


手指顿了一下便走音了,王源索性不弹了,清唱完后半段,才把一边耳机摘下。


“扫弦用手腕,弦音会均匀些。”


闻声王源才注意树影下的人,黑色口罩遮住大半张脸,眼圈浮着淡淡的倦意,却不减那双桃花眼的慑人。


王俊凯又戴反了口罩,这会估计鼻尖印上了痕迹,所以没摘下来。见王源蹙起的眉心,王俊凯考虑了会还是扯下口罩,笑着说,“刚才有些不礼貌,抱歉啊。”


其实王源没生气,就是灯光太暗,他微微眯起眼想把人看清而已。那人一笑,小虎牙明晃晃的就露出来了,特别好看。王源像得知了一个多有趣多奇妙的小秘密一样,视线牢牢锁在人家嘴巴上。


王俊凯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紧张地舔了舔唇,王源的目光也跟着他的舌尖在那淡色的唇上游走了一圈。


黑溜溜的杏眼往上移了点,视线才对上王俊凯闪烁的眼神,王源后知后觉清了清嗓子,低声问:“你是明星吗?”


王俊凯愣了下,摇头,说:“我只演过一些小配角,还算不上出道。”眉目不觉黯了几分。


“你好像很厉害,教教我行么?”王源轻松地转了个话题,不由分说把吉他塞到王俊凯手里。“想学什么?”


“掌声响起来,就这首吧。”


王俊凯抬眸看向王源,王源眼睛微弯的弧度尤其漂亮,眼珠子是纯黑的,像浸在水里的黑葡萄,湿漉漉的,看一会就让人心软得不行。


指尖一顺,微弯的平行细弦奏出缓缓的旋律。出乎意料的,王源后来情不自禁搭上王俊凯的哼唱,他们声线竟莫名契合。


氤氲的嗓音穿越了澎湃的心绪,拥抱住了深处渺小的自己。一首曲毕,王俊凯也觉得心底湿漉漉的了。


“谢谢。”


几不可闻的一声落到耳畔,王源怔怔望向王俊凯。王俊凯温柔的笑意凝结在唇边,仿佛还带着一些腼腆。


小虎牙躲在了淡色的唇瓣里,只露出隐隐的牙尖,王源又不自觉抿了抿唇。


一份青涩又隐秘的心事埋下根源,在日后越来越频繁看见出现在屏幕里的身影和彼此越来越远的距离中,肆意疯长。


直至平行线再次折了个弯,命运打结在了同一处,便想近到无可亲密。


不过眼下,王俊凯果然是生气了。


王源深深叹了一口气。


王俊凯原来并不会经常戴口罩,至少走在校园里不会,他虽然低调疏离,但又温和得体。然而这两天无论在哪,他总把黑色口罩戴得严严实实,刘海微微长过眉毛下边缘,衬得脸色越发沉寂。


所以别说把人拦下好好谈对象,就连远远瞥见王源也要抖三抖。


刘志宏实在看不下去,说,你给王俊凯写的歪歪腻腻的小情歌还一首都没送出去,怎么就知道人家那朵玫瑰不中意你这份阳光和空气。


于是王源捏着一手心的汗,在停车库的一辆白色路虎前打了几套广播体操。


王俊凯看见人时还愣了愣,胡乱扒拉了几下刘海,露出浓密英挺的眉毛,才走过去。


“王源?”


“王俊凯,对不起。”瓮声瓮气的声音隔着一段距离传来,听着似是懊恼又似是撒娇。“虽然我是故意的。”


王俊凯挑挑眉,目光掠过王源不自然撅着的嘴唇上,唇珠饱满,随着说话时不时点在红润的下唇上,俏皮又可爱。


“你别生气了。我给你一样东西。”王源小心翼翼地打量王俊凯,除了近距离欣赏时皮肤黑了点眉目帅了点之外并没有什么不妥。


“我没有生气啊。”王俊凯低低笑了一声,摘下口罩,嘴角果然是扬起来的。他摸了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那晚……嘴角撞破了,第二天就肿起来了……”


血气霎时上脸,王源耳廓通红。细细一看发现王俊凯嘴角真有一点淡淡淤青,王源局促地点点头,放下心的同时又生出一丝甜蜜。


王源把视线往上挪了挪,恰巧看见王俊凯鼻尖上被压出的一道浅印子,顺着垂直线下来,发现唇边和下巴尖也有短浅的红痕。王源又忍不住从那微张的唇缝中探寻两颗许久不见的小虎牙。


王俊凯咳了一声,王源才紧张兮兮地收回目光,突然想起了什么,手从左边裤兜摸到右边裤兜,又从右边衣袋掏到左边衣袋,然后面不改色地朝王俊凯笑了笑,重复了一遍刚刚的动作。


王俊凯憋住笑意,问他,“你在找什么?”


王源终于在下衣口袋摸到了皱巴巴的两张票,语气微弱,“我想给你一样东西。”


王俊凯为难地抿了抿唇,面皮有些泛红,“这次能不能亲右边?我左边嘴角还破着。”


“才不是!”王源差点没把持住,脸颊又红又烫。他一把将手里的东西塞给王俊凯。


“RADWIMPS演唱会?”


“你说过你很喜欢……”宽大的卫衣袖子被王源蜷缩的手掌一起攥住,松松地,像是在忐忑,“后天,一起去吗?”


“嗯。”


王源抬眸,只见王俊凯望着自己,唇角翘着,极致的温柔染着他的笑意。


“很喜欢。”王俊凯认真地扩写了一遍,笑着说,“一起去吧。”


演唱会当晚,王源在小侧门等王俊凯。他前后捋顺了自己白T恤的折痕,黑色运动裤老老实实扎到脚踝,他出门前想了想还是没把那双“老子最酷”的袜子穿上,还把“滚”的手机壳换成了非常应景的“及时行乐”。


王源心脏跳得可欢,他掏出手机在微博搜了“王俊凯”几个字,发现并没有新鲜的路拍图,悬空的心才稍稍落实。没刷两张图,熟悉的路虎停在了面前,王源左右瞟了眼才钻进车里。


在副驾驶的座位,王源坐得端端正正,惹得王俊凯不经意瞄到时噗嗤笑出声来,说,“你干嘛呀。”


王源光明正大地扭头看了王俊凯一眼,很快又垂下脑袋,脸颊微微红了。他根本说不出坐上喜欢的人的车是什么感觉,一分一秒都舍不得浪费,余光里满是他直视前方黑沉的眼眸、高挺的山根、淡淡的唇色、握方向盘凸起的指节。


察觉王源偷偷摸摸的小动作,王俊凯真是被可爱到,轻声说,“你喜欢?给你贴个专属好不好?”


王源以为王俊凯是说笑的,不过也偷乐了一路。没想到王俊凯刚停稳车,便从后车座拉过自己的双肩包,掏出什么认真写着。


王源接过一看,是一张绿色便签纸,纸上蓝色笔迹未干,写着“王源专属座位”,王俊凯签名的最后一笔的圆恰好把“王源”两个字圈了起来。


没等王源反应过来,王俊凯蹭着他的手心拿起了便签纸,吹了吹,端端正正贴在副驾驶座位上。王源直到检票进场、被带着找到座位、安顿好,整个人还是晕晕乎乎的。


王俊凯是真的很喜欢这场演唱会,虽然戴着口罩,但是露出来的眼睛连带着眉梢都像是在发光。他的视线落在舞台上,错落的光影接连闪过漆黑的瞳眸,王源也被气氛带动,不由自主地盯着王俊凯,满脸藏不住的喜欢。


“可即便如此我也已经尽我所能
以最快的速度飞奔到你的身边
心脏甚至比身体先一步抵达了这里”


感受到王源的目光,含情的桃花眼一颤,对上了他的视线。王俊凯眼角带笑,半晌抬手矜持地碰了碰王源的手背。


“很久很久以前就熟稔于心的声音
数不清是第几次穿越银河
才终于在尽头和你邂逅”


随着忽轻忽重的呼吸,王源仿佛也在王俊凯眼睛里沉沉浮浮,然后被王俊凯的触碰拉住了船锚,安静下来。


演唱会散场,夜色已入半,清淡的星光在潮湿蓊郁的夏夜空气中晕开。王俊凯刚开口说这离他家近,王源立马顺杆往上爬,忙不迭点头说好好好没关系不回学校要去喝杯水如果可以留宿的话就麻烦了。


王俊凯在口罩里发出低沉的笑声,摸了摸王源的手腕才拉开车门让他上车。


王俊凯的房间和普通男生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很有他的个人风格,玻璃橱柜上摆满了海贼王的手办和全套漫画。王源好奇地欣赏了会才退出来坐回客厅欧式蓝沙发上,王俊凯从开放式厨房吧台端过来一杯柠檬水。


王源一看玻璃杯里的柠檬片在水里飘摇,肚子本能发出短促的饥饿的一声。


“你没吃饭?”王俊凯蹙了蹙眉,沉下声音。


王源如实点头,王俊凯叹了口气,掏出手机让他点外卖。


“别了吧。我减肥。”王源下意识回嘴,被王俊凯瞪了一眼后立即噤声,乖乖刷着菜单。


王俊凯飞去外地工作了两天,家里没什么食材,找了半天只在餐桌上发现一袋经纪人买的本来晚上要发微博视频的脏脏包,王俊凯一落地就去接人了,直播当然也被搁置。


外卖还在路上,王俊凯让王源先垫垫肚子。


王源吃相特别乖,修长白皙的手指虚虚捧着焦褐色的巧克力面包,熔融的巧克力酱只沾在了淡粉色的唇瓣上,唇色意外地好看。


王源刚嘟起嘴啃下一口面包,就听见王俊凯轻飘飘的一句嘟囔,语气有一丝轻微的无奈和几不可察的羞赧。


“你怎么吃个面包都这么漂亮。”


“!”


王源差点一口巧克力喷出来又咕咚一下生生咽下去,闷闷锤了几下堵住的胸口。


王俊凯瞥了眼桌上的柠檬水,歪头一笑,径直凑近王源,握住他的手腕。


双唇只是轻轻相拥,一点点的距离被王俊凯探出的舌头填满。湿润温热的舌头细细密密舔着唇上残留的巧克力,小虎牙突然带点力度却不失温柔地咬了下柔软的唇肉。


王源吃痛地皱眉,唇线抿开了一道缝隙,王俊凯的舌头就卷着嘴角的巧克力酱抵入他的口腔,舔舐着湿热的上颚,挨着舌根缱绻。甜腻的味道在纠缠的气息中炸开。最后小虎牙又在发红的唇瓣上咬了一口,唇舌才餍足地离开。


王源傻愣愣地看着圈住自己的王俊凯,回味般舔了舔下唇,心里幸福得要命。此时王俊凯似乎带着些猫科动物的特征,嘴角得逞的笑容一晃一晃的,莫名勾人。


“我想给你一样东西。”


“是什么?”王源顺口接道。


“我,你要不要?”


“要。”


“给你。”


“那吻呢?”王源很是得寸进尺。


“也给。”


—END—


→凯源甜如蜜,赐我好运气!

评论
热度(694)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