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连上我的WiFi你就是我的人了(短完)

叫我金鱼就好了:

中二逗比凯X外冷内热源


 


I


“怎么这网慢成这样了?”空调房里,青年啃了口刚从冰箱里取出并切成小块的西瓜,看着笔记本屏幕上龟爬状态的进度条皱眉,敲击鼠标左键又点了刷新,然而,重新打开的网页依旧加载缓慢。


 


一墙之外是换身衣裳就能去蒸个桑拿的大焗炉,青年关好了门窗以防冷气外泄,可外头的热气还是灼热了他的血液,令他烦躁无比。


 


青年又咬了一大口西瓜,移动鼠标把整个浏览器界面关了,按压牙签筒开关抽了根牙签,走到电视机旁扎进了路由器上的reset小孔,等指示灯灭了又亮才松手。


 


他坐沙发上等了十几秒才在电脑上连上因重置路由器而没有了密码的WiFi,再打开浏览器输入192.168.0.1。


 


登陆并设置好WiFi名和密码后,青年重新连网,打开方才用来查资料的网页,网速果然十分钟前快多了,没想到同事的生活小技巧还挺管用。


 


青年查完资料关了网页发现192.168.0.1的网页还没关,顺手点开去看看网速,结果点进主机状态后发现除了他的手机和电脑,竟然还有第三台设备连上了他家的WiFi?


 


肥嘟嘟iPhone?啥玩意儿?青年把WiFi名从“Karry”改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蹭我网”,又把密码改了才关了浏览器。


 


一天后,吃过晚饭的青年坐在沙发上歇息,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打开手机上的WiFi万能钥匙去看看还有没有人在用他的网。


 


又是那个叫“肥嘟嘟iPhone”的,岂有此理,它还敢来!青年搬过笔记本放在腿上,用键盘噼里啪啦捣鼓了几分钟,把WiFi名和密码改了,这回叫“蹭网的穷鬼够了吧”。


 


次日,他出门时碰见了住他家楼下的阿姨,阿姨人挺好的,看他一个人住,经常送些自己煲的汤给他。


 


青年跟她聊了会天,打听到阿姨家的WiFi挺快的,住阿姨家对门的最近出差去了。而青年家楼上没住人,对面住着的是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生,半个月前搬来的。


 


往后三天,青年家的WiFi名和密码天天换,而那个肥嘟嘟iPhone依旧雷打不动地躺在他家网络的在线名单里,后来居然还出现了另一台未知设备。


 


他家路由器信号的覆盖范围不算远,不是楼上也不是楼下,那就是他家对面那小子在搞鬼,生生拖慢了他的网速。


 


青年怒了,他把WiFi名改成了“wjk老婆”。但凡是个男的看到这名称都会生出那么点羞耻心吧?是的,wjk是青年名字拼音的缩写,他叫王俊凯。


 


II


王俊凯没能在第二天晚上查看到胖嘟嘟iPhone还有没有连上他家的网,因为小区门口的保安跟他说,他所住单元楼的电路出了故障,那几栋楼都停电了,电工在抢修,估计得到十点多才有电。


 


没电,自然是做不了晚饭了,王俊凯打算回家放下公文包和刚在超市买好的食材,再换套休闲服去小区附近解决一下温饱问题。


 


“叮咚,十七层到了。”


王俊凯低头走出电梯,不小心撞到了一位准备进电梯的男生,准确来说,是王俊凯手上的菜蹭到了一个长得好看的男生的裤腿。


 


“对不起。” 


“没关系。”


 


这层竟然有人?哦,他有个没见过的新邻居。诶?那个穿着运动服的男生,不会就是他的邻居吧?不是说跟他差不多大吗?怎么看着那么嫩?眼睛大而炯亮,看起来挺单纯的,蹭我WiFi的混蛋应该不是他吧?到底是谁啊这么不要脸啊?


 


短短十几秒内,王俊凯的脑海里飘过无数反问句式,居然把才见了一面的男生从蹭网嫌疑人的名单中摘了出来。很好,现在又回到了大海捞针的茫然状态,“咕……”算了,还是先去祭祭五脏庙吧。


 


再下楼,一侧天被晚霞染成桌面壁纸的照片,也不知是哪位神仙作画时洒了些染料,天空的红霞伴着落日余晖,像是胭脂红、落日黄、靛蓝这几种色素不规则拼凑在一起,还挺好看的。


 


每当王俊凯在傍晚时分看到彩霞,脑海里总记起初中学过的那句“朝霞不出门,晚霞行千里。”王俊凯那因揪不出混蛋和家里突然停了电而累积的憋屈感被美景冲刷了大半,明天是美好的。


 


小区附近的餐馆不少,王俊凯挑了他认为最干净的一家饭店,是个湘菜馆,名叫客来。客来不大,一楼占地面积不足五十平,一共两层。


 


正值饭点,大堂坐满了人,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一桌看起来比较空,那是张只坐了一个人的四人桌。


 


服务员走上前问王俊凯几位,又问他能不能拼桌,一路领他走到先前他注意到的那张四人桌。巧了,坐着的就是那位疑似他邻居的漂亮男生。


 


“好巧,我们又见了。”王俊凯在男生斜对面的位置坐下,与男生打了个招呼,得到点头回应后迅速转头跟服务员点了两个主菜和两碗饭,拜托她让厨房尽快上菜。


 


男生是湘菜馆的常客,知道拼桌是常态,见惯不怪,除了适才的点头,没再看王俊凯,低头安静地吃着。他原本以为这种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可以维持到他买单离开,孰料几次三番听见了来自对方肚子里的叫嚣。


 


“你要不要,先吃点?”男生指了指自己点的两盘菜,还剩不少。


“不用了,你吃吧。”


“我吃不完,现在人挺多的,没那么快,你先充下饥吧,这一半我没夹过。”


“那,那好,谢谢你。”王俊凯实在没勇气拒绝男生的再次邀请,他的肚子在敲锣打鼓游行示威了。在沙漠里发现了绿洲,有谁能抵挡水的诱惑。


 


顾不上失礼也顾不上洁癖,王俊凯叫来服务员先上了那两碗白米饭,拿纸巾擦过餐具就开吃了,也没敢多吃菜,一口菜接着几口饭咽了下去。


 


对面的男生一直低着头,王俊凯越吃越心虚,才见了两次就吃人家东西,怎么想怎么别扭,对方还不说话,气氛更怪异。


 


“我叫王俊凯,住在五单元2栋的1701,你是住我对面吗?”


“是,王源,搬过来方便工作。”


“是在附近的CBD上班吗?我公司也在那片区域。”


“嗯。”


……


最后还是出菜速度拯救了王俊凯的尬聊,他点的那两盘菜到了,小声招呼着王源动筷尝尝,见王源没怎么吃,心里着急。怎么我吃了他的他不吃我的呢?又问是不是不合胃口。王源摇头,说饱了,让王俊凯自己多吃点不用顾着他。


 


王俊凯饭量大,吃饭也急,根本想象不了一个二十多岁青年的胃容量怎么会这么小,“你吃这点饭当是喂猫?你还点两个菜?”


“想吃就点啊。”王源看他胃口好,又拿起筷子漫不经心地捡些肉末吃。


“那你运气好,碰上了我,不至于浪费粮食。”王俊凯说完忍不住笑,自己好像得了便宜还卖乖。


 


“你说的对。”


“是吧。”


“我确实是在喂猫。”


“什么?”


“你笑起来有猫纹。”语毕,两人皆是一愣,才见两次,有点过了,不过搞好邻里关系也是应该的,俗语有云,远亲不如近邻嘛。


 


吃饱了饭也还没到八点,离家里通电还有两个多小时,王俊凯提议去江边散散步吹吹风,有助消化,待在家也没什么能干的,王源觉着是这个理,也就去了。


 


江边有个小广场,那聚集了十几二十个阿姨,都是附近的居民,摆弄好小音箱准备跳广场舞了,王俊凯和王源经过的时候还跟他俩打招呼。


 


江流湍急,有风,很轻,有点热。不远处是座灯光璀璨的桥梁,江边有不少过来夜跑的人。他俩慢悠悠地走着,聊天形式多半为一问一答,王俊凯问,王源答,王俊凯再问。


 


聊天中得到了不少信息,原来王俊凯25了,王源24,都单着,忙于生计。他俩都是坐写字楼空调房里工作的,王俊凯是干新媒体运营策划的,王源在出版社当编辑。两位白领下了班有空就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做饭,养活自己不成问题。


 


游荡回小区时,他们交换了微信,王俊凯说有时间到他家吃饭,他对自己的厨艺还是有信心的,就当是对王源这晚免他饥肠辘辘的报答。王源应了下来,却没说定时间,再说吧。


 


当天晚上,王俊凯没看有谁连了他WiFi,他不想动肝火。睡前回想晚上发生的事情,心里多了对邻居的愧意,人家那么大方,自己竟早早给他安上莫须有的罪名,太不应该了,一定要请他吃一顿。


 


III


机会很快就来了。两天后的晚上,王俊凯在超市买菜时碰上了在蔬果区挑番茄的王源,于是极力邀请他去家里吃饭,王源推了几次没推掉。


 


两人一起挑的食材,王俊凯推着购物车问他爱吃什么,王源心里想着事,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说了两个他喜欢的又不算难做的菜。


 


王源先回家放下包,换了拖鞋直接走去王俊凯家,他家的门没关,去到的时候,王俊凯已经换了身衣服,套上围裙正要去厨房大显身手。


 


王源说要帮他处理食材,被拒绝了,王俊凯让他去客厅坐,给他拿了瓶饮料,开了电视。怕他闷,又告诉他WiFi名和密码,说不想看电视就玩手机,好好坐着等开饭。


 


厨房里,那道土豆焖牛腩还没够时间掀锅,王俊凯偷空打开了WiFi万能钥匙查看在线设备,果然,那个叫肥嘟嘟的还在!脸皮也太厚了!嗯?怎么只有两个设备?王源没连吗?不是吧……


 


“源啊,你连上我家WiFi了没?记得密码吗?要不要我帮你?”王俊凯擦擦手给自己倒了杯凉白开,喝了一口后拿着杯子坐到王源隔壁。


“你太客气了。”


“客什么气,来,拿来我帮你输密码。”


“真不用,我连上了,你看。”


 


王俊凯看着那四条白色弧线差点脱口而出“你就是肥嘟嘟?”,还好那句话止在了牙关。他急急忙忙又回到厨房,说是菜快好了,脑子里却在想着各种理由为王源开脱,怎么会是他呢?


 


“俊凯?我好像闻到了焦味。”王源走进厨房门,看到发着呆的王俊凯,开口提醒。


 


王俊凯被他吓得哆嗦一下,魂魄归位了,赶紧把炉灶关了,打开锅盖一看,水都快烧没了,怪不得有焦味,王俊凯讪笑着把失败品挑出来扔掉。


 


“要不还是我来吧?虽然不算好吃,但也是能下肚的。”


“没事没事,我刚在想事情,走神了,你出去吧,我再做两道菜就能吃饭了。”


“好吧。”


 


“来,菜上齐了,去洗个手我们就开饭了。”


 


饭桌上,王俊凯边给王源夹菜边套他话,问他有没有觉得WiFi太慢了,最近想换路由器了,问他用的是哪款,速度怎么样,介绍一下。


 


吃着番茄炒蛋的王源始终没跟王俊凯对视,只说最近家里的路由器和宽带都坏了,新的路由器刚到,他还没用,不知道好不好,过几天弄好了再告诉他。


 


王俊凯得到答案后没再追问蹭网的事,换了话题聊起饭菜的味道。心里轻松了许多,突然没了网嘛,短期借用而已,可以理解可以理解。


 


味同嚼蜡这四个字准确概括了王源对这顿饭的感受。


 


原本他没想蹭网的,他爱玩手机,路由器坏了手机联网不方便,他看WiFi万能钥匙破解了一个信号不弱的WiFi,就想蹭个一天半天,等新的路由器送来就卸了。


 


谁知道后来宽带也跟着出了故障,他一个做编辑的不能不收发邮件啊。通信公司的客服前两天就说已经派了人了,结果到现在还没好。


 


今天看到WiFi名他就知道坏了,现在王俊凯在跟他抱怨网速不好,他很是羞愧,脸上不显,心里的小人已经揪着他耳朵骂了好多遍。你怎么能这样呢,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太坏了。


 


他确实没勇气承认,王俊凯好像很讨厌这种行为,WiFi名都换了好几遍了,都是在讥讽蹭网的他,不知道最后为什么改成了“wjk老婆”这样的名字,但他还是连了。若王俊凯改的是个还算正常的名字,他也就坦白了,好死不死的偏是这个,他可不敢认。


 


这天深夜,王俊凯仍是伴随着对王源一举一动的回忆入睡的。


 


今天他耳朵好红啊。王俊凯知道对方羞愧了,从前那点怨气被王源的可爱扫荡得干干净净,表面上看王源是座冰山,可王俊凯就是觉得他本质上是个很可爱的人。


 


他暂时不想再改WiFi名了,等在线名单里没了肥嘟嘟再说吧。不过为什么要叫肥嘟嘟呢?他明明这么瘦。


 


王源回家后越想越忐忑,王俊凯是不是猜到自己蹭他网的了?他会不会觉得自己脸皮好厚啊?自己是不是把邻里关系搞僵了?


 


网也不想连了,王源打了客服电话又催了一遍,被客服敷衍的态度气得几近要发火,语气不好地又重复了一遍要求才得到对方的准确答复,说是两天之内肯定给他弄好。


 


IV


意外地,王俊凯像是半点都不知情,总是约王源一起买菜做饭,说是一起做饭更划算,还总是在朋友圈里跟他互动。 


 


王源本来不玩朋友圈的,结果某次吃饭时王俊凯突然提起他自己前一天发的朋友圈。王源听得一头雾水,王俊凯就问他是不是屏蔽了自己的朋友圈不想看,王源摆手又摇头说没有没有,只是没怎么玩。


 


为了不让王俊凯误以为他讨厌他,王源渐渐养成了睡前刷下朋友圈看看王俊凯又干嘛了的习惯,随手在王俊凯的朋友圈下面点个赞表示朕已阅。


 


其实王俊凯就是喜欢逗王源,想看他冰脸破裂的反差萌,没想到他会那么上心,认真得实在可爱,长得好看性格又可爱,真是个不错的邻居啊。


 


俩人玩熟了以后王源跟他坦白自己曾经蹭他网了,让他卸载WiFi万能钥匙,别人能破解他家WiFi的密码,十有八九都是因为他在用这软件。


 


王俊凯说自己早就知道当初蹭网的是他了,没事儿,不生气,随便用。王俊凯趁此机会把惦记了很久的疑惑问了,“你瘦得跟竹竿似的怎么会想到要取肥嘟嘟这样的名字?”


 


“我以前养的泰迪叫嘟嘟,他被我喂得胖成熊了,我就叫它肥嘟嘟,手机名也改成了这个,可惜后来它走丢了,我懒得换,就一直用着。”


“你能把泰迪喂成熊,怎么把自己养成了白骨精啊。”


……


连日来的相处使王源学会了不接王俊凯的话,面无表情看着他,心里想的却是下次做饭要给哪道菜加加“料”,好让他尝到第一口的惊喜。


 


当初的羞愧感没了,小天蝎可不是盖的。


 


王俊凯被整到了以后也只能拿筷子敲一敲努力憋笑的某人,认命地吧那道加了无数勺粗盐的通心菜端回厨房二次加工。


 


V


太阳在两位青年的插科打诨中升了又落,一个多月后,出了件寻常但不日常的事打破了他俩原有的生活节奏。


 


那天王源加班,晚上九点多回到家,插上钥匙拧开门锁的时候,吧嗒一声,钥匙断了,锁芯被堵死了……大晚上的去哪找开锁师傅啊,这破房子怎么什么都是坏的。


 


当王源大力踢了下大门以示愤怒时,咔嚓,对面的门开了,王俊凯拎着袋餐厨垃圾正打算要扔到楼梯口的大垃圾桶。


 


“你怎么那么凶啊。”王俊凯捏着嗓子学着柔弱的嗓音吐槽王源。


???


“踢门干嘛呀,你脚是铁做的啊。那么晚才下班?吃饭了没?”声音正常了。


“吃了,今天加班。”


“干嘛杵在这,等我吗?”


……


“我去扔个垃圾。”


 


“你怎么还在这啊?我今晚没做甜点,你没宵夜了。”


“……我进不去,门锁坏了,这个钟数开锁师傅都下班了。”


“没事,来我家待一晚吧。”王俊凯把大门推到最大,手心朝上伸臂做出请进的姿势。


“不用了,我去睡酒店。”


“你怎么还跟我客气啊,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了,邻居是干嘛的啊,不就是在你困难的时候搭把手的吗。”王俊凯看他要走,追着揽过他脖子把他拉进家。


“歪理。”


“那也是理,快进来。”


“谢谢。”


 


王俊凯给王源拿了双新拖鞋,这还是王源第一次穿上他家的鞋。王源第一次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干嘛,换了鞋就坐在沙发上坐着,听候安排。


“来,你喝杯水,那么拘谨干嘛啊。”


“没,我就是不知道要干嘛,又不是来等开饭的。”


“不还是一样等嘛,不过这次是等睡觉。”


……


“你先歇会儿,我去给你找衣服,你先去洗个澡,我洗衣机带烘干的,明天穿回你身上这套去上班就行了。”


“好。”


 


“毛巾牙刷是新的,我放洗手台了,漱口杯只有一个,我去给你拿个玻璃杯。呐……这是我几年前的睡衣,比我现在穿的要小一点,你穿应该是合适的。内裤是新的,不过只有我的码,你将就着穿吧,浴室你知道在哪我就不带你去了。”


“什么将就着穿,瞧不起人啊,你以为你比我大多少。”


“不信啊?要不咱俩比比?”


“懒得理你,我去洗澡。”


 


王源夺过王俊凯手上的衣服大步走向浴室,丝毫不管身后的王俊凯嚷着“你怎么这么容易害羞啊?” “我玻璃杯还没拿呢,你是要用我的吗?记得洗干净点啊。” “你别洗那么慢,我还没洗呢,你看我多好,还让你先洗。”


 


“这人还真是没皮没脸。”王源隔着门看不见,可也能脑补出王俊凯此时此刻的傲娇脸和他絮絮叨叨时的神态,太逗了。


 


王源很快就出来了,穿着王俊凯的老干部睡衣,头发滴水,衣领周围湿了一圈,紧贴肌肤。王俊凯这才想起来没有给他准备浴巾,匆忙去拿了吹风机让他吹干。


 


风筒声音大,王源听不清王俊凯在说什么,耳边全是呼呼的风声,王俊凯放弃跟他对话,转身进了浴室,洗完澡再说吧。


 


等王俊凯洗完澡出来,就看见王源在沙发上瘫着,头发已经干了,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面无表情。


 


“你一般几点睡啊?”王俊凯看见王源被他吓得一个激灵手机没拿稳砸到锁骨上了,笑他胆小。


“你走路来点声音行吗,人吓人吓死人啊。”王源揉了揉锁骨,拉开衣服看了下,红了一点,没肿。


“你背着我做什么亏心事了那么怕我。”


“冷不丁听到有个声音在你背后响起,是个人都会被吓一跳吧?”


“要不下次反过来试试看?”


 


“幼稚。”王源翻了个白眼,没忍住痒挠了挠小腿的蚊子包,“你家有蚊怕水吗?我不想今晚被咬成斑点狗。”


“怎么会呢,我房间有蚊帐啊。”


“什么你房间?”


“客房里杂物太多,睡不了人,我总不能让你睡沙发吧。”


“你家沙发还行,就是今天有蚊子。”


“睡我那吧,我床够大,别客气。”


“不用了,蚊怕水呢?”


“没有,我又不招蚊子。”


……


“怎么着,你是嫌弃我的床还是嫌弃我啊?”


“不敢不敢。”


 


“你平常几点睡啊?要是现在睡不着我们来打游戏吧?”王俊凯坐到王源附近,俯身在茶几下面找游戏机。


“有点困了。”


王俊凯抬头看看挂钟,十点多了,“行吧,那我们去睡觉,走走走。”


……


王源被王俊凯抓着胳膊拐进了他卧室,无家可归的人在别人家也不好撒野,还得谢谢人家收留了他。


 


“你家不会只有一床被子吧。”


“别的在客房的衣柜里放着,太久没晒了,一股霉味,我受不了。”


“要不给我,我去睡沙发吧,我睡相不好,明天你会着凉的。”


“没事,我睡觉也不老实,咱俩各凭本事,看谁能抢到被子,不是说困了吗,快点睡觉。”


……算你狠。


 


第二天早上,被子好好的盖在两人身上,可能是因为离得比较近,冷气中两个热源相互取暖,没人感冒。不过年轻人嘛,正值血气方刚的年龄,早上难免有些生理反应。


 


王源意识朦胧中感觉他大腿内侧被个什么东西抵着,那东西还会变化。王源懵了十几秒终于反应过来,立刻缩身远离身后的炙热,结果听到王俊凯的呼吸声跳了一下,他顿时不敢动了,直到感觉不到身后再有动作才开始缓慢掀开被子要下床。


 


没想到王俊凯还是醒了,他被王源最初的大动作吵醒了,努力睁开眼后看见的就是正蹑手蹑脚离开床塌的王源。他下意识说了句早安,结果对方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开门跑出了卧室?


 


王俊凯起身想跟出去看他怎么了,结果发现自己脐下几寸的位置扯旗了,脑子灵光一闪大约知道发生了什么。大早上的这不是很正常吗?他怎么这么害羞啊。


 


王俊凯顾着王源的感受,特地围了圈被子才走出去。浴室门是关着的,有水声,他又回到了床上躺着,他也说不准对方有没有像他一样,还是不打扰了。


 


十几分钟后,王源穿戴整齐开了门进来说他要走了,趁还没够钟上班先去小区附近找个开锁师傅,谢谢款待,打扰了。


 


王源语速快,动作急,王俊凯都还没说话他就一溜烟跑了,搞得他迷茫得摸不着头脑,暂停思考这是怎么回事,他得去浴室解决生理需求了。


 


闲下来后他觉着好像有哪里不对,这种情景下,正常好朋友之间不该调侃几句然后该咋地咋地的吗?怎么王源跑得这么快?这也太害羞了吧?他琢磨了半天也没琢磨出个所以然。


 


有不懂,先百度。王俊凯刚输入“和朋友睡”就看到弹出来的前几条有个“和朋友睡一张床”点开一看,全是说和异性睡的,退出重来。


 


搜索“男生和男生睡一张床”,点击后看见有篇题目为“血的教训:男生千万不要和男性朋友一起睡一场床……”的文章,里面说的是什么我把你当朋友你却想上我的狗血剧情。


 


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王俊凯把软件关了,不打算再百度了。他又开始自我思考,不知怎么得出个“他是不是喜欢我”的结论。


 


然后开启发散性思维想王源是什么时候喜欢自己的?自己对此好像不太介意啊?其实他各方面都不错,相处得也开心,在一起也挺好的?自己这是弯了吗?怎么办?


 


VI


他还沉浸在“他什么时候来向我表白”的念头中,王源就已经开始不动声色地躲着王俊凯了。


 


上下班都碰不上王源了,不约饭、不去他家、不回复朋友圈,微信聊天也是三长一短,他发三段长文字,王源才回几个字。


 


一开始王俊凯还以为是因为王源脸皮薄不敢跟他说话了,后来才发现王源的异常。他好久没见到王源了,怎么回事?撩完就跑?他这是遇上渣男了啊?


 


大哥,你还记得当初升旗的人是谁吗?


 


王源是故意躲开王俊凯,他还没理清思绪,他也不知道自己那天为什么要落荒而逃。理智告诉他那是正常的,他不需要逃,可他就是做不到。因为一个男生而浑身发热脑子充血,自己是怎么了?


 


躲得过初一,避不开十五。一个星期后,王俊凯特地请了假,下午四点多就打开家门坐在玄关处等王源回家。一招瓮中捉鳖,总算是逮住王源了。


 


“你怎么见了我跟兔子见了狼似的,你跑什么呀?”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跑了?”


“你过来啊!”


“我有封邮件赶着发,先不聊了。”


 


王源推开王俊凯挡着防盗门锁的手,钥匙插进去拧开了家门打算跟他说再见。谁知王俊凯跟着挤了进来,还径直走向客厅沙发坐了下来,“不用管我,你去发吧,我等你。”


……


王源即使坐在书房里也感受到王俊凯的视线,芒刺在背,只好咬牙开了电脑随便捣鼓了几下。


 


他哪有什么邮件要发,工作都做好了才回家的。过不久,他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去。装疯卖傻混过去,王源你可以的!


 


“找我有什么事吗?”


“你别躲着我了,我知道你喜欢我,我也挺喜欢你的,要不我俩在一起吧。”


“哈?谁告诉你我喜欢你的?”


 


VII


王俊凯和王源还是在一起了,靠着王俊凯的神级缠功。


 


之前王源只是觉得自己不太对劲,竟然会对好朋友有脸红心跳的感觉,潜意识认为应该和他保持距离,让自己冷静冷静。谁知道好朋友找上门来了,一出手就是一个大直球,砸得他头脑发昏。


 


王源把他赶了出去,有意要冷处理,可架不住对方是个“黏人的小妖精”。俩人住得近,王俊凯想抓他就抓他,根本藏不了。


 


王俊凯天天敲他家的门,做了好多甜品拿过去给他,总分享自己在网上看到的段子到微信里逗他笑。


 


知道王源喜欢小狗,就带了条小萨摩耶过去,说是他表哥家里有事养不了,他知道王源有经验,就拿来给王源养着,后来他还以看狗狗为由经常赖在王源家不走。


 


后来在一起了他自己说起,王源才知道其实那狗是他在宠物店买的。问他怎么不买泰迪,他说怕王源“睹狗思狗”,更不想养只会蹭王源小腿的日天日地傻泰迪。


 


他还会一口一个“你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你怎么会不喜欢我呢?”“那你今天可以喜欢我了吗?”。


 


无需多少时日,王源这个母胎solo就投降了。其实,每天能看到王俊凯,能和王俊凯在一起,他内心也是欢喜的。


 


谈恋爱不久,他俩就搬到了一起,租的是王俊凯的房子,因为王源的房子好多设施都很烂,生活不便。但王俊凯很感激那些破旧东西带给他的惊喜,要不是那个“破房子”,哪会有他们的故事。


 


王俊凯把客房的杂物收起来,改成了书房,他自己没有要在书房里工作的习惯,但他想让王源用得习惯。


 


狗狗也跟着住了过来,喂它的是王俊凯,可它偏爱王源,总是窝在王源旁边。王俊凯不吃醋,因为王源躺在他身上。


 


他还把双频路由器里一直隐藏的另一个WiFi投入使用,更名为“连了我的WiFi你就是我的人了”,密码只告诉了王源。


 


KARROY0715,他俩英文名的合称和他们遇见的日子,凯源专属纪念。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们。


 

评论
热度(453)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