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高危投资

果粒奶幽:

#不是源凯x92118 后半部分速撸所以进展超快的
#flag没有倒 感激涕零 8k不到


#或许大家愿意动动手指给我写点评论吗(。・ω・。)





00

追你是我做过风险最高的投资了。


01

王俊凯是在一次商业宴会上碰到王源的。

王俊凯一向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和主办人寒暄了一下就坐到边上去了。最角落的座位空间很狭窄,空隙小到连空气仿佛都被压缩得稀薄起来,王俊凯屈起无处安放的大长腿,晃了晃手里的高脚玻璃杯,橙黄色的液体被灯光折射出一片耀眼的金色。

“我就知道你在这。”王俊凯翘起腿,抬头看向来人,“陆大少爷不去和美女们喝酒,跑角落里找我干嘛?”

陆南笑嘻嘻地在王俊凯面前坐下,“诶呀俊凯你这说的什么话嘛。我和你说,林老爷子可是到处找你呢,啧啧,恨不得把他孙女直接往你身上推啊。”

王俊凯蹙了蹙眉,林家千金留给他的印象可不太好,他条件反射地想起上次见面时那位传说中知书达理的淑女大小姐浓妆艳抹的样子,以及让他几近呕吐的过分浓郁的香水味。而且,王俊凯嘲讽地勾了勾嘴角,他K.W集团总裁的身份恐怕才是最有吸引力的部分。

“可算了吧——上次就吃了顿饭让我感觉我得折寿好几年。”王俊凯啜了一口酒,视线在大厅里来回晃悠,在扫到某个身影后突然停留下来。

“那是哪家的小少爷吗,以前从来没见过啊。”王俊凯下巴向大厅某处点了点,微眯的桃花眼中流露出一丝感兴趣的味道。

陆南朝着王俊凯指的方向看过去,那是一个正在和人交谈的青年,修身的黑色西装勾勒出纤瘦的身型,修长十指的指尖泛着细微的光,侧脸非常漂亮,举手投足都诠释着教科书级别的优雅。

“啊,你说Roy啊。”陆南把手臂搭到椅背上,姿态慵懒,“不是哪家的少爷啦,是一个很年轻的投资家,刚从国外回来,好像今年刚20岁吧?但是参与过很多风投项目,据说还被很多华尔街的大腕邀请过…也不知道这样的人干嘛要回国发展。”陆南无聊地打了个哈欠,“怎么,看上啦?”

王俊凯翻了个白眼,“交个朋友不行吗?”

“你去吧你去吧,”陆南吹了声口哨,幸灾乐祸地挑了挑眉毛,“Roy可高冷了,我刚问他要了好久联系方式他都没给,我非常期待王总碰壁哦。”

“那是对你,你看起来就没个正经人家为什么要给你联系方式啊?”王俊凯站起身,将有些皱褶的西装袖口不急不慢地抚平,抬起长腿走向大厅中央的Roy。

“你好。”声音顺着伸出的手臂横过去,王俊凯看着刚刚结束了谈话的Roy,声音里带着恰如其分的笑意,既不显得过分热络,也不会让人觉得冷漠疏离,“我是K.W集团的总裁王俊凯,很高兴认识你。”

走近了王俊凯才发现细看Roy比刚刚的粗略一瞥惊艳得多,皮肤白皙,好看的眉毛埋在柔软的刘海下面,下颔尖削的线条沿着脖颈没入领口,最出彩的还是他的眼睛,像是嵌了两颗又黑又亮的水晶葡萄,灯光仿佛都被他俘虏,闪烁着跳进了他的杏眼里。

Roy扬起一个礼貌的微笑,“你好,我叫王源。”王源一笑眉毛也跟着弯成了两道月牙,杏眼里的光更亮,像是有人往里面撒了一把碎钻,流光溢彩,目若朗星。

他伸出手和王俊凯相握,“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02

王俊凯坐回角落里的时候还有点懵。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王源眉眼弯弯的样子总带给他一种熟悉感,脑海里被牵连出很多模糊的画面,但稍纵即逝,仿佛近在咫尺却又难以企及。

陆南伸手在王俊凯眼前晃了一下,“怎么了发什么呆呢?哦……没要到联系方式是吧?没关系,失败……”

“谁说我没要到?”王俊凯截住陆南的话头,掏出手机解锁,“喏。”

陆南的笑容霎时冻结在嘴角,屏幕上是一条好友验证消息,id赫然是Roy,灰色字体标注着“已通过”。

“我……我操?”陆南目瞪口呆,“这他妈现在的人都这么双标吗??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为什么就没有人看清王俊凯衣冠禽兽的真面目!!陆·没有人欣赏·南抹了一把辛酸泪。

那边陆南在心里碎碎念,这边王俊凯就像被抽了魂一样,整个人呆坐着几乎放空。

直觉和理智在大脑里哼哧哼哧地拔河,直觉告诉他自己对王源的感情似乎有些特殊,同时理智也在提醒他,他和王源才刚有一面之缘。

可是刚刚王源笑意盈盈地看着他的时候,他分明就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一瞬间乱了节奏。像是心尖上被人掐了一下,奇妙的感觉顺着血液流经四肢百骸,心脏软软地塌下去一角。

是什么让他看到王源的第一眼就给对方在心里让出了一个位置呢,难道是因为王源的皮囊吗?即使王源的颜不管用什么词藻都明显词不达意,他只站在那里,不需要任何动作修饰,就可以让人在茫茫人海中一眼就发现他。

单看就很精致的五官,拼凑在一起更是好看得无法无天,再平淡无奇的表情经由这张脸的润色,都能平添几分张扬恣肆。

可是不是真的只是因为这样,他不知道。他在面对和情感有关的事情时就没有了在商业场上的游刃有余,他可以做一份堪称完美的策划,可以波澜不惊地应对公司的财务危机,可一旦和心跳有关,他就很难找到答案。

“你今天怎么啦?总跟没了魂似的?”陆南戳了戳王俊凯的侧腰,一直傻愣愣戳着的某木头桩子被这么一点,终于舍得从自己无边的思绪中抽身了。他拍掉陆南的咸猪手,暗笑自己真是想太多。

他和王源只是萍水相逢,就算加了微信,他俩的缘分也很有可能就到此为止了,以后可能连一面也见不着,何必浪费那么多脑细胞。再说,平时一直和陆南这样的人打交道,偶尔见到王源这样的就宛如目睹仙子下凡,春心萌动也情有可原,谁还没有点对美好事物的追求呢,一时心动也不一定就能说明什么。

想到这儿王俊凯瞬间觉得豁然开朗,拨云见日,于是他心情颇好地拿起酒杯轻碰了一下陆南的,然后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见证了一场有趣变脸表演的陆少爷挠了挠头,表示王俊凯的心思他猜不透。


03

事实证明,虽说人生的导演永远只有自己,但事态并不会全按王俊凯谱写好的剧本稳步发展,保不齐就得出点什么岔子,在命运的十字路口走错了道儿。

缘,妙不可言——这是王俊凯在自家公司看到王源脑子里蹦出来的第一句话。这商业宴会才过去几天,他和王源居然就又遇见了。

王源今天没有打扮得西装革履,穿了条很减龄的背带裤,白衬衫打底,瞬间气质就从商业精英切换到了邻家小弟弟,即使如此,他坐在沙发上看杂志的动作依旧透着小王子般的贵气。

王俊凯朝那边瞥了眼,王源正看得津津有味,应该不会注意到他这边……吧,王大总裁对着镜子理了理刘海,尽管衬衣是一丝不苟的平整,从领口到袖口都服服帖帖,他依旧秉承精益求精的态度,打算进行新一轮加工——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在王源面前。

王俊凯在内心唾弃了一下自己:这他妈也太像纯情小少年情窦初开的举动了!

好巧不巧,他和王源似是有心电感应一般,对方突然间毫无征兆又准确无误地望了过来,两束视线在半空中交汇,王俊凯伸了一半的胳膊蓦地转了个弯,向王源无比自然的招了招手,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好像刚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好巧。”王俊凯走到王源面前微微颔首,“你怎么在这儿?”

王源闻言放下杂志,笑容在嘴角边绽放,“你公司的装潢我挺喜欢的。”

王俊凯听到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有些怔愣,但也只是一瞬间的事,下一秒黑色眸子里的波澜就平息下来,“……谢谢夸奖。”

空气尴尬地安静了几秒,王俊凯无意识地捏了捏指尖,就听见王源轻笑了一声,“你们公司缺个财务管理吧?”

虽然这句话是疑问句,但王源用的是信誓旦旦的陈述句语气,这让王俊凯觉得他点不点头好像没什么意义——虽然出于礼貌他依旧点头给予了回应。

公司的财务管理有两个,一个前不久刚辞职,一时半会也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替上,这位置就一直空缺着。可怜另一个财务管理领一个人的薪水干两个人的活,忙得快要头秃,明着暗着跟王俊凯的秘书反映了好几次都没用。

他不知道王源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又或者说,他想到了一个几乎荒谬的可能性,但因为实在太荒诞了,这个念头出现的第一秒就被他扼杀在了摇篮里。

偏偏王源一字一字,吐字清晰地说出了那个明明是最不可能的答案,“我是来应聘你们公司财务管理的。”

王俊凯条件反射觉得是自己听错了,或者是他的理解能力突然出现了问题,总之一定有哪个环节出了差错。王源说的这句话,每个字他都认识,都明白,组合成一句话仿佛就成了世界上最难懂的语言,将他的思考能力全部吞噬得一干二净。

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在华尔街都小有名气的金牌投资家,要来他的公司应聘一个小小的财务管理?

这不是天上掉馅儿饼,就是他做梦没睡醒,再不然就是对手公司派来套商业机密的。当然最后那个念头只是想想,哪有这样都不包装一下自己身份明摆着让人怀疑的商业间谍?

难道是我今天的起床方式不对??王俊凯在心里崩溃地呐喊。

“王……王先生在说笑吧,”王俊凯为怎么称呼王源纠结半晌,憋了半天憋出来一个让他有撞墙冲动的王先生,“你……你穿成这样来应聘?”

这话一出口两个人就像被点了穴,同时进入了静止状态。

王俊凯面上淡定如常,内心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他都说了些什么啊!!!

而王源像是没有料到王俊凯会这样接,呆滞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然后他就开始笑,从一开始收敛的捂嘴低笑到后来毫不掩饰的放声大笑,看到王俊凯略微难堪的脸色才慢慢停了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王俊凯,没想到你这么有意思。”

王俊凯窘迫地绞了绞手指,“我不是想说这个……就,你来应聘财务管理也太屈才了吧。”

王源一乐,开玩笑地说道,“那我应聘什么不屈才?应聘下总裁您看合适吗?”

王俊凯语死早的毛病在此时发挥了十成十的功力,他徒劳地张了张嘴,舌头像是被打了麻醉剂一般僵直,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是很认真的啊。”王源一边说,一边拽了拽身上的背带,“你别当我是什么投资家,就当我是个才二十岁的大学生不行吗?再说了,你一点也不亏呀。”

“不是,”王俊凯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深深的无力感席卷了,“你图什么啊?”

王源眨了眨眼睛,这个动作显得他特别乖,“我图你呀。”说出来的话却和乖巧的行为大相径庭,将天真和野蛮完美融合在了一起。

王俊凯这下真觉得自己该去医院挂个五官科检查检查耳朵,看看怎么就落了个幻听的毛病,或者回到小学重新学习一遍阅读理解,“你说什么?”

“是我说得不够明白吗?”王源困扰地拧了拧眉,“那我粗暴点儿说吧——我想泡你,听懂了没?”

王俊凯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跟着王源的吐息颤栗了一下。

这下是听懂了,听得明明白白,分毫不差。王俊凯觉得自己的脸抑制不住地有些发烫,他猜测现在自己的脸是破晓之后第一眼看到太阳的颜色,染着一点小害羞的淡粉红。这句话简直就像是某种口令,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响应号召,流经胸腔的血液滚烫,心跳如擂鼓,盖过了周遭一切声响,一下比一下响亮。

完了,他想,这可能是真实的心动了。


04

王源如愿成为了K.W公司的员工。

王俊凯可以想到如果王源的身份暴露,应该会在公司内部造成不小的风暴,加上王源本人也表示不用将他特殊对待,王俊凯就将王源的个人简历修改了一下,埋没了那些光是看着就让人叹为观止的荣耀。

王源显然是一个合格的演员,上班时间两个人即使擦肩而过王源连一个眼神都不会分给他,装素不相识装得得心应手,而时针一旦指向五点三十,王源就像触发了某种奇异的开关一样,又恢复了和他加了微信的好友关系,经常嬉皮笑脸地到总裁办公室来约他吃饭,搞得王俊凯总觉得白天和黑夜活在两个世界。

虽然王源霸气万分地放了狠话说要泡他,但其实并没有什么大动干戈的实际性举动,所谓的追求也就止步于两个人约约饭微信上聊聊天而已,不过也亏得这样,否则王俊凯觉得自己可能得尴尬死。

王大总裁能感觉到自己对王源是有好感的,而且是这二十多年来的绝无仅有,但是就这样答应了王源的追求未免也太草率,他觉得恋爱至少也得建立在相互了解的基础上吧,先从朋友开始做起,然后关系再一点点深入——可怜的王源先生才刚刚抵达进度条的开端。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任需努力。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王俊凯并不能确定王源对自己是玩玩还是认真的。轻易就能说出口的喜欢,总让他觉得心里非常不踏实,一颗心悬在半空没有真实感。

诶,谁能想到王·没有恋爱细胞·钢铁直男·俊凯也会有如此多愁善感的一天呢。

于是两个人的关系就有了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这天王源和往常一样来约王俊凯吃饭,难得遭到了王俊凯的拒绝,“今天不行,我有个应酬。”王俊凯将挂在椅背上的西装外套搭在手上,做了个抱歉的手势。

“哦……好。”王源脚尖蹭了蹭地面,他一天工作的动力就是能和王俊凯一起吃晚饭啊,心情瞬间就从云端跌落谷底。他试着拯救一下自己的坏心情,“应酬免不了喝酒吧,你胃不好不能多喝,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呗,也能帮你挡点酒。”

王俊凯手里的动作微微一顿,目光染上了一点狐疑,“有我秘书陪着……你怎么知道我胃不好?”

王源心里一咯噔,连忙打了个哈哈,“我猜的呀……”他赶紧把话题引开,“人秘书好歹也是个女生,让她挡酒多不合适。”

王俊凯倒也没继续追究,自觉顺着王源的思路往下走,“你还挺怜香惜玉。”王俊凯说完才后知后觉这话有点儿酸,“她酒量不错,你就别瞎操心了,早点回家吧,路上小心。”

王源眼睁睁看着王俊凯走出了办公室门,坏心情拯救计划就这么宣告失败。

不过小天蝎怎么会轻易服输。

“师傅,跟上前面那辆车。”王源指了指疾驰而出的白色卡宴,放松地将身体陷进出租车后座的椅背,愉悦地吹了声口哨。


05

王源在对“度秒如年”这个词有了极度深刻的体会之后,终于等到了醉成一滩烂泥的王俊凯。

王俊凯的秘书扶着自家总裁,连保持平衡都无比艰难,更别提挪步子了。王源一看就知道王俊凯是把大部分重量都瘫在人小姑娘身上了,王俊凯再怎么瘦也是个成年男人,而且一米八几的身高摆在那儿,秘书能屹立不倒王源都敬她是条汉子。

王源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挺重的吧,我来吧。”一凑近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王源忍不住多嘴,“怎么喝成这样?”

靠一个女孩子的力量扶王俊凯确实有些逞强,秘书看到是熟人就没阻止王源把王俊凯接过去的动作,“啊……王经理你怎么在这儿,真是太巧了,今天这老总说什么都要和王总喝,挺重要一合作伙伴王总也不好驳人家面子,这一喝就收不住……”秘书不好意思地开口道,“那个……能不能麻烦您把王总送回家呀?我一个女孩子有些地方也不太方便……麻烦您了!”秘书递给王源一张小纸片,“这是王总家的地址。”

王源当然求之不得,他一手搂着王俊凯的腰一手接过纸片,“没事。”

别说,不知道是不是灌下去那么多酒的原因,王俊凯像是一下子膨胀了好几圈,他搀着都格外吃力。不过……王俊凯腰还蛮细的,王源这样想着,从王俊凯的外套口袋里摸索出了车钥匙。

打开车门把人送进副驾驶,王源整个人几乎脱力,送醉鬼回家可真不是什么好差事。

当然,如果是送自己喜欢的醉鬼回家,事情就有本质的不同了。

王俊凯这人酒品还挺好,喝醉了也不闹腾,安安静静的,眼尾似乎都带了点红。他眼睫毛长,闭着眼睛的时候尤其突出,比洋娃娃还精致。王源坐在驾驶座欣赏了一会王俊凯的睡颜,俯身过去给醉鬼系安全带。

这一欺身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几乎压缩为零,王源的耳垂几乎是擦着王俊凯的嘴唇过去的,噼里啪啦带起一串电流,王源先是红了耳根,紧接着绯红开始蔓延,面积很快扩散到全身。

这他妈他是在给自己找罪受啊。

王源揉了揉眼角,启动发动机挂入起步档,白色卡宴慢慢驶出,奔往和纸片上描述的地址截然相反的方向。


06

第二天王俊凯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幸好撞上周末,不用上班。

阳光从窗帘缝里透进来,软软地盖在身上,像一层暖乎乎的被褥。

王俊凯坐起身,自己昨天大概真是喝高了连衣服都没换就睡了,现在嗅嗅都还能闻到刺鼻的酒味儿。王俊凯抓了抓头,等等?他如梦初醒般开始打量房间的摆设,这他妈好像不是他家吧??

这样的想法刚冒了个尖儿,王源就叼着吐司进来了,一看就是也刚起床,人已经醒了眼神还活在睡眠状态里,头上翘着几撮放荡不羁的毛,硬生生把身高拔高了几厘米。长款T恤堪堪遮住大腿根,又细又直的大长腿完全裸露在空气中,早上开屏就是这画面王俊凯表示自己接受不来,顿时脑海里的一些邪恶念头就把他为什么会在王源家的疑问赶到了一边儿去。

“昨天你喝高了,我正好路过你应酬地方就把你捡回来了。”王源面不改色心不跳。

王俊凯并不觉得“正好路过”这四个字有任何可信度,“我秘书没给你我家地址?”

“给了啊。”王源坦然答道,没有任何想隐瞒的意图。

“……那你为什么要把我带回你家?”王俊凯没想到他那么直接,无语地扶了扶额。

“因为我对你图谋不轨呗。”王源笑眯眯地答,“后来发现面对你的冲天酒气我实在下不去手,所以你放心,昨晚啥也没发生。”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对王源自作主张将他捡回家这件事居然一点也不排斥,好像一遇上王源,他所有所谓的原则就节节败退。

王源很快就将一个面包解决完毕,他伸出手指点了点,“那儿是卫生间,洗漱完来客厅吃早饭。”

“诶……等下,你能不能借套衣服给我?”王俊凯嫌弃地扯了扯自己的衣服,“这味儿实在受不了。”

王源脚步一顿,“……我去给你随便找一套,不过我的衣服你穿可能有点儿小。”

“没事儿没事儿。”王俊凯心想那也比身上这身好吧,这简直是在挑战一个洁癖重症患者的忍耐力啊。

等王俊凯把衣服穿上才发现王源说的“有点”是什么意思,袖长和裤长短了一大截,看起来格外滑稽。

王俊凯穿着这身在客厅隆重登场的时候王源没忍住笑意,笑到一半才反应过来这他妈是对自己身高的嘲讽啊,于是硬生生止住了笑,故做正经地板起脸。

吃完早饭王俊凯在客厅转悠了几圈,把手背在身后宛如老干部视察,王源看得啼笑皆非,“你随便看,我去下卫生间。”

王俊凯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突然被放在玻璃壁橱中央的一个船模吸引了注意力。

莫名其妙地,他觉得那个船模格外眼熟。

像是受到某种牵引,他一步一步朝着壁橱走过去,不受控制般取出了那个船模。

那是一个很普通的船模,甚至做工还有些粗糙——唯一能称得上特别的地方,大概就是在船尾处刻着一个歪歪扭扭的名字。

Karry。

他的英文名。

沉睡了多年的记忆在此刻终于苏醒,血管里的机关枪突突地跳起来,连带着心脏也开始疯狂颤动。

被遗忘的记忆经历完一场长途跋涉,沿着时间的铁轨转了一圈在此刻终于悉数回归,所有片段排着队涌进脑海里,然后切换成慢镜头一帧帧播放。

他想起来了。

时间轴拨回十二岁那年的盛夏,隔壁搬来了新邻居,一对夫妻带着一个七岁的小男孩,他特别喜欢这个比他小五岁的弟弟,有什么好吃的总想着和弟弟分享,弟弟被欺负了他第一个冲出来保护他,那是记忆里最温柔的一个夏天。

后来有一天,他突然再也找不到弟弟了,妈妈告诉他弟弟和爸爸妈妈一起到国外去生活了,他还一个人偷偷哭了好久。

那个夏天就这样结束了。

到现在过了十几年,夏天的记忆被一层层覆盖,于是那个带给他美好回忆的盛夏好像变得不太重要,被渐渐尘封起来。

他一直以为能记住那个夏天的,只是十二岁的王俊凯。

今天才知道,原来二十五岁的王俊凯依旧对这段过往念念不忘,原来那个男孩在他心里有那么重的分量。

他小心翼翼地捧着他送给弟弟的船模,印象里弟弟的脸部轮廓和王源渐渐重合。

各种情绪争先恐后地侵蚀着他的感官,使得他一下子竟然分辨不出哪种感觉占了上风。

原来,不是一见钟情,是蓄谋已久。

“想起来了吗?”王源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他一回头,王源通红的眼眶在他心口上不偏不倚地撞了一下,“小凯哥哥。”

王俊凯突然觉得喉咙干涩,很想抱一抱他的小朋友。

而他也确实这么做了。

他近乎粗暴地把王源搂进怀里,似乎想让自己和王源骨血相融,王源闭着眼睛把脸埋在王俊凯的颈窝,突然就很安心,像是迷失在暴风雨中的船只找到了安全的避风港。

他听见王俊凯嘶哑的声音在头顶响起,“本来只想抱一抱你,现在觉得还想亲一亲。”

王源被铺天盖地的吻包裹到喘不过气来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是:我靠,泡人不成反被泡,太惨了。


07

“王俊凯,追你是我做过风险最高的投资了。”

“那应该也是收益最高的了吧,毕竟你一个眼神,我就想把我的一切都捧到你跟前了。”

“唔……只要你。”



END.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我靠 以后可再也不瞎立flag了好吗!!吐血了TT


看在我超努力的份上 给我点个小红心小蓝手好不好 爱大家



另外 装B情侣也已经安排上啦~
































评论
热度(1247)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