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平凡与盛大

红油火锅:

>4000+ 完结 现实向


>记2018.08.06


——


室内光线很暗,以至于王俊凯有些眼晕,他一抬脚踩到了王源扔在地上的外衣,于是慌乱之中,又踩到了身边小强的脚,致使他发出了一声痛呼。


王俊凯动也不敢动,他问:“干嘛不开灯?”


“喝多了。”小强甚至把声音压得很低,他凑上来,说。


转脸一看,这才清晰看见躺在床上蜷缩着的王源,他整个人埋在被子里,连头发都舍不得冒出一根,于是,王俊凯叹了口气,他说:“你也不拦着点儿。”


“高兴嘛……”小强声音小得像蚊子,他不敢直视王俊凯,潦草地解释了一句。


“那行,”王俊凯只得皱起眉毛又点头,他说,“你过去睡吧,我看看他要不要洗澡。”


门锁被撞上,王俊凯伸手旋转着开关,把床头灯调得稍亮一些,他知道王源的高兴往往是没来由的高兴,即便王俊凯反感这种形式的应酬,可高兴总没什么不好;他脱了鞋和外套,也上床去,掀开了被子的一角。


淡淡的酒味窜进鼻腔,还混合着王源常用的身体乳的味道,王源正穿着白天没换的短袖,以一个瑟缩的睡姿躺在那里。


“源哥源哥,我们店要打烊啦,”王俊凯有奇怪的叫醒方法,他压着喉咙,把鼻尖抵到王源脸蛋上去,相异的体温胶着,像是要烧起来,他说,“你的朋友们都走了。”


王源的手举了起来,他开始皱着眉到处乱摸,又发出了清浅的笑声,他说:“你送我回家好不好?”


“你还没买单。”


“钱包在……”王源没睁眼,可他一双手,正带着力气,继续往王俊凯脸上摸,以一种揩油的姿态,终于,玩儿够了,才叹了口气,说,“你自己找一下钱包。”


王俊凯顶着被摸乱的头发,他侧躺下去,柔和地拍王源的背,视线里晃动着的是镀着流光的睫毛和脸蛋,王俊凯笑,说:“好傻哦。”


“你才傻,你笨死算了!”这语气,显然和醉酒无关,王源蓦地睁开了眼睛,他扑上去,搂住王俊凯就是一顿亲,脖子下面,嗦出一颗场面狼藉的吻痕;大概过了半分钟,这才舔了舔亮晶晶的嘴唇,罢休。


王俊凯满脸讶异,他也顾不上担心自己明天要上镜的脖子,伸手就扯住了要逃下床的王源的衣领。


“我不是故意,故意骗你的,”王源躺在床上失笑,怎么也止不住,他抬起手去,无聊玩弄王俊凯卫衣领子上的绳子。


然后就是,安静又汹涌地望向他,是一张倒转了方向的面庞,可仍旧看得见眉梢眼角热烈燃烧着的喜欢,并且,来自深爱,你知我知。


“可你还是喝酒了。”浴室里,泡泡把浴缸装饰成一个大碗冰淇淋,当唯一的香皂被王源搞得找不见的时候,王俊凯正坐在小凳子上,一边唠叨,一边给他擦背。


王源辩解:“只是很淡的那种。”


“你有理,行了吧,我闭嘴。”王俊凯手掌撑着他的脑袋,忽然就垂着睫毛笑了,他手湿漉漉,浸泡在香气沁人的浴液泡沫里。


终于,王源在宽阔的浴缸里找到了香皂,他转过脸来,说:“你觉不觉得这样子十分……香艳?”


“香是挺香的。”王俊凯刻意唱反调,眼睛都不抬一下。


“哎,你记不记得?柯南和小兰去泡温泉,然后,回来就流鼻血了,”王源说这话,沾着水的指尖点到王俊凯鼻尖上去,问,“还不流鼻血?”


“快冲。”王俊凯这样笑着吼人,一点儿也不威严,他站了起来。


呼吸间,萦绕很浓的沐浴乳味道,王俊凯站在水池前面,把手上滑腻的泡沫洗去;王源起身冲着淋浴,两三分钟,上前来抱住了王俊凯的腰。


头发乱翘着,迅疾地滴水,浑身都湿漉漉,王源连浴袍的带子都懒得系,他脸靠在王俊凯肩膀上,说:“今天在饭局上还聊你来着,我老是……控制不住,是不是很让人讨厌?”


“或许会的,”王俊凯点了点头,他若有所思,说,“不过是讨厌我,不是讨厌你。”


“你别涮我了,”王源一口咬到他肩膀上去,又慢慢松开,他望着布料上一个湿湿的牙印,笑着,说,“也不知道最近,谁想你都想得呕吐了。”


王源用词总是奇奇怪怪,可这样听上去,的确表达得出十足的讽刺意味,两个人在浴室里讨论周边无自知之明的蜂蝶,的确算得上一种独特的信任游戏。


“好了好了,吹头睡觉吧。”王俊凯手按着王源的后脑勺,来了一个温和绵长的深吻,呼吸都是濡湿的,仿佛沾上了夏末魔都的深夜凉意。


 


接着,就是几小时后的起床洗漱,王源觉得王俊凯的温和来自时间,可有一部分也来自他。


然而,血性和自我意识总在滋长,即便此时,王俊凯遮完吻痕,正嘻嘻哈哈准备出门,可仅仅瞄了一眼他手机上文字,王源就差点尖叫出声了。


他简单粗暴,有一行消息是:“劳资信了他的邪,总有一天要搞死。”


对方回的是:“那,那咋办?我现在就联系呗??”


“要得。”


充满疑惑,于是王源戳了戳王俊凯的背,说:“要犯罪?你胆子肥了哈。”


“没有,”王俊凯脸色并不好,有一部分应该是早起的缘故,他露出了短暂的微笑,说,“准备改你的航班了。”


王源立马点了点头,说:“的确是胆子肥了。”


如果王俊凯在直播里突然语出惊人,王源大概会紧张得心颤,可少年人总有天生的冒险意识,他们的叛逆满溢,羞于整日沉寂在世俗的枷锁里,因此,王源倒想看看王俊凯准备导演什么好戏。


浓烈情感急需一个比日常关心庞大一千倍的出口,仿佛灵魂交织,正擦出茂密的火花来,王俊凯已经出门去了,王源喝了一口牛奶,给他发信息。


说:“哈哈哈哈哈哈哈你悠着点儿哦。”


“并不会,我没有分寸。”王俊凯就这样,总不按套路出牌,他听话,可还是要顶一下嘴。


王源没办法,他又气又想笑,最终,按着额头,发过去一句:“你开心就行。”


手机铃突然就响了,在安静空气里格外突兀,王源皱皱眉,接起来就是很软的一句:“妈——”


“起床了没?”妈妈一改平日里温和的语气,今天突然有点急躁,她不等王源回答,就说,“有解决不了的事儿就告诉我好吧。”


“什么事儿?”


“你要知道,面对破坏别人感情的人,不可以手软的,如果你解决不了,那就交给我好了。”


王源顿时恍然大悟,他当然没心思再去追究这个消息的来源,只得软着声音恳求,说:“妈,不要暴躁,一切都非常好,请你别担心啦,你还不清楚我是什么人吗?我又不软弱。”


“你就是太善良了,”妈妈仍旧十分忧虑,她说,“我可以帮你解决,打架我不会,可聊天总是会的,骂人也勉强可以……”


王源焦虑到要在房间里跳起来了,他甩手,又坐到床上去,说:“我一直觉得您特别温柔,特别信任我,也特别信任我和王俊凯我们俩。”


就是一番无意义的争论,可好在的确是打消了妈妈亲自上阵的念头,王源有些无奈,他按掉电话,就百无聊赖地躺回去,等待出发。


天已经不是十分炎热了,总处在北方很久,王源似乎也很习惯晨间和夜里清透的风,可上海似乎又十分不同,哪里不同呢?王源也无法描述。


甜蜜的心情满溢,两颗年轻心脏被牢牢绑住,王俊凯在台上答记者问,可心里却冒出一些冒险或者羞耻的想法,他转过脸去瞄王源,眼角捕捉到的是密密麻麻的闪光灯;仿佛是一种生死攸关的场景,那些镜头是枪,而王源是人质。


要行凶吗?一句话或者一个吻。


王俊凯及时地醒悟过来,王源的发言已经结束了,面对着的人们,以一种毫无防备的神态工作着,王俊凯突然又觉得,自己才是狙击手。


控制着着通向世界的画面,以及拥有扰乱台下镜头的权利。


下台之后,王源轻声问他:“你知不知道,有一些人特别怕高,可越高越怕的时候,越想跳下去?”


王俊凯问:“你指什么?”


“我害怕自己冲动,可镜头越多的时候,我越冲动,心脏都要蹦出去了。”他低声地说着,王俊凯居然听出了几分委屈。


“有我在呢。”王俊凯想了想,说了这样一句,他握着王源的手,趁人不注意,拿起来亲了亲。


 


王俊凯仿佛胜券在握,即便他会在微信消息里说一些暴躁的话,可当面对他人,他都温和又大气。拍摄到尾声,王源以非队长的身份往后站,而王俊凯,以得当的时长和摄影师握了手,说:“辛苦了。”


他嘴角带着一丝有把握的笑,王源觉得自己居然找回了恋爱初期那种难言的悸动,他捂住了额头,深呼吸,然后,把王俊凯的手腕握住了。


皮肤贴着皮肤,微微发烫,王俊凯也极其热情,他似乎觉得这样不够,于是抬起手来,扳住了王源的肩,说;“那抓紧时间走吧,回家。”


王源笑了笑,他全身的力气都被王俊凯抽走了,此刻觉得安全又悠闲,他没反抗,只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他只听得见队友在身后憋笑,伴随着颤抖而轻微的呼吸声。


 


当王俊凯挤过拥挤人潮十分严肃地坐下,跟随着的王源差点忍不住大笑,事实上,他已经允许自己在心里大笑了;转脸,看见车窗外面一个印着张保庆照片的手机壳,王源居然十分自然地露出无辜的表情。


实际上更多的是骄傲,是深陷炽热爱情时的满足感,他不酸楚了,他已经过了那个昏暗忧愁的时期;当面对那些笼统的问题时,现在的他最喜欢说坚持,说勇敢。


车窗外倒退着密集的人群,接着,就是最普通的城市街景,车里工作人员很少说话,因为这是难得的休息时间,王源不想睡,也不想看手机,他插着一边耳机,另一只耳朵在听王俊凯打电话,说的就是工作上听起来很无聊的事儿。


“你好浪费,”等王俊凯通完电话,王源突然凑上去咬耳朵,他说,“这么好听的歌都雪藏起来。”


“某人才有资格听,物尽其用罢了。”王俊凯压低了声音说话,王源立刻乖巧地把另一边耳机塞给他,是一首缠绵里掺杂果敢的情歌,新鲜出炉,王俊凯作曲作词,王俊凯演唱。


 


这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多了,天将黑,向窗外望去,看得见一片明媚的城市灯火,王源居然心潮澎湃,他很久,没过这样的感觉。


回家真实奥义的另一重,就是相伴而归;王源看到王俊凯总在揉眼睛,他忍不住递纸巾上去,不忘损一句:“嚯,别了吧,这里面可都是粉丝,别哭啊宝宝。”


“我只是困,”王俊凯打了个呵欠,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流,他又把口罩戴回去了,说,“这就是幸福。”


王源抬起了头,微弱灯光从他脸上拂过,带着不规则的阴影,飞机正慢慢下落,他忽然热泪盈眶,又忍耐着,说:“我只在重庆的夜空里哭过。”


王俊凯没抱他,也没握他的手,飞机着陆,轮胎和粗糙的跑道碰撞颠簸,然后是滑行,是静默。


之后,独自乘车,王源收到了王俊凯的微信消息,他靠在车座上,呼吸起伏。


王俊凯说:“回去吃宵夜呀。”


“好,”王源带着微笑回复,这样的单字,也温温和和,他又敲下,“我们以后,要一起从那里走下来,想说话就说话,想牵手就牵手。”


“嗯。”王俊凯回答。


“我爱你。”王源歪歪头,眼泪似乎又要落下来,他点击发送,然后狼狈地把脸上的液体揩去。


可收到的居然是一条语音,王源慌忙从小强裤兜里掏出耳机来,他闭上眼睛,心里像是涨了一片起风的海;“嘀”的提示音过后,王俊凯柔和又沉稳,他说:“我爱你,永远爱。”


于是,突然的情绪暴发,弄得小强都措手不及,王源弓着背,把眼泪全抹到了小强衣袖上,他抽噎着,还说:“王俊凯说回去吃宵夜。”


“好嘞,别哭别哭,想吃什么吃什么……”


小强哄人一流耐心,经过几十分钟的斗争,终于把满脸泪痕的小哭包送回了家,王俊凯往电梯里走,一直凑在王源耳边讲话。


然后,又帮他擦眼眶上的水珠,捧着脸,凑近了……


“嗯。”王源发出十分幼稚的抽噎,此时,呼吸交织,眼睛里似乎都装着今夜的星星。


然而,当空气里烫意肆漫的瞬间,王源忽然像个小孩儿,扭捏着,脸埋到王俊凯肩膀上去了。


两人,依偎着进门去,可不失少年天性,因此总在推推搡搡。


一段归途,从平凡起,被炽热爱情浇灌,因此变得盛大,化成了观者的狂喜和欢欣、忧郁或悲愤;一段归途,从倔强起,被浓烈勇气蒸腾,成了一生的绝美梦境。


这一刻不允许雨或者云,可允许他在星空下望向星空,于是,那吹向你的风,也是爱情。


 ——全文完——


呜呜呜,睡不着就码完了,我去睡啦,我爱凯源。

评论
热度(942)
  1. 抹茶蟹圆子红油火锅 转载了此文字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