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的小小凱

文荒看我!如果没有王源 世界欠王俊凯太多
凯源结婚我给钱= ̄ω ̄=

偷偷相爱。【现实向脑洞】

苏晴安。:

>>现实向脑洞,脑洞,脑洞而已。


>>并不是封笔结束了的意思。


>>今晚好快乐啊。




001.




  做一个约定,成为大明星,万众瞩目的大明星,代言无数的大明星,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认出来的大明星。




  然后闭上嘴,不一起唱歌,不一起跳舞,也不告诉任何人。




  我喜欢着你。




002.




  又是一个周年快要到了,八月六号组合满五岁,当年不谙世事的十年之约过半,延期到八月底,暑假结束之前,长大的小孩要给长大了的粉丝继续表演,献上一场约定俗成的演唱会。




  于是八月尹始,别的工作先放一放,挤进这一年很少回的公司,面对着镜子跳跳舞,争取在演唱会来临之前,将自己调整到一个能开演唱会的状态。




  北京今年的夏天不知道怎么的变得意外的炎热,往年七月底开始清晨天气就应该变凉,今年八月份都过去了几天,还是热得如同蒸锅一样。




  而且这热也不如同往年北京的干热,到了树荫下就能凉快那种,而是奇妙地变成了一种十分熟悉的湿热,无论屋内屋外,不开空调就是一个温度。




  不知道是那几场雨的还是整个地球都陷入药丸境地所带来的变动,但是从自己身上去想,却总觉得,好像是家乡的气候如同那里人的脾气一样霸道,蛮横地横跨过整个中国,来北京填补这些思乡的情绪了。




  王源跳了一个小时的舞,瘫软在地板上,满身大汗,彻底不动了。




  “别躺地上,凉。”王俊凯见不得王源这个样子,他刚刚一躺下去,就赶过去拉他。




  王源累得半死,王俊凯说他也一动不动,王俊凯伸胳膊过来扯他也随便,然后他就像一只麻袋那样,被王俊凯提溜麻袋口的两个角,从地板上拖动而过。




  “……懒死你算了。”王俊凯弯下腰抱他,怕把他扯疼了又不敢用力,怕拽不走他又不敢不用力,于是艰难地用自己的腿把他的脑袋到脖子以及脊椎那里顶着,步履蹒跚地往后倒退,生怕把他撞到。




  好不容易将人拖到了墙边,还没来得及沾着墙壁放好坐直,一个没来得及,王源又软软地趴到地板上去了。




  这一次,是侧面躺着。




  “哎……好累好累。”




  怕王俊凯上下嘴皮子一耷拉开始说自己,王源先发制人,半真半假一副很惨的疲倦样子。




  果然,王俊凯心里还是最在乎他的,听到他这么说,马上勾腰下来看他,先摸摸他的额头,又摸摸他的脸颊,然后用他那变了声富含磁性的嗓音,轻轻地问:“这么累?是最近拍戏辛苦了吗?”




  一边说着,王俊凯一边盘腿坐到了地上,然后把王源这个麻袋扯起来一点,摆在自己盘起的腿上放好。




  王源满足地躺在王俊凯的腿上,幸福地眯起了眼睛;王俊凯的手指压在王源的太阳穴,轻轻按摩。




  “吃不吃巧克力?”按摩着王源的太阳穴,王俊凯问。




  “不吃——王俊凯你黑烦,今天好不容易在一起了,你别逼我跟你吵架。”




  说到这件事情,王源刚才还幸福地眯着的眼睛猛地睁开了;两只亮晶晶的大眼睛瞪着王俊凯,仿佛在控诉他怎么又哪壶不开提哪壶。




  他知道王俊凯这个人送的礼物是批发每个人都有的,但是他就是不高兴。




  王俊凯的目光居高垂下,看了王源一阵,最后还是将手插进裤子口袋中,摸出了一块巧克力。




  把手中的巧克力掰成小段,王俊凯分出一点点,放到王源的嘴里。




  “我都说了我不吃!”




  说是说了,但是巧克力味道是那么好,虽然甜却不腻,带着些可可豆天然的苦味,不过那点苦味也只是点缀,仅仅是让味道的层次感丰富了一些而已。




  王源舔完了这一小块巧克力,又小声地提要求:“再来一点点,不要太多的。”




  “……嘁”




  还没来得及跟王俊凯计较这声“嘁”是什么意思,王源的脸颊却已经被阴影覆盖,下一刻,一小块巧克力被王俊凯柔软的舌头推进了他的唇腔,王俊凯却不退出,搅动带来的热度融化了那颗巧克力,高级的甜味覆盖了王源的整个口腔。




  “唔……”




  他们并不是许久没有接吻,昨天晚上在家里还亲过,坐在两个人一起选购那张大床上。




  但是奇妙的是,王俊凯每一次吻他,王源都能从里面品味出一丝丝的热烈,是要把他蚕食干净的疯狂的热烈。




  仰起脖子配合着王俊凯的吻,所幸他们已经是公司顶梁柱般的大明星,能够独霸一整个可以亲吻的练习室;不然哪怕是躲在暗处偷偷的亲吻,也会因为水响声被人发现。




  直到那一块巧克力融化得不能再融化,王俊凯才结束了这个吻,不过抬起头在王源咫尺的位置,一舔嘴唇上还没有干净的巧克力液。




  “你以为我给你准备的巧克力,是超市十块钱就能买三个的那种吗?这是上上个月在科尔马买的纯手工巧克力,全镇最出名的一家,想着你所以才买的。”




  “家里堆了那么多你又不吃,不拿出来送人,又能怎么办?”王俊凯十分无奈。




  “……嘁”王源说。




  “嘁什么嘁?”




  “再给我吃一块巧克力,我就不生气啦。”




003.




  直到把王俊凯带来那块巧克力分食殆尽,两个人的嘴唇也奇异地肿了起来——可能科尔马的巧克力就是有这个功效吧,吃一口嘴唇肿一点,吃完了嘴唇就变得红通通,亮晶晶的。




  王俊凯用手指梳理着王源长长又烫卷的头发,把它们拢起又放下,目光十分温柔。




  “诶,老王,你听。”




  王源躺在王俊凯腿上,王俊凯的腿又挨着地板,这些都是固体,固体传音比声音快,王源说完你听,王俊凯才听到他想让自己听些什么。




  是隔壁练习室里,练习生们在唱歌。




  “他们在练歌哦——八月份出道吧,那天听马峻说了一嘴。”




  “我知道,你看过他们的纪录片吗?上次我看到史强在看,现在练习生用的宿舍是我们以前拍东西那个,唱歌的地方,也是我们唱歌的那个地方。”




  那还能去哪儿?




  虽然他们已经红到了离家万里的地步,但其实实际上的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整个公司里的陈设不可能大变,依旧是那几个小练习室,只是人会来来走走。




  往不好的方面想,这是物是人非,值得大哭一场。




  但是往好了想——




  王源笑了笑,仰头看着王俊凯,说:“这几年到处跑,我总觉得,好多事情都变得不一样了,但是很有可能,很多很多东西,就像我们之间一样,是没有变化的。”




  “对了,老王,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问?”




  “很久很久以前,你说过,你不喜欢别人叫你老王——但是现在,你又说并不是真的不喜欢,所以那个时候,是真的不喜欢,还是假的不喜欢?”




  “是真的。”




  “那为什么到现在,又变得无所谓了,变得喜欢了呢?”




  “……”单手覆盖上王源的脸颊,王俊凯遮住了他的眼睛,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炫光的灯盏,笑了起来,“当时不喜欢是因为觉得你把我叫老了,后来喜欢了——是觉得,既然是我最喜欢的小朋友叫出来的名字,那每一个,我都觉得很好听。”




  被覆盖着眼睛的始作俑者扬了扬嘴角,没有讲话。




  不远处,练习生们凑在一起唱歌舞蹈的音乐还在不断传来,就好像时光回朔,回到湿热的重庆盛夏,他们第一次唱合唱。




  还没有红,认识他们的人只在一个练习室范围。




  “你说,那边房间的孩子,也会有喜欢的人吗?然后等到他们功成名就,还会喜欢吗?也有这些,当时不喜欢,后来特别喜欢的绰号吗?”王源问。




  遮在他眼睛上面的手向外挪开,王源睁着眼睛,能看到王俊凯看向他眼睛里的认真。




  “也许有,也许没有。”王俊凯说。




  “但是我有喜欢的人,直到现在,还是喜欢的人。”




004.




  故事的结尾必须落入俗套,严格的王俊凯把王源拽起来,又开始新一轮地和老师问好,然后开始跳舞。




  出公司的时候分前后,换乘不一样的车去同一个住处。




  不知道工作室的想法是什么样的,但好像他们就那么天真地认为,只要遮盖掉这些表面上相聚的证据,就能让他们的相爱也跟着消失一样。




  闭上嘴就能爱和不闭嘴就不能爱,聪明的成年人或者必须像成年人那么负责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择。




  王俊凯开门跨进家里,就看见王源翻了一地的衣服,彻底把家里翻成了一个狗窝。




  “王源……”王俊凯站在玄关换拖鞋。




  “撒子。”被一堆衣服盖住的王源头也不抬。




  “我想去消费者协会告你诈骗。”




  “……哈?”




  “你自己看看,你周三那个很丸很王源拍的是什么,现在家里是什么,本源唯表示这个爱豆和说明书上面的不符,能不能退货?”




  “你以为就你想退货啊?那谁跟我说不想家,重庆热很烦,结果在节目上算术题都做错的。本凯唯也觉得这是虚假广告,希望消协帮我办理一下退货来着。”




  “……”满脸无语地踱步到王源身边,王俊凯也只能不管不顾地席地一坐,“真的说不过你,你想把我退货到哪里去你说嘛?”




  “这个很简单,我早就想好了!就把这位拆了封的王俊凯退货到2012年的重庆好了。”背对着王俊凯,王源说得流畅,“让他在没有一个人认识他的重庆街头上感受一下没有一个人认识他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然后改造好了再发货回来。”




  想让时光倒走,你回去没有一个人认识你的时候,在故乡好好地游玩一趟。




  “必须充分地走,什么南滨路,什么磁器口,这些地方都去一遍,充分感受了,再包装发货给我。”




  每个地方都要去,记在心底,可能回来之后,就不会那么想。




  “少一个地方,我就不付退换货的邮费……”




  王源流畅的话到了一半,终于卡了壳,王俊凯半跪起身,从背后抱住了他;王源窝在王俊凯的怀里,半晌,才把自己的手放到王俊凯的胳膊上,轻轻地拍了拍。




  “那个时候,真的很想家。”王俊凯说,“很久没回去了,也很久没有见你了——每天都在外面飞来飞去,生病了,真的觉得有点累。”




  “嗯。”王源说。




  “后来见到你了,我就觉得,也不是那么想家了;回到这里,就觉得,其实家已经到了”




  “嗯。”王源又说。




  “是真的,我想重庆很多美好的事情,但是我最想的,就是那个时候的你。”王俊凯的下巴压在王源的肩膀上,有点重量,但是显得很真实,“那个时候能遇到你,才是我这辈子都不期待再发生第二次的奇迹。”




005.




  最后王俊凯才知道,王源翻了那一地的衣服,就是想找两件相似又不同的衣服,递交给第二天又开始欲盖弥彰的单人机场穿。




  明明是同一个行程,目的地也别无二致,但是有心的工作室成员还是会旁敲侧击地打听一下机票,然后故意分开。




  对。




  只要不坐一趟飞机,他们就是没有恋爱的状态。




  不知道这种掩耳盗铃究竟有什么意思,但是工作室还是会以“为了你们好”这个屡见不鲜的说辞乐此不疲地做着这些事情。




  如果不是TFboys组合这个十年之约还牵绊着,如果不是两个人或多或少在妥协里面抗争过,那他们毫不怀疑,老死不相往来,就是下一步赚钱的策略。




  是啊。




  也并不是维护或者是保护,只是因为这样做,他们的商业价值才不会下降,才不会失去那些能够赚钱的机会,才不会失去万众瞩目,堪称远大的前程。




  大家都靠这个吃饭,所以口不能提的恋爱这个代价,只是微不足道的。




  “所以,下午我就先走咯,你明天去机场一定要穿这个鞋子吗?”




  结束了杜莎蜡像馆相关那个令人哭笑不得的蜡像的揭幕仪式,王源在傍晚告别上海,回去北京;然后会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孤零零地睡上一夜,第二天王俊凯才会回来。




  王俊凯一勺汤还没塞进嘴里,却觉得食物已经漫上了喉咙管,哽成一片。




  他转过头,王源坐在床上,刚才饭来的时候他说吃不下,于是往床上一坐,开始东摸西搞王俊凯的行李。




  而现在,王源的手中拿着一双他准备给明天机场的鞋——那是一双上面有字的鞋,一边是“GO TO”,一边是“LOVE”。




  即使是英文再不好的人也能直译,奔向爱,奔向所爱。




  工作室控制得了他们不坐同一班飞机,却控制不了他们身上穿些什么,所以可以戴手镯,穿这样的鞋子;无声面对镜头,宣布自己想说的话。




  “粉丝肯定又会多想的。”王源没等到王俊凯的回答,于是继续说 。




  “……”那一勺汤最后也没喝下去,怎么舀起来的,又被王俊凯怎么放回了整个汤碗,他从餐盘旁边拿起手机,并不怎么熟练地进行了几个操作后,又按动微信,发了条语音。




  “票退了。”微信那头是马峻。




  “换了今天下午的票。”王俊凯说。




  “我和王源一起走,你也有一张,愿意和我一起就一起,不愿意,那就算了。”




  发完这三条微信,王俊凯十分果断地关了机,再一次转头看向床边的王源。




  王源呆在床畔,总觉得自己刚才听错了:“……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退了机票,买了和你一起飞的。”王俊凯从餐桌边起身,“我就要和你一起飞,就要和你一起回北京,不行吗?”




  “那你工作室……”




  工作室这件事情,王源是管不了了——因为王俊凯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前,单腿压在床沿,把王源往床上一推,支着手臂,覆盖在他的头顶。




  “我不管什么工作室——我是人,不是工作室的道具,不是他们一句话就令行禁止的机器人,我想和谁飞就和谁飞,我有钱就能退票订票,他们管不着。”




  对,他们管不着。




  被王俊凯这样压在身下,王源也管不着了。




  这个他最熟悉的哥哥身上散发出了他不熟悉的攻略性,他眼神舔舐过王源的身体,里面写满了,成年人独有的欲/望。




  他们可能会发生一些什么。




  在这个双人机场之前,在久违的,一起回家之前。




  那些不能发生的,禁忌的事情。




  王源闭上眼睛,呼出一口气:“那……”




  “那现在,到小朋友吃饭的时间了——哭丧着一个脸,谁都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单手把王源从床上揪起来,王俊凯明显发现,举铁之后,自家小孩沉了不少;不过这个沉还没有超过他能提起来的范围,提着小朋友坐到餐桌边,把桌子上的勺子塞到他的手中,正是王俊凯刚才喝汤用的那个铁勺。




  “吃饭,吃完饭休息一下,晚上一起回家。”王俊凯转身。




  “那……那你呢?”




  “……上个厕所,你先吃着吧。”




006.




  “对了,跟你说件事情。”飞机即将上跑道滑行,停止最后一个阶段,空姐开始逐一检查手机关机的状态;卡着最后一秒,王源收到了王俊凯的微信。




  “怎么了?”王源问。




  “我的登机号。”




  “……登机号?”




  “下飞机再告诉你吧。”




007.




  就算全世界都在阻止。




  我们也依旧,偷偷相爱着。




       有命运帮忙那种。




  

评论
热度(1490)

© 王家的小小凱 | Powered by LOFTER